【焦慮依戀者】 | 時光心靈咖啡網

 



沒有底線的犧牲,難說是真正的愛

 沒有底線的犧牲,難說是真正的愛
“你這麼不想來找我,不如分手好了。”她說,於是電話另一頭的你穿起大衣出門,外面只有8度。 “好啊,你都去陪工作、跟工作結婚就飽了啊。”他說,於是計算機前的你關上螢幕,把工作放進包包裡,默默歎口氣,為今晚的熬夜哀悼。 “嗯。”這是他在12條訊息已讀之後終於有的回應,於是手機這一頭的你只好像往常一樣,在公司樓下等他,雖然你明天要交的報告一個字都沒打...



你已經對他死心了?用「放下」代替「心死」

 你已經對他死心了?用「放下」代替「心死」
“我已經對他死心了。”你一邊折衣服一邊說。 “乖女兒,很多事情要漸漸學會放下。”母親一邊說,一邊幫你把烘好的衣服拿來,窗外寒冷的空氣像是嘲笑著你的傻氣,夾著絲絲細雨扎入你的心。 “已經有一根針在這裡了,就算拔出來,也還有一個洞。”母親要你放下,看開,但是她卻沒有教你怎麼將心境從“死心”轉到“放下”。 負面的心理感受,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