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翔退役:喪失如此可敬,以至於我們要花一生明白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劉翔退役:喪失如此可敬,以至於我們要花一生明白

2015年08月29日 人物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7 ℃ 次

劉翔退役了。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後,他從未參加過一次比賽。很難想像,已經銷聲匿跡兩年多的他,在這些日子裡承受著怎樣的壓力。

他的壓力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來自官府,一方面來自民眾。無論來自哪邊,都出於一個動機:劉翔,作為一個唯一的可以在短跑領域可以和歐美非洲人種抗衡的亞洲人,他的存在,是一種證明:在人種上,我們是不輸於其他人種的。

這種人種的自卑,來自歷史上,中國人的創傷。從霍元甲的時代開始,中國人似乎就開始被日本人質疑,被西洋人諷刺為「東亞病夫」。與之相應的是中國在世界的地位和被反覆入侵與欺凌的各種傷痛。

這種傷痛感,到今天依然可以在各種民粹主義的風潮中被反覆咀嚼和代謝。比如拳擊賽場,我們會經常看到中國的拳手,輕易KO來自泰國、日本、歐洲的選手。這依然可以成為新聞裡的關鍵詞而被廣為傳播。

韓國人可能要比中國人在這方面更欠缺:他們連粽子都要著急和中國人搶著申遺。而日本人則死死想要恢復舊日的榮光。韓國人是想證明自己是嫡傳的,不是庶出的;而日本人則想證明,老子侵華的那段歷史沒錯;而中國人則根本不想談及過去,就是想證明現在老子很牛,因為過去實在慘不忍睹。

中國的經濟崛起了,似乎可以給中國找到一些自信;奧運會上的金牌霸主似乎還是不能滿足大家的自戀。因為我們發現,我們可以在一些不起眼的小項目上速成,但卻無法在一些關鍵性的主流項目上獲得成就。比如足球、短跑、籃球、網球。這些可以贏得巨量眼球的項目,我們一直都無法滿足自戀。

後來我們有了姚明、李娜、以及劉翔,他們的存在,可以讓我們的自戀繼續復活,可以讓整個民族都乎有了一劑強心針。女排當年給整個民族的鼓舞超過那些奧運會那麼多金牌給人的全能感的滿足。

劉翔做到了。他幾乎被看成是民族英雄。但這個世間有一個公理:你擁有多大的權利就要承受多大的義務。

他是如何承受義務的呢?引用一篇文章的內容:

「2009年6月,距離劉翔第一次復出(上海國際田徑黃金大獎賽)還有3個月時間,記者因一次特殊的採訪,在上海莘莊訓練基地見到了結束了上午訓練的劉翔。

當時,劉翔剛剛經歷第一次腳踝手術不到半年,正在咬牙承受高強度訓練,北京奧運會退賽招致的責罵還沉沉壓在這個年輕人身上,所以看上去劉翔並不開心,而基地食堂裡大部分運動員都「懂得」要自覺拉開與劉翔的距離,除了保障組幾乎形影不離的一位高級後勤人員,劉翔「不太容易」找到可以隨意聊天或傾訴的對象,更何況他在基地的住處極為特殊,要進他的宿舍,需要領導批示專人帶路,才能通過樓道裡加焊出來的一道鐵門——如果不是那間被厚厚窗簾擋住陽光的單人宿舍裡還有輕快的音樂作伴,記者很難將這個被隆重「收藏」的「神秘人物」,與5年前那個風一樣衝過雅典奧林匹克競技場終點線,然後喊出「中國有我」、「亞洲有我」的意氣風發的飛人聯繫起來。「

「被裝進套子的劉翔,尤其是受傷之後必須配合大家一起把自己裝進套子的劉翔,就這樣度過了自己職業生涯中的最後7年,難怪田管中心的工作人員現在說起劉翔,語氣從崇拜者的激昂過渡到旁觀者的不忍『其實,他的自由度很小很小。』」

現在很多文章都似乎都在把劉翔描繪為一個悲情人物。似乎他完全無法抵抗這種把他放入籠中的命運。

那麼問題出來了,為什麼劉翔似乎像一個金絲籠裡的鸚鵡一樣,和姚明、李娜等人的命運如此不同?似乎她們的退役都是非常痛快的,而且似乎毫無牽絆。雖然也很痛苦,但似乎都沒有如此漫長的痛苦的決定期。

劉翔在退役後的採訪中說,我終於可以重新成為一個人了。

那麼他之前過的是什麼生活?非人的生活。那麼他的自主權呢?是什麼讓他無法拒絕?

我們如何面對喪失的?其實很簡單,這和我們的擁有有關係。

如果這個奶酪是我唯一的財產,而且一旦失去它,我也不知道到哪裡尋找。那我一定很難放手。

我大學的時候,曾給一個從美國來的理髮師做翻譯,她告訴我:在美國,最重要的是美國夢,美國夢不是發財夢,而是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就算夢想沒實現,最重要的是讓自己開心。她很好奇,中國人如此熱衷成為一種人。她說,每個人都有不可替代的獨特。

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我很驚訝,一個美國的理髮師可以有這樣的價值觀,而我們很多人都一直都生活在局中,蠅營狗苟,疲憊不堪。

劉翔其實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象徵:為了巨大無比的自戀,喪失了自我的主權。一旦我們的面子,我們的虛榮,我們對名利的追逐超過了對自我的珍視,就像劉翔那樣,為了永無止境的速度,不斷加量訓練,直至跟腱斷裂。

有人說劉翔的問題是成王敗寇的哲學對他的傷害。但我覺得這不只是哲學,更是一個依戀的問題。

對一個嬰兒來說,他這個世界上唯一和最重要的資源就是乳房或者奶瓶,沒有它們,他的世界就是空。所以一旦餓了,他會拼盡全力地哭,有了奶會使出吃奶的勁兒來哭。而一旦他有了牙齒,就知道媽媽的奶不再是唯一的生命的來源,理論上,他可以離開媽媽而存在了。

這也在我在《孫楠》一文中說過的:一個人需要有B計畫。沒有B計畫的人生,就可能是在作死。因為這是和老天爺作對。一個試圖用自己的世界來取代現實的世界,結果往往都是雞蛋碰石頭。

我沒有多說,為什麼一個人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一個人沒有選擇,是因為他在精神上始終沒有學會以母乳以外的方式活著,一直沒有嘗試著用自己的牙齒來進食。

比如一個一直都生活在相對封閉的大包大攬的體育圈子裡的運動員,在某種程度上,他就和外界的交換工具,就是他的競技,沒有競技,他什麼都不是。其實這個狀態不只是中國有,有報道說,足球運動員退役後不能過正常生活的,比如像加斯科因那樣酗酒、吸毒者大有人在。因為他們不知道除了他一直奮鬥的一切以外,他可以靠著什麼活著。

就像一個美女不知道除了她的美以外,還有什麼值得她去活;一個大款不知道除了自己的錢以外,還有什麼可以傲人的;一個官員不知道除了他的權力以外,還有什麼可以贏得他人的尊敬。

實際上,他們從小是被嚇大的,他們發現如果沒有他所努力的一切,他就可能失去了和這個世界的聯繫,就像一個嬰兒總是恐懼媽媽會離開他。

自戀的問題其實就是母愛不足和父愛不夠的問題,一個人無法在小時候從媽媽那裡得到疼痛時候的慰藉,從爸爸那裡獲得勝利時候的驕傲的時候,他就會努力創造一個可以給他回應的世界,那就是一個自戀的世界,在那裡,競技的世界就像是可以自然產生回饋的產愛機一樣。這是這個世界唯一可以回饋他的。

如果這一切對他如此重要,他又怎能離開?

所以那些一生只愛一個人的人,並不是真正的「人」,因為他們還沒有「牙齒」。一旦他們失去,就是永遠的失去,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可以讓他們活下去。因為在他們需要人的回應的時候,從未有人給他們足夠和健康的回應。

在這裡,推薦大家看一個電影《香水》,看了這個電影,大家就會更深地理解我在說什麼。

一個擁有完整自我的人,永遠都是有選擇的人,就像姚明,他相信即使放棄了這麼重要的一生都在努力的籃球,他依然可以很好地活著。就像李娜,她相信即使她沒有職業了,也會有江山這樣的暖男一直在她身邊愛她。他們的人生還有很多選擇,因為他們從未被奶瓶所控制。

還是那句話,不成長,你就永遠被你所需要的控制,而最終也會失去它。

標籤:【劉翔】【自戀】【夢想】【價值觀】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