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第一財經週刊》總編伊險峰因焦慮服藥治療?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前《第一財經週刊》總編伊險峰因焦慮服藥治療?

2015年06月06日 人物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74 ℃ 次

曾任《全球財經觀察》主編,《經濟觀察報》新聞主編、《第一財經週刊》總編輯的伊險峰,2014年4月辭職後開始創業投身於新媒體領域「好奇心日報」,但上個月,伊險峰卻在接受某記者採訪時表露:因為合作、融資等問題處處碰壁而嚴重焦慮,還對著記者吃藥,不斷抽煙。這一表現不得不讓他的粉絲們擔心他的身體狀況,難道辭職創業後的壓力更大,他真的患上了焦慮?正在服藥治療嗎?

焦慮:往日成績輝煌今日創業受阻

賣房創業?被雷軍拒絕?四處碰壁融資不易

2007年12月,伊險峰領銜創辦《第一財經週刊》,任執行總編輯。作為《第一財經週刊》的創始主編,僅四年,他已讓《第一財經週刊》成長為商業新聞領域的領導者,同時,也獲得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2011年,《第一財經週刊》以1.5億的營收,近兩千萬的發行收入,近六千萬的淨利潤,樹立了商業媒體的新標桿。

2013年年底經歷了一場人事大動盪,之後,伊險峰開始逐漸放手《第一財經週刊》的內部事務。2014年4月正式提出辭職,開始辦理離職手續。

離開《第一財經週刊》後,伊險峰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好奇心日報」。他曾公開表示:好奇心日報是一個創業項目,是我們幾個朋友一起投資做的。

在《第一財經週刊》內部曾有傳言稱:伊險峰創辦「好奇心日報」時賣掉了在上海的一套房產,雖然這一消息並未得到伊險峰本人證實,但正所謂無風不起浪,怕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啊。

伊險峰近日在接受某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找渠道、談合作、挖人,處處碰壁。他說:「小米、360、今日頭條我都去過,跟人聊,聊完了就沒有下文了」。「我去跟雷軍聊了兩個小時,聊到最後雷軍忘了我是誰了。很多人找他投資,他有自己的一套話,跟誰都這麼說。」被拒絕後,伊險峰感受到了作為創業者的焦慮。

原因:伊險峰的焦慮因何而起?

伊險峰吃的什麼藥?是不是治療焦慮的藥物呢?

記者曾問:「你們需要融資嗎?」,伊險峰則不加思索的回答:「融啊!」(據《網易科技》)。讓伊險峰焦慮不堪的關鍵點就是:雷軍拒絕了伊險峰沒有投資他的《好奇心日報》,但卻投了《界面》。而《界面》的創始人何力,和伊險峰一樣,都曾是《第一財經週刊》的創始主編。

在《第一財經週刊》2013年年底的人事大動盪中,週刊副總編輯、主編及TMT、汽車、金融等版塊編輯集體辭職轉投上海報業,籌辦新媒體項目「界面」,這其中就包括何力。

公開報道稱雷軍拒絕投資伊險峰的《好奇心日報》,而是投給了何力的《界面》,這或許給伊險峰的打擊不小,這也或許是伊險峰焦慮的原因之一。

融資被拒,再加上之前的「賣房傳言」,這些新聞信息暗示著伊險峰現在的創業之路並不順暢,即便目前的資金鏈沒有問題,但卻暴露出《好奇心日報》前所未有的用戶發展瓶頸。

因為伊險峰直問記者:「被你們《36氪》報道之後會有很多下載嗎」,和從前指點江山的總編相比,創業者伊險峰現在更關注這些現實的細節。《網易科技》這樣轉載了《36氪》的文章。

其實早知如今,何必當初呢。在伊險峰辭職之初,就有消息稱:「一財集團希望增資控股《好奇心日報》,但伊希望獨立運營,保持自己對這項目的控制,加之對未來發展空間的失望,伊最終選擇離職。」現在四處碰壁,融資被拒,如果當初繼續依托一財集團這棵大樹,想必現在也不用去看「小米、360、今日頭條」的臉色,還被無視應付甚至聊了很久不知你是誰。

不過話又說回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伊險峰寧可辭職也要自己創業控制《好奇心日報》,怕是另有打算,但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就是「融資」問題。

因為,伊險峰在回答記者「你們需要融資嗎?」的一問時,他不僅一邊看似輕鬆的隨口一說:「融啊」,一邊卻從櫃子裡拿出來一盒藥片,吃完後又點了一支煙,這說明伊險峰現在的身體亮起黃燈,加上新聞媒體在報道中有提到「焦慮」一詞,有網友與粉絲擔心伊險峰患上焦慮症,而服用的藥物很有可能是治療焦慮的藥物。

為此,筆者咨詢了相關專家,專家表示:焦慮的誘發原因有很多,其中輕微的挫折和不滿等精神因素可誘發焦慮。而治療焦慮的藥物有西藥:勞拉西泮、奧沙西泮片、帕羅西汀、艾司西酞普蘭、文拉法新、度洛西汀等,中藥:硃砂安神丸、寧神定志丸、牛黃清心丸、張璣晴神等。專家稱:如果真的是焦慮的話,輕度的患者一般通過自我調理可以康復,但嚴重的患者就需要藥物治療,假如正在接受治療,那麼就不外乎這幾種常見藥。(文/常有才)

標籤:【第一財經】【伊險峰】【焦慮】【治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