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心理學家霍妮:如果我不能漂亮,我將使我聰明!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女心理學家霍妮:如果我不能漂亮,我將使我聰明!

2015年01月17日 人物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04 ℃ 次

9歲,她確立了自己的生活態度:如果我不能漂亮,我將使我聰明;12歲,她立志當一名醫生;21歲,她進入大學學習醫學;24歲,她結婚並接連生了3個女兒;28歲,她獲得醫學博士學位;41歲,她離婚;47歲,她擔任芝加哥精神分析研究所副所長;56歲,她與弗洛伊德決裂,眾叛親離,被同事以投票方式剝奪了講師資格;同年,她創建了美國精神分析研究所並親任所長,直到67歲時逝世。

她是20世紀最偉大的女性心理學家,她具有過人的膽識,公然反對當時的權威弗洛伊德;她的一生都飽受抑鬱症與性的困擾,內心充滿矛盾與衝突,卻從未停止過自我探索與自我分析……她,就是卡倫·霍妮。

霍妮的研究方向在神經症和神經症人格領域,也可以用來說明正常人的發展,她對女性心理學也有突出貢獻。她的一生有許多身份,女兒、情人、妻子、母親以及學者,這幾個身份都賦予霍妮特殊的意義。從世俗眼光看,霍妮的前幾個身份可能並不成功,但其學者身份無疑是成功的,也更加凸顯她前幾個身份之與眾不同。

■ 作為女兒

“母親是我們最大的愉悅,當父親不在的時候,我們有說不出來的快樂。”

霍妮的父親瓦克比母親蘇妮大20歲,他篤信宗教、獨裁而沉默寡言。母親蘇妮潑辣、豪爽,富有魅力。她告訴霍妮,嫁給她的父親並非出於愛情,而是因為害怕變成嫁不出去的老處女。在霍妮的記憶中,父親是一個可怕的人,他看不起她,認為她外貌醜陋,天資愚笨。十幾歲時,霍妮就支持母親和哥哥反對父親。

霍妮的童年並不快樂,家庭成員關係緊張,尤其是父母之間。母親是霍妮“這個世界的最愛”,但卻常常冷落霍妮。因此,霍妮的童年是在缺少安全感、缺少愛和不受賞識中度過的。這些經歷使霍妮發展了關於家庭推動力的理論,在《母親的衝突》一文中,霍妮說:“一個女孩可能很早就有理由討厭她所處的女性世界,這可能是由於母親嚇唬她,或由於她經歷過對父親兄弟的徹底失望,不抱幻想;也有可能是她的早期性經歷令她恐懼;或她發現兄弟比自己更得寵愛。”

■ 作為母親

“女人最有價值的部分就是為人母親。”

霍妮即將成為母親時,她感到很糟糕,因為懷孕阻礙了她的婚外情和“浪蕩特質”,但是她仍然喜愛成為人母。在日記中,霍妮寫道:“就是其中的期待和喜悅,有著如此難以言喻的美。而感覺在我體內正孕育著一個小小的即將成為人的生命,籠罩著莊嚴和重要,這使我非常快樂又驕傲。”當第一個女兒布吉塔出生後,她寫道:“我現在覺得女人最有價值的部分就是為人母親。”

但顯然,霍妮不是一位稱職的母親,女兒們都覺得她很遙遠,需要母親時她總不在身邊。她甚至讓自己的同道——精神分析學家梅蘭妮·克萊因,為女兒做精神分析。

霍妮有3個女兒,布吉塔、樂娜塔、瑪麗安。為了反抗分析,3個女兒各有不同的方式:布吉塔拒絕見她;樂娜塔躲在沙發底下用雙手遮住耳朵,不聽克萊因的詮釋,還學了很多粗魯的話,寫得到處都是;即使是參與最久的瑪麗安也一筆勾銷了克萊因的治療。

瑪麗安回憶說:“這跟我已經存在的真實問題絲毫無關。我的父母沒有和梅蘭妮談過,梅蘭妮也沒有興趣和我的父母談一談……我被放在沙發上,度過這些沒有意義的過程,那似乎不會造成傷害,當然也不可能有什麼幫助。”

■ 作為妻子與情人

她隨時準備放棄自己,委身於“有力的男人”這樣的父系形象。

霍妮在愛情和婚姻上一路坎坷,沒有固定情人,婚姻也很不幸,就算是婚後她也有婚外戀,而且還同時有幾個不固定的伴侶。

在家庭的複雜關係中感到痛苦與焦慮的霍妮,通過與男人的交往來尋找避風港。演員、哥哥的朋友、婚外情、學生、房客……霍妮借助愛情轉移其他的擔憂與焦慮。但這似乎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1909年,霍妮因為抑鬱和性困擾的問題,跟隨弗洛伊德的弟子亞伯拉罕走入精神分析領域,亞伯拉罕將霍妮性困擾的問題歸因於被“有力的男人”吸引,她喜歡身上有野獸味道的男人,為了這樣的男人,她隨時準備放棄自己,委身於這種具有父系形象的人。

孤獨的人是可恥的。在霍妮的理論中,愛情和性慾在屈從型傾向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愛是唯一值得追求的生活目標,沒有愛情的生活乏味、空虛、無趣,而這背後的原因卻是極度缺乏安全感。

標籤:【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卡倫·霍妮】【衝突】【焦慮】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