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呆久了,你會不會在工作患上PTSD?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職場呆久了,你會不會在工作患上PTSD?

2016年08月04日 職場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73 ℃ 次

很多年前,我有一位擔任首席執行官的精神病人。他曾經叫我無能的失敗者,他用了更富有色彩的語言,而且把這個說法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如果他不是當著我的面和我的同事這樣說的話,事情不會那麼糟糕,可是他說這個話的時候我就站在旁邊。這就是超現實。

幾個星期後,他在管理會議上,當著第三個人的面指責我,用的也不是一種好的方法。六個月後,就如同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真是個難對付的人。他創立了一家偉大的公司,可是卻無論出於什麼原因,脫離了正軌。公司董事會最終將之雪藏——可是為時已晚。

我還有很多類似的故事。我敢打賭我的員工也有一些關於我的這類故事。關鍵在於說到從地獄來的神經病老闆的時候,我恐怕兩邊都能沾得上。

這是另一個問題了。按照我的經驗,我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可是我並不獨特。我甚至算不上不尋常。我敢打賭你們有一半的人都能夠說出一兩個自己的故事,即使你不像我一樣有幾十年的經驗。

我可能會比絕大多數人都能處理得更好一些,因為我是在紐約布魯克林的街頭長大的。我的家庭多少有些失常,所以如果你說我是在戰場長大的也錯不到哪裡去。我可以肯定這種經歷讓我對人過於嚴厲——對自己也過於嚴厲。

現在,我知道孩子們遇到精神創傷後可能會產生一些很有創造性的應對機制,不是所有的應對機制都會在他們成年後帶來好的影響。我也知道士兵和其他一些經受了創傷性事件的人出現了創傷後應激障礙或者被稱為PTSD的情況。

這些是否會和那些不斷遭受失常老闆折磨的成年人掛上鉤?坦率地說我不知道。我沒有資格說兩者有關係或者沒有關係。

但是我確實知道一件事:當我在與那位瘋狂的首席執行官共事的時候,管理會議讓我感到非常緊張。而且我知道對別人來說也是如此,特別是對於那些每個月都要經受那個傢伙的運營檢查折磨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那為什麼我現在要寫下來呢?好吧,我寫過很多關於如何在現實中處理壞老闆的建議,我希望能夠更多地從情緒的角度給出一些建議:暴躁的老闆和失常的工作環境可能造成的壓力、焦慮和職業倦怠。

事實上,我從讀者那裡收到的電子郵件中,最常見的主題就是這個話題。我特別同情那些優秀的人或者那些具有強烈職業道德的人,他們的大腦整日都很緊張,徒勞地試圖去理解或者試圖去修復他們實際上無法修復的局面。雖然你可以採取一些微妙的手段,我會在這裡介紹,可是在結束的那天,真的只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方法就像是古老的日本諺語說的,「如果你在河邊站的時間足夠長,你總會看到你敵人的屍體飄過。」這當然意味著耐心,耐心等待,從長遠看,事情會改變,一切都會好起來。

在那個難相處的CEO的例子裡,這正是後來發生的事,我很高興自己堅持住了。但是你和我都知道「站在河邊」的策略最多能算做是骰子的一面,是不是最好的一面,你永遠也不會知道。

接下來就只剩下一種做法了:做個了斷。當然,你最好是下定決心自己離開,這會減輕壓力,然後你就可以進入一種我稱為「維護模式」的狀態,開始拓展人脈,尋找一份新工作。

有趣的是,你們當中絕大部分人都不認為這種做法有什麼吸引力。那些優秀的人和具有強烈職業道德的人痛恨辭職這個想法。此外,很多人會困惑是否是自己的問題。然後還有艱難的就業市場的因素。我可以肯定有很多原因導致人們在這些崗位上呆的時間比應該呆的時間更長。

在任何情況下,我希望提供這個角度,因為它真的是一個問題,它無時不在,即使我認為有些人對他們的老闆的牢sao和抱怨太多了,他們自認應該享有的權力已經超出了應得的範圍,可我也承認這確實是個問題。我也明白你們當中很多人都是好的、誠實、聰明、勤奮工作,因此不應該受到你們老闆有時候會出現的惡劣對待。(文章來自:商業英才網 ,文/Steve?Toba?k)

標籤:【管理】【工作】【應激障礙】【壓力】【焦慮】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