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子女相處越多爸爸們的職場滿意度越高?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與子女相處越多爸爸們的職場滿意度越高?

2016年07月23日 職場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6 ℃ 次

對於大多數還在工作的媽媽們而言,她們在孩子身上投入的時間越多,就會對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感到更加牴觸。不過一項新研究顯示,爸爸們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將於下月發表在《管理學會展望》(Academy?of?Management?Perspectives)上的一篇研究顯示,爸爸們與孩子相處的時間越多,他們對工作的滿意度會越高,而且跳槽的慾望越低。而且更加不足為奇的是:爸爸們與孩子相處的時間越多,經歷家庭矛盾的可能性越低。這項研究還顯示,男性與兒女們的相處時間越多,職業對他們來說就不那麼處於中心地位。然而,這項研究的作者們卻不認為這會不利於他們的事業。

如果貴司能夠提供更多的自由陪產假並增加彈性工作時間和所有員工可用來陪伴家人的假期,那麼貴司的男性員工工作起來會更加投入,而且人員穩定性也更高。(這些政策也會有助於取悅職場媽媽。)

「各組織必須認識到父親的身份,通過靈活的工作安排等正式程序和非正式手段來支持爸爸們,如果他已經完成了工作,不要去質疑他上班遲到或早退,」麻省大學洛厄爾分校副教授、這份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貝思·K.亨伯德(Beth?K.?Humberd)如是說。

亨伯德和她的同事在網上展開調查,徵求了在四家大型公司擔任全職經理或者作為專業人士的將近1000名父親的意見。他們大多每週工作超過46個小時,平均年薪大約是8萬美元。他們全部已婚,其中62%的男性員工其妻子也在工作。在平常的工作日,他們平均每天與自己的孩子相處2.65個小時,並對所得到的從主管到家庭成員的支持給出了3.79的評分(最高是5分,最低為1分)。

這份在線問卷調查還要求受訪者對成為一位好父親所應具備的六個特點進行重要性評分,其中包括:「給予關愛和感情支持」、「參與每天照顧孩子的任務」、「做規矩」和「提供經濟保障」。完成每天的育兒任務是之中得分最低的,為3.9分。這意味著,爸爸們認為,他們不必經歷撫養孩子的單調乏味的過程。「提供經濟保障」排名第四,得分4.0。排名第三的是「給予關愛和感情支持」,得分4.6分。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分別是「做個好榜樣和教練」和「參與並出現在自己孩子的人生中」。

為什麼男性與子女相處時間越長對自己的工作感覺越好,而女性則感覺越糟呢?這份報告顯示,研究表明,男性「似乎並沒有想職場媽媽一樣體驗到工作身份所遭受的威脅」。「或許男性體會不到職場媽媽們的那種負疚感,他們也不把照看孩子視為一種壓力。」

媽媽們無法想像她們的工作和生活所遭受的威脅。這項研究參照了大量數據,數據顯示對於男性而言,擁有子女能夠促進其職業發展,但女性則要付出代價。在麻省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研究父母工資差距的社會學教授米歇爾·布迪格(Michelle?Budig)在去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表示,高收入男性在有了子女之後,薪酬會有所提高,但低收入女性卻恰恰相反。布迪格發現,在通常情況下,女性每生育一個孩子,薪資就會被削減6.7%。不過她承認,許多女性可以延長產假,或者換一份收入低但要求不高的工作。這樣一來,她們就可以在其孩子身上投入更多精力。相比之下,男性往往在工作上不會有所變動,而且傳統的觀點認為,一旦他們有了孩子,他們將會為了供養其子女而更加賣力工作。布迪格計算過,當男性有了孩子後,他們的收入漲幅會超過6%。當然,這裡面也包含像經驗、教育、工時和配偶收入等複雜的因素。不過,性別歧視似乎至少可以部分解釋這種「媽媽罰款」。

另一個切中要害的研究是斯坦福大學克萊曼性別研究所主任、社會學教授謝利·J.科雷爾(Shelley?J.?Correll)曾於2007在康奈爾大學(Cornell)與他人合著的一篇論文,描述了在一個研究中研究人員向上千名僱主發送虛假簡歷。這些簡歷的內容大致相同,除了有些會提到一句身為家長教師協會(PTA)成員。在簡歷中並未提及PTA的女性接到僱主打來電話的頻率是擁有PTA經歷的女性的兩倍。相比之下,如果爸爸們在簡歷中提到PTA經歷,那麼他接到電話回訪的頻率要高出未提及PTA的那些爸爸們。此外,同一篇論文中的另一項實驗研究顯示,媽媽們的平均月薪要比無子女的女性和上班的爸爸們分別少1.1萬美元和1.3萬美元。

布迪格教授的研究結果中也有一個例外:收入排在前10%的高收入女性不會因為生育孩子而被降薪,而且當她們躋身前5%這一梯隊時,每生育一個孩子甚至會獲得超過5%的加薪。當然,像Facebook首席運營官、著有《向前一步》(Lean?In)的億萬富豪雪莉·桑德伯格(Sheryl?Sandberg)並不會因為生育而在經濟上蒙受損失。布迪格推測,對那些高收入女性的看法可能與看待男性員工相類似。

好消息是,那些花更多時間陪伴子女的男性會更滿意自己的工作。但考慮到媽媽們面對的工作和薪酬歧視,她們可能沒這種感覺也是可以理解的。

目前尚不清楚,那些充分利用陪產假的男性能否找到無拘無束的幸福和支持。亨伯德的這篇論文讓我們想到了最近有關Facebook產品管理部主管湯姆·斯托基(Tom?Stocky)的報道,他享受了由該公司提供的整整四個月陪產假。(即便1993年的美國《家庭與醫療休假法案》要求超過僱員規模超過50人的公司提供這一福利,但實際上只有15%-16%的美國公司提供陪產假,而Facebook就在這為數不多的公司之列)。斯托基在部落格中提到了這段很有意義的經歷,並獲得大量的正面反饋,但他也聽到了操場上其他媽媽們的議論——她們說,「真丟人,你的妻子掙錢比你多,她必須出去工作。」研究的作者們還回想起了2013年《華爾街日報》提出的一個問題,現在被一些社交媒體轉載,以便對當前人們關於陪產假的看法進行評估。在上千條留言中有人說:「陪產假是專為不爺們的男人而設立的!」,陪產假是「不勞而獲的另一種借口」。

但願這篇文章能對陪產假的好處和其他親子的政策帶來一些啟發。(文章來源:富比世中文網,譯/劉少宇)

標籤:【職場滿意度】【跳槽】【慾望】【職場媽媽】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