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忙,卻那麼厭倦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那麼忙,卻那麼厭倦

2014年08月16日 職場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8 ℃ 次

厭倦感讓人倍生壓力,而如果我們工作忙碌卻又倍感厭倦,壓力就會更大。有多少人感覺如此?

反正我就是這樣,你可能也是吧。

從表面上看,我的職業生活相當有意思:每個月,我都到國外出差兩次,去給各地高管們上課;我著書立說,接受報紙和電台的採訪;我與社會高層人士見面聊天。而且,很幸運地,我還數次獲獎,有機會結交特殊領域的高效能團隊(比如:體育精英、戰地醫院的醫護人員)。總之,雖然工作任務數不勝數,我忙碌異常,卻倍感厭倦。

為了擺脫這種狀態,我冒險向老闆吐露了自己的感受。出乎意料地,老闆卻說:“嗯,那麼你休假一年吧,去嘗試一些新東西。”我覺得,老闆估計意識到了,我的厭倦感不是因為無事可做,而是覺得做的事情都價值不大。每個人做事情都是想實現自我價值的,而厭倦感就表明我們過得不愉快、想自我逃避。

諷刺的是,如果厭倦感僅僅是由無事可做引起的,那麼只要有更多的事,這種感覺就會完全消失,哪怕相對繁瑣的事情也會有助於消除這種百無聊賴的感覺。然而,如果這些事情不能讓人產生很大的價值感--比這些事情本身更大的價值感,這些事情就只能在短期內奏效。然而,做這些事情帶來的價值感如果僅限於這些事情本身,我們又會很快心生厭倦感。

同樣,如果厭倦感是因為同一事情重複次數太多而讓我們的新鮮感和興奮感消失,那麼,只要給我們一些新事情做,厭倦感就會消失。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工作忙碌卻倍感厭倦,對於那些可以很快進入工作狀態也很容易對工作感到厭倦的人來說,這種狀態尤為常見。

顯然,我們可以用以下方式來幫助他們消除這種感覺,比如:工作輪換、開設培訓課程來拓展技能、委以更多工作責任,通常,這些方法短期內就能奏效。

但是,如果我們每天只是疲於應付各種工作,卻絲毫沒有價值感,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我本人是相當幸運的,因為我的老闆非常理解我的感受,而且還奢侈地給我一年年假,讓我去嘗試新東西,而大多數人是不可能有這種待遇的。

因此,對於這種厭倦感,最常見的一種解決方式就是,做一些更有價值的事情。哲學家克爾凱郭爾(Kierkegaard)把厭倦感歸結為一切罪惡之源。事實上,我也經常問公司高管們:如果你的公司一夜之間突然消失,除了你以及對你有經濟依賴的人,還有誰會真正關心這件事?這件事會影響到誰?為什麼?

對這些問題,答案迥異,你肯定也有自己的答案,但其目的只有一個:喚醒人們去認識到日常工作的重要價值。

就你自己而言,你會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如果有價值的工作可遇而不可求,為什麼不努力去喜歡上自己的工作呢?

難道有所成就的人真過著“別樣生活”?或者他們真有著超脫日常工作的某項能力?在工作中,我遇到過一些令人仰慕的商業教授,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在工作之外的其他領域也同樣成就非凡,比如:斯坦福大學的教授詹姆斯•馬奇同時還是一名詩人,波士頓學院的教授珍•巴圖內克同時也是一名修女,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的教授大衛同時還是一位鐵匠,弗吉尼亞大學的教授瑪麗•喬•哈奇同時還是一位畫家。

在工作中找不到價值感,還有一種全新的解決方式--儘管這種方式很難實施。事實上,文中第二段對這種方式有所暗示。讀下這段每句話的開頭一個詞,你就會發現,每句話的主語都顯而易見是:“我”。

正如喬納森•薩克斯所說,可能正是由於太關注自我,我們才不滿足。因此,無論在工作中還是在其他方面,想過得更有價值,關鍵是要把對自我的關注轉移到對“他人”的關注上來。比如:我們可以更關注於創造機會,讓與我們共事的人每天取得進步,讓他們感覺更好,從而來增強我們自己的價值感。或許,這才是我們面臨的真正挑戰?

作者:馬克•德隆德 Mark de Rond

標籤:【忙碌】【厭倦】【壓力】【厭倦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