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讓孩子知道真相?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為什麼不讓孩子知道真相?

2016年06月23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4 ℃ 次

十一月初,天很冷。

我只身前往瀋陽,參加一個老朋友的葬禮。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好好陪陪她7歲大的兒子。

沒想到,那天我卻沒看見孩子——眼瞅著就要「三七」了,他們全家人竟然還沒把母親離世的消息告訴孩子,還把他一個人留在大連只有家庭教師的家裡!

晚上,我壓著心裡的火,找了個時間問他爸爸:為什麼要瞞著孩子?

他回答:怕孩子受不了,怕影響學習。

他還告訴我,就在妻子離世的當天,他就和幾個親戚專門商量過要怎樣跟孩子說明。只是商量來、商量去,大家越說就越覺得真相太殘忍,孩子知道了就一定會崩潰。所以,事情出了後第三天,他自己回了一趟大連的家,跟孩子說:

媽媽的病好了,但是還要到外地去療養,得過一段時間才能回家。

那要多久啊?

等你二十歲,媽媽就回來了。

太長了!可我想媽媽啊!

那就十五歲。

好。

這孩子後來就真的再也不問媽媽的事了。不僅如此,聽家庭教師電話裡說,他每天都高高興興地去上學,很乖、很聽話,見人就說:我媽媽的病好了,等療養好了就回家看我!

沒聽完兩句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忍不住問:你們真的相信孩子還不知道嗎?

沒人回答。

到底是害怕孩子會崩潰?還是大人們不能忍受自己已經崩潰?

大部分時候,我們向孩子撒一些所謂「善良的謊言」,真正想要保護的人,其實是我們自己。

當孩子爸爸和親友在討論要不要告訴孩子時,他們頭腦裡出現的所有孩子「要崩潰」的想像,都是他們自己內心最真實的第一反應向外的投射。他們想要崩潰,但現實層面又不能允許自己崩潰,就把崩潰的願望轉移到孩子身上,然後用想像中的對孩子的「保護」,來保護自己接近崩潰的自尊。

因為在那一刻,失去親人的打擊,讓我們為喪失感到強烈的悲痛的同時,也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深深的恐慌。當我們自以為是地採取行動,以為自己在保護孩子的心靈時,更多,更深層是為了多少找回一些自己的控制感。

但孩子呢?

當大人們連傷痛的機會都不給他,都期待他「不能崩潰」,孩子就只好開始自我欺騙。

問題是,孩子們真有那麼脆弱嗎?今年地震後,多位去災區做心理干預的同事回來後都感慨——相對於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父母的孩子要比我們想像的堅強得多。這也許是因為他們擁有更多未來,更願意立足現實往前看。

在這個朋友家裡也是,孩子最終成為了最堅強的那一個,勇敢地承擔了保護爸爸的責任。孩子的潛意識感覺到,此時的父親需要做點什麼來找回自尊,就接受了父親的謊言,給父親提供一個「你保護了我」的機會。

但這樣對孩子的傷害太大了。在哀傷輔導中,重要的一環,就是讓生存者正視必須面對的真相。這樣活著的人才能有機會與死者在心理上完成「告別後,轉身」的全過程,了結「被拋棄」「被孤零零地扔在這個世界上」的感受。如果大人剝奪了孩子與離世親人最後告別的機會,那麼,孩子對於那個親人的等待或期盼,可能會糾纏他的一生,成為一件「未完成事件」,反而使他難以全心全意過好自己的生活。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部古龍小說。

小島上住著一個姑娘和一個武士。姑娘是瞎子,武士對她特別好。姑娘常常問: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每次武士都回答:因為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照顧你是我一生最大的榮耀。

一天,小島上來了一群強盜。他們要來搶這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武士寡不敵眾,沒擋住強盜衝入茅屋。沒想到的是,所有的強盜見到姑娘都愣住了,然後哈哈大笑:「原來這就是你的美女?簡直就是一個醜八怪,白給我們都不要!」

強盜走後,武士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姑娘。姑娘卻十分平靜地說:「沒關係,我早就知道了。雖然你不說,島上的鄰人們怎樣談論我,我也會聽得到。只是,既然你希望我以為自己是最漂亮的姑娘,那我就以為自己是最漂亮的姑娘!」

好一個「我就以為」!這到底是誰在保護誰?

也許,有一天,這個孩子也會對他的父親說類似的話:既然你希望我以為媽媽沒事,那我就以為媽媽沒事!到時候,我們這些大人,都該好好謝謝他。(文/宮學萍)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