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對於成功女性的秘密報復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男性對於成功女性的秘密報復

2016年05月16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0 ℃ 次

(文/Max Belkin, Ph.D.,譯/素夜未央)

玻璃屋頂正在破裂。勤奮上進的女人正在獲得她們早應得到的認同和補償。婦女日益提高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實力讓許多伴侶關係更加穩定、良好和幸福。不過,婦女在職場上的成功無意間可能也激起了男性伴侶的不安和怨恨,從而引發臥室內的秘密戰爭。

□這是一場婚姻中的權力關係

讓我們來看看梅爾和羅拉這對三十好幾的夫妻,他們曾在性生活出現問題時求助過婚姻顧問。在他們第二個孩子出生一年後,羅拉重返職場,在一個公司做律師。她的才智、學識和出色的職業操守使她最終進入律師事務所的高層,而此時梅爾作為一個工程師,職業和收入都進入了瓶頸期。就在這段時期,梅爾對羅拉越來越挑剔,也越來越沒興趣跟她做愛了。

當他們在大學第一次相遇時,梅爾被羅拉的才智和幹勁所吸引。實際上,是梅爾鼓勵羅拉學習法律的。「我打開了潘渡娜的魔盒,」在我辦公室裡,坐在妻子旁邊的梅爾開玩笑地說。「工作上,她就像個推土機,」他接著說,「在家裡,她是一個『超級媽媽』。她的成就是我的兩倍。我感覺就像她的雇工。」

幸福家庭和成功事業,羅拉相信她應該可以兩全其美。畢竟,幾個世紀以來男人們都做到了。

□這是源自家庭出身的期望

梅爾和羅拉都成長於傳統家長制的家庭;丈夫是主要的養家人和決策者,妻子只是「二把手」。梅爾和羅拉對各自性別職能的理解仍然受其家教影響。例如,羅拉深深渴望被丈夫照顧的感覺。同樣,梅爾的自尊心和男子氣都與他供養家庭的能力相聯。但是,在他們這種現代婚姻中,羅拉既穿褲子又穿裙子:也就是說,家庭瑣事和財政決策都是她的事。

梅爾發現自己還處於另一種困境。羅拉的成功讓他感到嫉妒和挫敗,但又因為驕傲而不肯承認。所以,無意識地,梅爾將他的不安全感和怨恨滲入了他們的性生活。

當羅拉主導性生活時,梅爾覺得羅拉是在對他頤指氣使。由於他們婚姻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羅拉做主,順應她的性主導感覺就像是屈服和投降。

我是這麼評論的:「梅爾,看來有時你覺得拒絕羅拉的性提議能夠明確你的獨立性,同時還能壓制羅拉。」在一次會談時我說。「嗯,是有點。」梅爾咕噥著。對此羅拉顯得驚訝、憤怒和傷心。

□當婦女作為養家者是這樣的

梅爾和羅拉的窘況並不獨特。很多男人都羞於承認他們的不安全感,或是對妻子成就的怨恨,即便是對自己。然而這些男人通過在臥室裡拒絕妻子的親暱和求歡來實化自己的感受。這種「性怠慢」可能有各種表現形式:性冷淡,早洩和不忠。

這種秘密報復相當有效:它讓女人缺乏安全感,感覺多餘和沮喪。此外,它還掩蓋了男人的低自尊和脆弱。男人常常僥倖成功。但是它對兩性關係是有害的。

與其他同類型的夫妻一樣,梅爾和羅拉陷入了追逐與退卻的惡性循環。在性方面,羅拉越是追逐梅爾,梅爾越是躲著她。不滿與沮喪使羅拉出言貶損梅爾的男子氣,同時將自己的精力傾注在工作和孩子上。他們都覺得無力打破這個怪圈。

在夫妻關係修復療程中,梅爾和羅拉意識到,他們這段關係裡,雙方都覺得不安全或無保證。羅拉開始向梅爾訴說,每次他拒絕做愛,她都是如何感覺受傷和受挫。她表達了對丈夫關懷的渴望,無論是情感方面還是性方面。

梅爾也向羅拉進行了類似坦白。他恥於不能供養家庭,害怕成為一個「不夠格」的男人和丈夫。他覺得自己在性方面排斥羅拉可能是為了維護自主權,同時在婚姻生活中重建權威。

做為一個婚姻問題咨詢師,我要做的是鼓勵梅爾和羅拉講述他們的孤獨以及對聯繫的渴望,同時直言他們的傷痛和憤怒。我的目標是讓他們關係更融洽,多顧及彼此的情感需求。

梅爾和羅拉正開始更多地照顧彼此的情感。他們的關係也因此更多和諧與激情,更少碰撞。他們甚至又開始做愛了。

本文經由素夜未央翻譯,非商業轉載請註明譯者及來源心靈咖啡網,商業使用請郵件聯繫:wayne.wu of http://www.timetw.com

標籤:【性別差異】【跨文化心理學】【性別意識】【夫妻關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