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為何沒理解/誤解了你說的話?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TA為何沒理解/誤解了你說的話?

2016年02月20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8 ℃ 次

(文/Leon?F.?Seltzer,譯/scrat)

你是不是經常覺得自己已經把意思說的足夠清楚了,卻發現別人從你的話裡理解出了你根本沒想到的意思?而且這個意思通常是一種負面的理解(雖然也有時候是更積極的)。對於這種你覺得自己已經通過口頭或者紙面形式很仔細的表達了,但對方理解的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意思的情況,主要有九種原因。另外,不可否認的,別的因素同樣也能造成這種局面。

□?對方走神了。要麼是他們沒能跟上你的節奏,或者完全沒意識到你會說什麼,他們的思維在那一刻突然斷線了。或者因為他們過於沉浸於別的事情而無法把注意力挪開來。不過雖然如此,你也要為這種結局負一定的責任。因為很可能你在根本沒確定他們已經注意到你所說的內容時候就開始敘說了。記住,一般來說人們的注意力總會關注著某個事物。所以如果你要別人心無旁騖的專心聽你說話,那麼你需要提前表明這一點。

□?對方可能很疲憊。如果電話那頭的人已經困得暈頭轉向,或者正是在深夜而他已經哈欠連天,急著想掛了電話早早困覺,然而你卻依然執意和他們扯東拉西,那麼很有可能別人根本沒法明白你在說什麼。因為他們的大腦可能已經非常遲鈍了,無法跟上你的想法。(另外,他們甚至可能因為太累而甚至無法和你講明他們已經困翻了!)所以,考慮一下,就好像所有好的漫畫會教給你的,「好的時機意味著一切」。在你的傾聽者已經處於「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的狀態時,還要說一些錯綜複雜的事情是非常魯莽的(如果不算是愚蠢的話)。

□?對方對你很生氣。永遠記住,如果對方對你有意見的話,那麼你說的或者寫的任何東西都可能被他們理解為是惡意。所以這種情況下幾乎是不可能讓他們認為你的強有力的論證是有道理的,甚至是比他們自己的看法更好的。相反的,在這時候你最好是聽聽他們怎麼說:當一個傾聽者而不是陳述者,並且試著分析他們的看法源自何處——儘管這可能和你自己的觀點針鋒相對。因為,如果你希望他們能理解和接受你的想法,你就可能需要鼓起所有的耐心,理解和激情來傾聽他們的意見。通常來說,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平心靜氣的聽你訴說,而不至於因為對你本已有之的惱怒而在你的話語中理解出被扭曲的負面意思。

□?對方對你「負敏感」。這比前一種狀況更糟糕,你們的關係可能已經差到你說的任何幾乎任何話在對方聽來都是譏諷和謾罵。尤其在壓力巨大的家庭生活中,如果你們倆的關係惡化,你說的任何話都會被理解的很扭曲。你的愛人如果已經對你產生了深深的成見,並且為此而根本不會假定你是在說好話,TA會認為你的潛台詞是與你自己有可能善意或者希望和解的希望完全相反的意思。所以如果真的想緩和這種已經嚴重影響到你們關係的敵意的話,這裡有一個非常好的建議:闡明你的想法,越不帶防備越好,即便你已經很設身處地的瞭解你的配偶,告訴TA雖然有這麼多的矛盾和誤解使得你們走到了這樣的僵局,你依然很感激這些負面的情緒並沒有讓TA對自己產生誤解。

□?你激起了對方對過往的一些回憶。這種情況的發生是非常普遍的。但是從心理學角度來看,這種原因是很有邏輯的。舉個例子來說,當你的同伴帶著怒火衝你說,「你簡直和我媽媽(爸爸)沒什麼兩樣」。假如他們剛好和自己的爸媽之間有一些沒能解開的結,而你的某種行為剛好讓他們想起了這些陳事,那麼你幾乎可以確定接下來你所說的任何話都會激起對方心中往日的來自父母的煩躁不安。不過即便在此之外,也總是有可能(也許只是巧合)其他人因為你無意中提到了某個他們不喜歡的人而誤解你的本意,而這其中的緣由可能你壓根兒也看不通。所以一旦你覺得自己被嚴重誤解了,明智而審慎的做法是向對方詢問,「我剛才說什麼了?你的反應讓我很疑惑。我是不是讓你想到了什麼別的人?」

□?對方很固執,擁有非常執著而不妥協的心性,很難贊同別人的觀點。毫無疑問的,你對這些毫不妥協的人所說的任何話,都會經過一個他們自己精心維護的」濾網「,而這濾網會讓他們根本不可能準確的,客觀的和設身處地的理解你的意思。他們的戒心和精神上的封閉讓他們不可避免的扭曲身邊的世界,以此保證能在自己(極度狹小)的舒服區內足夠安全。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你要麼得非常痛苦的小心翼翼的和他們交流,要麼壓根兒就別去搭理他們,如果真的可以這樣的話,至少別在他們明顯的敏感區域招惹他們。

□?對方也許受教育不如你,或者不如你老練。對於別人知識的深度和廣度你會作何猜測?你會在交談中間接提起一些他們完全不熟悉的複雜概念嗎?也許是某種神秘的生物,比如大力神,普羅米修斯,薩福,或者尤利西斯;也許是經典的文學著作,比如李爾王,包法利夫人,傲慢與偏見,審判,或者喧嘩與騷動;也許是一個生僻的字眼兒,比如「對某種要求的默許」,「內心的矛盾不安」,「過分而顯得虛假的」,「進退維谷的」,或者「多血症」。你可能錯誤的認為大家都會知道這些東西,不過事實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說話的時候使用術語和縮寫也是一樣的情況——使用技術術語或者說話抄近可能會自己非常明白並且認為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樣。不過,事實上可能別人根本沒接觸過你說的東西。比如醫學方面,STAT(信號傳導及轉錄激活因子),DNR(拒絕心肺復甦);政治方面,SCOTUS(美國最高聯邦法院),自由黨;經濟學方面,收益率曲線和經濟泡沫,或者GDP(國內生產總值);軍事方面,AWOL(擅離職守)或者IED(簡易爆炸裝置);法律方面,強制措施,第八法案,DOA(授權決策體系),或者APB(全境通告);互聯網方面,井號標,BFF(二進制觸發器),或者甚至是WTF(搞什麼鬼)。

□?對方的背景使得同樣的語言對你們來說有著很不一樣的含義。換種說法,某個詞在你眼裡的意義和在對方看來可能完全不一樣。在英語不是對方母語的情況下尤甚。不過很多時候,你被誤解只是因為你所希望賦予這個詞的意義——也許是一點點小的修辭,潤色——並沒能正確的傳遞給對方。舉例來說,在讚揚某人的天真無邪或者不做作,你可能會說TA」像個孩子一樣「,然而TA可能理解為是」幼稚「——這就不那麼像是讚賞了,從而產生敵意。

□?對方可能因為你的發音而沒能聽清。或者也可能是你的口音,或者音調,對於TA來說很奇怪,從而(大部分時候是消極的)誤解了你的意思。或者他們可能因為糟糕的電話信號,聽力下降,甚至是信號處理失誤而「錯過」了你的留言。所以,再一次建議,如果你覺得對方的反應讓你始料未及,最好檢查一下他們所聽到的是否真的是你所想說的。因為你肯定不會願意放棄讓他們釐清誤解的機會。

標籤:【價值觀】【教育背景】【固執】【負敏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