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孩子的事,我們到底還有多少不放心?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對於孩子的事,我們到底還有多少不放心?

2016年02月10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9 ℃ 次

我期待今晚的學習。上節課結束的時候,吉姆把我叫到一邊,說出了心裡的沮喪,他沒有辦法讓孩子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事。我說這的確不容易,並且告訴他,希望他能再多等一個星期,我們可以就這個話題展開深入的討論。

大家就坐以後,我在黑板上寫下了今晚要討論的話題:鼓勵孩子與我們合作的技巧。

「讓我們從頭開始。」我說:「當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們與他們相處的大部分時間是在『確認』。我們需要確認他們要洗手、刷牙、吃菜、按時上床睡覺、記得說『請』和『謝謝』

我們還需要確認他們不做一些事情。確認他們不跑到馬路上、不爬到桌子上、不扔沙子、不打架、不吐口水、不咬人。

「我們期望等他們到了青春期的時候,已經學會處理絕大多數日常事務了,但是讓我們感到沮喪和生氣的是,我們發現自己仍然在做『確認』的工作。當然,孩子不會再咬人或者爬到桌子上了,但是,多數孩子還是要提醒做作業、干家務、吃得健康、定期洗澡、睡足覺、按時起床。並且,我們仍然需要『確認』他們不去做一些事情:『別用袖子擦嘴』……『別把衣服扔在地上』……『別佔著電話』……『別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

「每個家庭不同,每個父母各異,每個青春期的孩子也不一樣。一天當中,哪些事情是你需要『確認』去做到的,哪些是你需要『確認』不能做的。讓我們從早上開始說起。

沒有任何遲疑,大家就開始回應:

「我需要確認,鬧鈴響了以後他別還沒醒。」

「別不吃早飯。」

「別連著三天穿同一件衣服。」

「別佔用洗手間太長時間,讓別人沒法進去。」

「別又錯過校車,耽誤了第一節課。」

「別和妹妹吵架。」

「別忘了帶鑰匙和午餐費。」

那下午呢?」我問大家: 「有什麼需要『確認』的?

「一回到家裡就給我打電話。」

「遛狗。」

「開始寫作業。」

「別吃垃圾食品。」

「我不在家,別帶任何異性朋友回家。」

「別忘了練鋼琴(小提琴、薩克斯)。」

「別離開家的時候,不告訴我去哪兒。」

「別欺負妹妹。」

到晚上了,」我說「繼續,哪些是孩子『要做的』和『不要做』的?」大家想了一會,接著說:

「別鑽在自己房間,和家裡人待一會。」

「別敲桌子。」

「別使勁坐椅子。」

「別整天佔著電話。寫作業去。」

「我讓你做什麼事情,說一次就去做。」

「我問出什麼事情的時候,問你一次就回答我。」

「洗澡的時候,熱水別一次都用完。」

「睡覺前,別忘了帶上矯正器。」

「別睡得太晚,早上會沒有精神。」

「我聽到這些會崩潰的。」勞拉評論道:「難怪一天下來會筋疲力盡。」

「而且沒完沒了。」一個名叫蓋爾的女士補充道:「我總是跟在兒子後面,強迫、催促、指揮他們做這做那。從離婚以後,情況變得更糟糕,我覺得自己像軍官在訓話。」

「我不這樣看。」麥克說:「我認為你是一個負責任的母親,你做的就是父母應該做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蓋爾歎息道:「我的孩子不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我女兒認為她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和媽媽對抗。」勞拉說:「她會在一件很小的事情上和我爭吵。當我說『請把你屋子裡的髒盤子拿出來。』她就會說:『別煩我,你總是批評我。』」

教室裡開始交頭接耳,大家都表示對她的贊同。

「對於青春期的孩子來說,」我說道:「有時候,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一個最合理的要求都引發小的爭吵,或者爆發大的戰爭。為了更好地從孩子的角度來瞭解他們,我們來換位思考。看看當我們想讓他們做事情的時候,那些常用的方法對我們產生什麼樣的反應。假設我是你們的父母,你們用『青春期』的耳朵聽到我所說的,把你內心的想法不假思索地馬上講出來。

下面是我演示的不同方法,以及「我的孩子」的反應:

責備、問罪:「你又這麼做!把油倒在鍋裡,火調到最大,然後離開屋子。你到底怎麼回事?你差點引發一場火災!」

「別衝我嚷嚷。」

「我沒離開太長時間。」

「我總得去廁所吧。」

漫罵:「你怎麼能忘記鎖你的新車?簡直太蠢了。難怪會被偷呢。我簡直不相信你會這麼不負責任!」

「我就是傻。」

「我就是不負責任。」

「我從來就沒有做過對的事情。」

威脅:「如果你認為做家務不那麼重要,那我也覺得給你零花錢不那麼重要。」

「潑婦!」

「我恨你!」

「我離開家,那才高興呢。」

命令:「我讓你關上電視,做作業去。別磨蹭了。現在就去!」

「我不想現在做。」

「別煩我。」

「我想寫的時候再去寫。」

說教:「我們有事需要談一談,就是你飯桌上打嗝的事。你可能覺得好玩,但其實這是個壞毛病。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人們會根據我們的行為舉止來做判斷。所以,如果你必須打嗝,至少要用餐巾紙摀住嘴巴,說聲『對不起』。」

「你說什麼呢?我不想聽。」

「我想要打嗝。」

「太膚淺了。行為舉止可能對你重要,但對我無所謂。」

警告:「我警告你。如果你和那群人來往,就是自找麻煩。」

「你根本不瞭解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就那麼好嗎?」

「我不在乎你怎麼說,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控訴:「我就讓你幫我做一點小事,你就覺得太多了。我真是不能理解。我這麼努力工作,給你提供所需要的一切,這就是你對我的報答嗎?」

「好了,我是個壞孩子。」

「我現在的樣子都是你的錯,都是你慣的。」

「我覺得自己好內疚。」

比較:「姐姐能接到這麼多電話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能像她那樣對人友好一些,開朗一些,你也會受歡迎的。」

「她真虛偽。」

「我討厭姐姐。」

「你總是喜歡她,不喜歡我。」

諷刺挖苦:「你準備練完籃球不洗澡直接去跳舞。好吧,那樣聞起來可真香!女生會排著大隊來接近你的。」

「哈哈……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好笑。」

「你自己身上也不是那麼好聞。」

「你為什麼不直接說,有話直說。」

預言:「你總是把自己的問題歸咎於別人,你從來就不負責任。我敢保證,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你的問題會變得更嚴重,到時候,除了你自己,誰也怨不著。」

「我想我是個笨蛋。」

「我沒希望了。」

「我完蛋了。」

「夠了!我感到很內疚。」勞拉大叫道:「這太像我對女兒說的了。但是,直到現在,當我作為一個孩子來聽的時候,才覺得這些話聽上去真是討厭。我聽到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

吉姆看上去很苦惱。

「你在想什麼?」我問他。

「我在想你剛才演示的東西聽起來那麼熟悉,讓人痛心。就像我上周提到的,我父親毫不掩飾地貶低我。我本想用不同的教育方式對待我的孩子,但是,有的時候,我父親說過的話會從我的嘴裡脫口而出。

「我理解!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變成了我的母親。」凱瑞說道:「而那些事正是我發誓永遠不去做的。」

「好了,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哪些是不該說的了。」蓋爾大聲說道:「我們什麼時候學習應該怎麼說?」

「現在就開始學。」我回答她,舉起準備好的資料。「但是,在我發下去之前,請記住:你們學習到的這些溝通技巧不是任何情況下都起作用,沒有什麼神奇的詞語是在任何情況下適用於任何一個青少年的,這就是為什麼熟悉不同技巧非常重要。但是,不管怎樣,當你翻看這些資料的時候,就會發現所有這些例子背後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尊重。正是我們尊重的態度和尊重的語言才有可能讓我們的青少年願意傾聽和配合。」(資料來源:《如何說少年才會聽,怎麼聽少年才肯說》,文/阿黛爾、伊萊恩)

標籤:【青春期】【確認】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