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視老闆為父?家庭中的經歷會在職場重現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們為何視老闆為父?家庭中的經歷會在職場重現

2016年01月03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1 ℃ 次

早晨當人們關好大門,認為自己已經把家庭撇在了身後,將要投入更加簡單的工作時,他們常常都犯了錯誤。我們的家庭,特別是我們最早期的親屬,在我們腦海中的地位根深蒂固,並能影響到我們後來所有的人際關係,包括職場上的人際交往。

家庭中經歷的情景會在辦公室中重現


正是從最早期的親屬身上,我們學會了如何與人結盟、應對衝突、解決爭端以及加入團體避免受到排斥——這些也是應對辦公室生活必備的所有人際關係技巧。如果家庭未能成功傳授這些技巧,在工作領域的人際關係——甚至人們的職業發展道路——就可能受到負面影響。

即便不存在這種缺陷,大多數人也會承認,雖然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總是變得越來越像自己的父母。但我們未曾想到的是,我們會不自覺地將過去在家庭中經歷的刺激性情景在辦公室裡再現。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們為了應對不良家庭關係而學習的技能通常會成為我們成功的關鍵。這正是一位戲劇經紀人的經歷。她發現,照顧演員、維護他們的利益,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她是家中三個子女當中最年長的那個,她的父親是個酒鬼,母親不在家中,她被迫承擔起照顧兩個弟弟的責任。她說:“說實話,我對母親的記憶已經非常淡薄了。我記得有一位漂亮迷人的女士偶爾會突然出現在家中然後又突然離開。我們的父母成天不見蹤影,他們對家裡的事也不怎麼關心。”

“18歲那年,我得到了一個工作機會,給一位經紀人當秘書。從我開始和這些不同尋常的人打交道的那一刻起——演員是如此有依賴性的一類人——我就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世界上的任何其他工作了。因為我在工作中複製了自己的家庭關係,並悉心照料這些演員們。”

“因此,對於那些年齡較大的酗酒的男演員,我會把他們看作是我的父親。還有一些漂亮迷人的女演員,她們給人的感覺既遙遠又冷漠。讓我出名的是我照顧非常難以相處的女演員的方法——我對她們很有一套。”

要思考的問題:刺激自己的究竟是什麼?


但對很多人來說,工作中的同事可能引起許多令人不舒服的感覺,包括嫉妒、失望、怨恨和憤怒——或者正相反,對同事也可能產生愛慕情愫。當和過去被壓抑的情感融合在一起時,這些感覺可能變得非常強烈。因此當爭議或者強烈情緒出現時,人們應當試著思考一下刺激自己的究竟是什麼:是當前在辦公室裡的事情,還是過去在家庭中的經歷?

一個使問題複雜化的因素在於,除了實際的家庭成員以外,我們還懷有對於理想家庭成員的幻想。我們常常希望,工作中的夥伴關係能夠複製我們理想中的家庭關係。但未能如願時的失望感可能使人遭受重大打擊。例如,老闆在下屬的眼中可能會變成一位理想化的父親,同事則可能引起你的嫉妒之情,就像你對兄弟姐妹的嫉妒感一樣。

一位54歲的IT咨詢師就存在這種情況。他的內心充滿矛盾,因為他將對父親的感情以及對上級經理的感情混淆在了一起。他的父親年輕時移民英國,在職業發展上極其成功,同時也給自己的子女樹立了不切實際的高標準。

他說:“得不到認同給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在父親那裡得不到,我就去其他地方尋找——當然,即便你在其他地方得到了讚賞,你也會立刻將它拋在一邊,因為這種認可來自錯誤的人,我真正渴望得到的是來自父親的肯定。即便父親已經去世,這種渴望仍然存在。”“後來我開始從我的經理那裡尋求認同,形成了一種類似家長/孩子的關係,把經理當成了父親的角色,並在工作中陷入了並不適合於工作場合的情緒波動。”

他解釋稱,自己在做決定時經常會徵求經理的意見,而非直接做出決策。如果經理並沒有直截了當地表示贊同,他就會感到難堪。他說:“你的內心深處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鬥爭,一邊是你所知道的一個專業人士應有的反應方式,另一邊則是像一個受到父親責怪的小孩一樣亂發脾氣。我感到自己一直在情緒上折磨自己。”

人們更有可能根據自己想像中的情況而非實際情況做出反應,這常常成為工作中誤會與摩擦的根源。一個例子是,有一位男性文職人員,他對權威的畏懼以及繼而產生的矛盾衝突讓他自己和他的經理對彼此都感到非常窩火。

他是一個私生子,他的母親是個工人。母親隨後喜歡上了另一個男人,並嫁給了他,之後又全心全意地撫養她和這名男子所生的兩個孩子。由於自己沒有父親,他總感到自己是個局外人,沒有人站在他這一邊。成年以後,這種心態導致他經常無法看清工作中的形勢,認為經理和自己對著幹。“我對權威總是感到有點恐懼,我通常比較多疑,很少對人敞開心扉。當我的經理們以一種開放的姿態來跟我交流時,我完全沒能領會——而是認為他們在責備我。我受了驚嚇,開始大力回擊,因為我在感到害怕時的反應就是生氣發火。”

學會不讓家庭關係影響的工作


管理人員常會發現,自己成了手下員工帶到工作中的強烈情緒的指向對象。曼弗雷德·凱茨·德·弗裡斯在這方面做過很多研究。他是一位精神分析學家。弗裡斯介紹稱,員工應對上級領導的方式,可能和他們應對父母或者成長過程中其他權威角色的方式一樣。“管理人員可能變成某種情緒垃圾場,成為員工未理清的情感或者未實現的願望所指向的對象。他們在員工中所激起的反應既可以是極其正面的,也可以是非常負面的,而且經常會從一個極端跳轉到另一個極端。”

直覺對於發現同事身上的不理性行為可能有一定作用,但當我們被自己心中的激烈情感所掌控時,直覺就失去了效用。對付這種情緒混淆的有效解藥是,認真聆聽同事講話,搞清楚同事究竟是誰,而不是按照他們在你想像中的角色做出反應。你或許會發現,他們比你以為的更加通情達理,或者你可以將他們從神像的基座上挪下來,正如你之前將他們供上神壇一樣。不要被你的情緒所左右——如果情緒非常強烈,就很有可能偏離了正常軌道。如果你心存疑慮,那麼不要對其他人說。問題的關鍵在於自我意識以及自我反省的能力。

我們無法逃避自己不夠健全的家庭,這是一個不幸的事實——但我們能夠學會不讓家庭關係影響到我們的工作。(文/內奧米·沙拉蓋;譯/馬拉)

標籤:【人際關係】【家庭關係】【權威】【恐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