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如何與朋友「取消關注」?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在生活中如何與朋友「取消關注」?

2014年06月25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多虧了Facebook,“取消關注”的概念已然成為網絡文化的一部分。在現實世界中可不是這麼回事。人們成年以後要除去自己社交圈裡的“雜草”是很自然的、或者說是不可避免的,你想和一個所謂朋友不再聯繫,改怎麼辦?有沒有一種輕鬆的方法,取消關注?

一、“壞男友法”——不再打電話,不再聯繫


Jeryl Brunner是曼哈頓的一名作家,二十幾歲的時候,她認識一個朋友,正好屬於人在年輕時初到一座新城市裡開始奮鬥時認識的那種,這樣的熟人在人們的社交圈中比比皆是。她的這位朋友風趣、外向、時髦,不管是在Area(註:紐約著名夜店)裡跳一整夜舞,還是郊遊去新澤西的Neiman Marcus(註:美國著名商場品牌)折扣店血拼一整個週末,她都隨時奉陪。

但當Brunner女士年屆四十之時,她們共度閒暇的理由卻越來越不明確了。“我們幾乎就像活在不同的電影裡。”現年46歲的Brunner女士說道。“我們在什麼是重要的這種基本問題上沒有共同語言。我對物質方面不太感冒。我是那種會花100美金看場戲的人,要麼用來享受某種體驗。她的愉悅感卻來自擁有一隻Gucci手袋。”

她決定是時候離開她的朋友了。於是,Brunner女士採用了“壞男友法”,不再給她打電話。她的朋友前幾次並沒在意,有幾次尷尬的談話中,問起 Brunner女士為什麼總是太忙沒時間碰頭,那之後她朋友終於明白了她的弦外之音。但是幾年過去了,這場絕交問題似乎還是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

“我希望當時能用不同的方式處理。” Brunner女士說,“我想,與其讓她們繼續胡亂猜想,還是要對人家負責任的。”

Jeryl Brunner 聲稱她對一個希望疏遠的朋友採用了“壞男友法”——不再打電話,不再聯繫。

二、取消關注怎麼做?


是否存在一種告訴朋友,是時候散伙的正確方法呢?

多虧了Facebook,“取消關注”的概念已然成為網絡文化的一部分。滑鼠輕輕一點,你就可以從你的好友花名冊上除去某人,再也不必看一條煩人的狀態更新,再不要看一張他的度假照片,讓他從你生活中永遠消失。

在現實世界中可不是這麼回事。即便有研究顯示,人們成年以後要除去自己社交圈裡的“雜草”是很自然的、或者說是不可避免的,但在現實生活中真正試圖取消關注朋友的人發現,事情會發展得跟一場小型離婚糾紛一樣——夾雜著尷尬的交流、胡謅的借口、受傷的感情,以及持久不散的惡意。

三、朋友並非是多多益善


就連最不挑食的社交好手都承認,有時候有必要把某些人的名字從他們的小黑本上劃掉。

Roger Horchow是百老匯的製作人,曾經因在Malcolm Gladwel的《轉折點》一劇中扮演一名出色的“聯繫者”而聲名鵲起,意思是,他能玩轉社交圈,其潛在才能就是維繫社交圈內一幫朋友的關係。但即便是他,也得把某些人束之高閣。

人們開始“甩掉‘初始老友’,也就是那些早期單身時認識的朋友,或是剛開始工作時認識的同事,或是早結婚的夫妻,他們的小孩長得還像你生的。” Horchow先生說,他和女兒Sally一起寫了《友誼的藝術:70條簡單規則幫你建立有意義的關係》(聖馬丁出版社,2006)一書。

心理學家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人生階段,人們從某一時刻起變得成熟、自覺,從而意識到他們是誰、他們的餘生想獲得什麼,而且一定程度上明確了哪些朋友值得全力關注,而哪些只是在消耗精力。換言之,是時間篩掉了人們年輕時交上的朋友,而彼時人們還是為了“多多益善”而交友。

四、學會篩選朋友


這種篩選過程甚至還有個學名,叫“社會情緒選擇理論”,這個術語由Laura L. Carstensen造出,她是名心理學教授,加利福尼亞斯坦福長壽中心的主任。Carstensen博士的數據顯示,和熟人的交流次數在17歲以後開始減少(假設這是在社交異常活躍的高中時代以後),而後在30到40歲之間交流次數再次增多,一直到40到50歲期間才開始顯著減少。

“時間期限還很長的時候,典型情況下也就是人們還年輕時,我們收集朋友,探索友情,我們對各類新奇的事物感興趣。” Carstensen博士說,“你可能會去你根本不想去的派對,但知道你該去——往往在那裡你遇見了未來的另一半。”

有人會想起Joan Didion(譯註:美國著名作家、文學評論家)的散文《向以往告別》(Goodbye to All That)。文中,Didion女士會想起她在23歲乘出租車的經歷,其間她試圖說服一個年齡稍長的男性朋友陪她去派對,因為那裡會有些“新面孔”。

她寫道:“他確實就笑得差點噎住。”她繼續寫道:“似乎這是最後一次他去一個別人保證有‘新面孔’出現的派對,房間裡有15個人,女人中有5個跟他上過床,男人中只有2個他沒欠過錢的。”

五、自然地疏離


然而,這還不是兩鬢開始斑白後出現的唯一問題。人們年屆30的時候——他們中許多人經歷著結婚生子等生活變化,他們經常會覺得被責任壓得喘不過氣來,於是他們就對那些不那麼重要的朋友越來越沒耐心,Carol Landau博士說道,她是布朗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臨床教授。

但這個過程並不總得那麼痛苦。波士頓27歲的兒童作家Annie Cardi最近在弗吉尼亞大學聚會時發現,一個大學老友和她不約而同跟對方切斷聯繫,聚會時她們跟共同的好友交談著,然後尷尬地發現她們兩人誰都沒有邀請對方參加自己即將到來的婚禮。

“這並非針對個人;我們只是自然地疏遠了。” Cardi女士說道,“事實上,交談過後如釋重負,誤會完全解除,我們倆離開的時候都不難受。我知道如果看到她的婚禮照片在Facebook上貼出來的時候,我會為她高興的。”

六、自行拉遠距離


但當絕交衝動不是雙向的時候,可得三思而行了。

“在你結束一段友誼之前,第一步是,要非常認真、非常嚴肅地考慮你是否想結束這段特殊的友誼,還是你只是想緩和一下。” Jan Yager說,他是一名友誼教練,也是《友情傷害感情時:如何處理背叛、拋棄或傷害你的朋友》(Simon & Schuster,2002)一書的作者。“一點點推開總是要比一下子不再共享隱私要更客氣些。”

被動的方法有時也能管用。46歲的Marni Zarr是亞利桑那州平頂山地區的代課教師,她從父母的圈子裡認識的一位朋友拖累了她,因為她總是糾纏不清還非常好勝,她決定絕交的時候就採用了被動方式。Zarr女士在交談的時候盡量少說自己的事,不再談論自己的感受,對未來的雄心壯志也含糊帶過。

“我採用了自行拉遠距離的策略:不是立即回應話題。”她回想道,“我回答了重要的事情,但沒有回應‘嗨,你好嗎,今晚過得怎樣?’這類問題。”

被動方式挺管用,慢慢地,Zarr女士跟朋友不那麼親密了,而更像泛泛之交,但最終她為將前好友置於痛苦的自我懷疑境地而感到內疚。

“她向我們的其他朋友打聽:‘你知道怎麼回事嗎?Marni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呢?’” Zarr女士回想道,“朋友們只是說,‘哦,不是的,她是真的很忙。’我是很忙。任何人都可能很忙。但你真想要跟朋友聚會,你還是會為他們騰出時間,即便只是幾分鐘。”

標籤:【取消關注】【圈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