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話」的孩子其實是問題孩子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聽話」的孩子其實是問題孩子

2014年04月22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中國的孩子從小聽得最多的詞兒,便是“聽話”二字;他們較早接受的觀念之一,是“淘氣是不好的”。因此,中國孩子最大的缺點是“獨立性差”和“膽小”。然而,從現代教育的眼光看,我們應當重新審視這種使用頻率最高的家庭語言。

《少年兒童研究》雜誌曾推出這樣兩句話:“淘氣的男孩是好的,淘氣的女孩是巧的。”同時還提出:“‘聽話’兒童是問題兒童”據說,在上海引發了一場大討論。

為什麼說“聽話”兒童是問題兒童呢?

我們稍加觀察即可發現,所謂“聽話”兒童,常見的特點是有問題也不提出來,更不與長輩爭議。實際上,只強調“聽話”容易培養兒童的奴性,使其毫無獨立性,對所有問題缺省個人見解,對邪惡勢力無力抗爭,以至人格扭曲,成為“問題兒童”。

媒介中經常報道的某某模範人物自殺或犯罪之類,往往是由問題兒童演化為問題大人的。但是,這個問題至今也未引起人們的警覺,更顯示出此問題猶如潛伏的癌症一樣可怕。

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有“六大主張”,十分精闢,他提出:“解放兒童的頭腦,使其從道德、成見、幻想中解放出來;解放兒童的雙手,使其從‘這也不許動,那也不許動’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解放兒童的嘴巴,使其接觸大自然、大社會,從鳥籠似的學校解放出來;解放兒童的時間,不過緊安排,從過分的考試制度下解放出來;給予民主生活和自覺紀律,因材施教。”

假如,中國實施了陶先生的“六大主張”,培養跨世紀的新型人才便有了保障,因為未來人才的旗幟上最鮮明的兩個大字是“創造”,而帶著鎖鏈是難以創造的。可是,為什麼“假如”呢?為什麼“假如”了半個多世紀還在“假如”?我建議父母們不要期待上帝施恩,從自己做起吧,從自家做起吧,最先解放者必定是最先覺醒者。

當然,作為從自然人向社會人轉化的孩子,接受成年人的教育是極為必要的,許多道理或忠告是要聽的。但是,一句“聽話”卻過於含混籠統,因為不少腐朽的毫無道理的觀念,也往往夾雜於成人的說教之中,難道也要“聽話”嗎?

從另外一個角度考慮,要求孩子“聽話”常常是命令式的,甚至剝奪孩子思考與選擇的權利。譬如說:“聽話!你還猶豫什麼?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都多,我說的還有錯嗎?聽我的沒錯兒,你小毛孩兒懂什麼?聽話!”這樣做的後果之嚴重是人們往往意識不到的,習慣於“聽話”的孩子容易失去思想與辨別力,自主性更談不上,也許會安於任人擺佈。

“聽話”兒童多了,問題隨之而來,有的還觸目驚心。北京大學一位尖子生,從小極為“聽話”,從不招惹是非,更不頂撞師長。進北大後,因交朋友出現挫折,竟不聲不響地給朋友牛奶杯裡投毒,被判刑11年!北京某市重點中學一位保送生--連年的三好生、少先隊大隊長,因老師一句批評,先割腕後跳樓……當這些悲劇發生時,父母與教師普遍感到不可思議。

真正的隱患是意識不到的危險,而“聽話”兒童身上正隱藏著這樣的危險。

討論“聽話”兒童問題的核心是兒童觀問題。依照《兒童權利公約》,兒童生來就是一個權利的主體,他對一切能夠發表意見的事物都可以談個人見解,並應受得成年人的尊重與保護。因此,大人與孩子是平等的,大人的話不應是命令式的,不是強加於人的,而應是講明道理友好協商式的,大人講話允許孩子獨立思考與選擇,也允許反駁。也許,只有這樣才有助於培養人格健康的兒童,逐步減少問題兒童。 

標籤:【陶行知】【兒童權利公約】【六大主張】


隨機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