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三招教你滿血復活成為自信強大的女人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離婚後,三招教你滿血復活成為自信強大的女人

2018年05月28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9 ℃ 次


心之助(微信:luyuexinli )情感復合和情緒管理專家,幫你提高情商,駕馭婚戀幸福。

文盧悅(微博@盧悅盧悅)

曾有咨詢師非常疲憊地問我:到底該如何面對那些抓狂的人們?他們已經窮途末路,把我當成最後一根稻草,讓我拯救他們已經無可挽回的關係?我不是神,也不是哆啦A夢,我到哪裡去給他們找到起死回生藥去?

我對她非常同情,因為早年的我也是陷入到前來求助的絕望者們的死局裡的。這個死局就叫做:「是的……但是……」

他們先是問你,我該怎麼辦?被強烈的焦慮感所擊垮的咨詢師會試圖絞盡腦汁幫他們想辦法。但一切努力都會被他們輕易地用「是的,您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我試過了,沒有用……」「不,這個方法肯定沒有用,他不會改變的……」

於是咨詢師最終也成功地被他們說服,變成了絕望世界的一員,咨詢宣告失敗,他們就去找下一個稻草,比如算命先生、風水師、星盤師……

「那麼為什麼你會沒有幫助到他們?」

我問咨詢師。

咨詢師很茫然:「他們要我給他們各種確定的答案,比如這個婚到底該不該離?比如這個婚姻值得不值得努力?這個男人還有希望挽回嗎?我受的傷害,還有可能恢復嗎?我還能信任這個男人?這個女人不會永遠都會翻不過篇吧?我不是上帝啊,我怎麼能給他們這樣的答案?」

「那你為什麼沒有告訴他們呢?」我問。

「如果我告訴他們這些,他們會不會拍屁股走人?他們會說,你連這些都回答不了,老是讓我回憶童年,有個屁用啊。」咨詢師很委屈。

我說:「你因為害怕失去他們,於是你就妥協了,就開始充當神漢、巫婆,告訴他們上帝才知道的答案,最後他們發現你不是,於是咨詢還是破裂了。」

「是的。也許只有神漢或者巫婆才是和他們匹配的幫助者。」咨詢師很無助。

「那麼你期待我做什麼呢?」

「我希望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我不希望,也不甘心把他們轉交給算命先生。」

「所以我成了你的稻草?你希望我可以告訴你如何面對他們的絕望、焦慮和恐懼?然後,我們再玩一遍你和他們玩過的遊戲?我不斷教你招數,你不斷告訴我,這我都知道,只是沒法用?」

咨詢師陷入了深思。她發現自己進入到了一個世界的邊緣,她發現自己的確也和來訪者們一樣,似乎在玩同樣一個遊戲——溺水者的遊戲。

她陷入到了巨大的不確定的世界之中。為了擺脫這種像是隕石在宇宙中無邊無涯地漫遊的無根的狀態,她掙扎地再次向我伸出手:「那我該怎麼辦?」

「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呢?」

「那麼我就徹底無望了。」

「不錯,你需要徹底無望,然後你才能真正有希望。」

因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就是這三個境界,或者說,就是用這四個方法來解決一切問題。

1. 幻想

2. 轉移

3. 轉化

4. 超越

任何一段婚姻,一旦開始生病,就可能會陷入三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是婚姻衝突期——幻想:在這個時期,我們的幻想紛紛宣告破裂。這時候,我們會瘋狂地試圖重新回到夢幻的肥皂泡泡裡,可是,肥皂泡很難再有了。由荷爾蒙為主要基礎的情感的紅利期一過,情感的現實階段就開始了。而大多數期待對方滿足自己缺憾和空虛的人們是無法接受如此殘酷的現實:我所期待的,其實只是在做夢。

第二個時期是婚姻假死期——轉移:既然這個肥皂泡破了,而我們又沒有足夠的勇氣與力量面對,那麼我們就試圖吹起來其他的肥皂泡,比如我們的工作、閨蜜、孩子、愛好……我們試圖開始轉移視線,試圖降低期待,維持幻想。

第三個時期是婚姻破裂期或婚姻重整期——轉化:出軌也好,伴侶一方單方面提出分手也好,總之,長期的自我催眠式的轉移終於宣告失敗。這個時候,就是很多人尋求心理咨詢的時候。他們希望咨詢師做的,就是讓他們不要進入到轉化的階段,而重返轉移或者幻想的階段,他們會以孩子為借口,或者以宗教為依托,讓自己轉移視線,繼續忍受已經病變的關係。他們把咨詢師當成救星,希望不用面對殘酷的現實。而咨詢師能做的,只能是轉化。否則,咨詢師也會成為下一個破裂的肥皂泡。

什麼是轉化?轉化就是我們可以消化我們無法消化的,打掃未能打掃的,完成未能完成的。

我們人生有五大主題:分離、拒絕、拋棄、喪失和崩潰。這五大主題,就是我們需要轉化的。

一個人從小就失去了爸爸,或者失去了爸爸的愛,她絕望的發現其他人都有爸爸,而她卻要生活在單親家庭裡,感覺到殘缺的痛苦,或者她發現爸爸其實更愛的是妹妹而不是她。

她可能感覺到拒絕之痛:她在婚姻的激情期體驗到缺失的被接受的感覺,現在一次次的想要復合,卻被丈夫冷漠地一次次地拒絕;

她體驗到了被拋棄之痛:就像當年,她發現爸爸帶著妹妹去到公園玩,而不是她……而現在,在丈夫的簡訊中,她看到丈夫對那個女人說著如此甜蜜的話,而她卻屢屢打電話,對方卻已經加她黑名單。

她體驗到了喪失之痛:她把手機的相冊打開,一年之前,她和丈夫自拍的親吻的照片歷歷在目,而今天,丈夫卻把他的婚戒,送還給她,她和他共度的十年,忽然變成了灰燼。

她體會到了崩潰之痛:從小她就痛感家庭的分裂,父母的冷戰和熱戰,在戰場上,所有人都如孤島,她和丈夫在一起,才能感覺到家的完整,而現在她的家,也開始在地震中,要分崩離析了。

她體會到了分離之痛:只有他能給她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和他在一起,她才能感覺到放鬆,沒有丈夫的世界,就像一個孩子被脫光了衣服在雪地裡徘徊……

過去驅使著她奔向了現在,而現在終於又重現了過去,她以為來到了桃源,可是過去的噩夢,從未停止尋找她,直到再次將她俘獲。

咨詢師是再給她一個麻醉自己,催眠自己的冬眠的樹洞,還是教會她降服可怕的心魔?

無疑是後者。

咨詢師怎麼做呢?問問來訪者。一個來訪者曾告訴我:當你那麼快地道歉的時候,那麼快地改變的時候,我感到害怕。我希望你是穩定的,不變的。

她告訴我,她的上一個咨詢師,在她哭訴了很久之後,衝她點頭微笑,這個笑不是在嘲笑她有多傻,而是像一個長輩一樣說:「哦,原來是這樣,你真可愛。」那一瞬間,她忽然領悟到:原來,她所恐懼的,其實不算什麼。因為這個人,沒有向她的心魔投降,她是如此定義她所恐懼的,而她需要你幫助她重新定義這個事件。你需要告訴她的,不過是除了她所熟悉的恐怖世界以外,還有其他的世界。

在來訪者的世界裡,她從未遇到一個可以從容面對危機的模版,她一生尋找的,就是這個模版,就像一頭小獅子需要媽媽教她捕獵一樣。

來訪者所需要的,無非是從她的世界裡跳出來,看到另外一個世界。而這就是轉化。

危機這個詞,在中文裡,就是危險+機遇。人性總體是趨於穩定的,如果沒有危險,我們就很難擁有真正的機遇,如果沒有走投無路,我們會一直試圖幻想和轉移下去,而只有被逼到牆角,我們才會想要去轉化那些我們一直逃避的。

而我們之所以逃避,只是因為我們在過去,從未有一個人教會我們如何轉化,如何面對,如何化解,而不是試圖自我麻痺,或者自我欺騙。

我們需要如其所是地看這個世界。我們會逐漸放棄試圖改變這個世界的努力,我們需要學會善用這個世界的「道」。

  1. 我們需要放下「why
    me
    」的心態,需要瞭解一切都是有因果的,我們之所以總是做倒霉蛋,是因為我們在無形中製造這樣的機會。

  2. 我們需要度過「what
    if
    」的階段,需要理解,人生只是單行道,它無可挽回,無可避免,也無法可想。我們能做的,就是當下。

  3. 我們也需要走出「let
    go
    」的休整期。一旦我們沒有幻想可言,也沒有轉移可做的時候,就會開始抑鬱,因為所有的招都用完了,哀悼,才真正的開始。

  4. 我們最終需要開始一個「looking in the
    mirror
    」的階段。在這個階段,一切都需要重新復盤,我們會發現,在過去的痛苦中,我們也是參與者;沒有上帝在迫害我們,也沒有他人在迫害我們,是我們的幻想和我們的轉移把我們逼到了絕境,我們是我們自己的責任方。如果我們願意成長,才可以走出絕望。我們願意放下孩子對媽媽的幻想,而進入成人的世界,那是一個交換的世界,是用我們的勞動換取報酬的世界,是一個沒有那麼神奇卻也沒有那麼絕望的世界,是一個可以容納我們的過去的殘缺和空虛的世界,它作為我們的一部分,從未被我們接受過,而今天,我們終於擁抱了她。

是的,我們就這三招,但只有第三招,才是真正的絕招。

【尊重版權,轉載請署名作者及微信號】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