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結局為什麼很難圓滿?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出軌的結局為什麼很難圓滿?

2017年12月24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45 ℃ 次

每個人都期待自己的感情是最可歌可泣的,最獨特的,但當我們走過那些情感的段落,卻發現,一切都不過按世間大多數人的按部就班一樣愛過而已。偷情之美就在於偷,但危險也在偷,開始只是暫借別人的丈夫一用,時間長了就想據為己有了。開始只求螢光之溫,最後卻想要烈火焚身也不足惜。究其因,不過是因為慾望本來就無溝壑。現在的你,正處於極度狂熱的愛戀中,頗有飛蛾之勇。但愛不只是有勇氣就可以達成的。愛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情,不是一個人的夢幻。

放棄對某些人來說很容易,對另外一些人卻很難。原因很簡單,因為放棄的東西對這個人意義不同。

不妨問一下自己:在現在的關係裡,你是恐懼更多一些,還是愛更多一些?你是否恐懼被拋棄,恐懼以前經營的希望完全破滅,害怕喪失一段情感,害怕空虛無著落,害怕自己面對無情的事實?因為這種恐懼過大,往往會讓你泯滅了現實感,不肯放棄。

換句話說,有時,人會發現自己身不由己,或者說有某種力量,讓她根本無法脫身,奇怪的是,如果你是個無神論者,而非相信道士,那麼這個世界上並沒有自外於我們自己的力量存在。那麼你就不得不承認,那個似乎不可違抗的力量其實還是來自我們自己體內。

不是中了邪,而是有一種力量,超越了我們的理智,這是一種情緒的力量,強到可以讓我們明明知道是刀山火海,還要跳下去。

如果你的人生是被這種力量控制著,就說明,其實這種情緒是比較幼稚的。這裡說的幼稚不是一種貶義詞,而是想要大家認清這股強迫的力量的屬性。

我們所說的成熟,往往是一種一般化的概念,其實我們不可能完全長熟,我們的內心裡有著很多個自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比較幼小的自我。

為什麼我們見到和自己毫無任何關係的小孩子會面露笑容?這是因為那個小孩子激發了你內心的小孩,你的同情心和愛心是因為你內心有這樣的孩子,所以你會能從自我出發,去愛一個和你毫不相干的孩子。換句話說,你愛的還是自己的內心這一部分,只不過你把這種愛放在了這個孩子身上。

我們都會愛內心那個長不大的孩子:有的人愛的方式是通過打罵的方式,有的人用壓抑和忽略的方式,有的人會選擇讓這個孩子控制他這個大人。很多小三選擇的方式是先壓抑這個孩子的痛苦,然後等待長大了以後,在現實中重新找一個「爸爸」。

一旦找到,就不願意再撒手了,因為她要對方給她的是二三十年來一直壓抑的情感需要,她是要不夠的,如果說以前因為她小,沒有力氣反抗愛的被剝奪,現在她已經是成人了,有能力靠各種放大版的小孩的手段來維護來之不易的情感。

雖然現在她的力氣大了,但依然還是用的小孩的世界觀和伎倆與遊戲規則。在一個嬰兒看來,媽媽的消失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件,這意味著她將成為孤兒,將無人照顧,乃至無法生存,她不懂,媽媽只是到了另一個房間,或者只是上班了,所以她會大哭,希望能讓媽媽重新出現。作為大人,我們都已經漸漸忘記了在幼兒時期的自己是多麼的無力和絕望,我們不懂成人世界的規矩,我們做的每件事都可能會遭致責罰,我們不知道行為的尺度,如果在這個時候發生傷害,我們會非常害怕,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抵禦這樣的傷害,如何避免這類事件的發生,我們甚至不知道這件事是否會結束。

我有個朋友,他告訴我,至今無法忘記3歲那一年媽媽加班晚了兩個小時接他,他在幼兒園門口坐個小板凳,大哭著等媽媽回家的場景。

因為媽媽忘記告訴他或者覺得沒有必要告訴孩子可能會晚去接他,他以為自己被拋棄了。

這是一種滅頂之災的恐懼的情緒,這種情緒如果沒有得到處理,它會在某些相似的場景中被牽連到,然後也隨著此時此地的情緒一起爆發出來。

而我們試圖用此時此地的方式消化我們的情緒,當然是無法真正解除情緒對我們的影響了,因為有很多情緒和你現在的情感無關,它只是一次算總賬。

小時候,當我們喪失了很多重要的東西,比如我們會失去父母的體貼的愛,失去熟悉的故鄉搬到陌生的城市,或者甚至會遭遇一些人的身體侵害,那時,我們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於是就用了一些方式比如壓抑或者自我欺騙的方式將這些事關在一個盒子裡,直到時機成熟了再打開。

什麼是成熟的時機?就是現在,你年輕力壯,有足夠的強壯的神經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有足夠的渴望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追求你想要的幸福;有足以讓你投入的一段感情,激發你的過去種種新仇舊恨。

但是有一個悖論,雖然萬事俱備,但只欠東風,東風是什麼?那就是一套新的遊戲規則。這東西,如果能自己摸索出來,當然可喜可賀,但更多還是要有人來教,如果你遇到一個足夠成熟的愛人,他會教給你愛的規則,但可惜,心智成熟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是很多,更何況,我們從比較殘缺的視角看到的人,往往是物以類聚的,結果,我們還試圖用老的方法樹立新的遊戲,那自然就會屢戰屢敗。

有些感情是自殺都挽救不過來,除非你會用情感的方式挽回。

情感這東西只有雙贏才能繼續下去,否則就是偽情感。有人說,非也,我也見過有人是歡喜冤家,一輩子吵鬧,乃至家庭暴力,最後也過了一輩子。

那我想說的,一則這樣過日子的人更多的是上一輩子人,那一代人堅信離婚是一件不道德乃至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一類似宗教信仰,所以即使兩個人無法真正愛對方,依然要壓抑自己一輩子;二則是這些人通過觸碰彼此感受到愛,如果這在一定範圍內還屬於「打情罵俏」,但如果達到一定的烈度,那麼就會是一種「負性生存」。

有沒有更好的生活方式?當然有。沒有人願意生活在污染的空氣和水中,即使他們有多麼強的生存能力。第三者中的大多數會期待擁有一段真正的二人關係,但在實現這一切之前,她們需要學會用新的遊戲規則管理自己的慾望,也就是不讓內心的那個小孩子控制自己的情感世界,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承擔這麼重大的任務,談情說愛本來就是大人的事情,可是很多當事人會用小孩子談戀愛,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那麼什麼是大人呢?用一句名言來說:就是負責任的小孩子。很多第三者只一心過小孩子的生活,但卻將責任扔到自己,任由自己受到傷害,她們以為可以靠自己的不要命贏得愛,其實正是她們沒有底線和不管不顧才讓她們離她們的目標越來越遠。

不承擔責任的感情從來不不會是成熟的感情。它可以提供成熟感情難以擁有的激情,但它必然是短暫的,最終它會要求成熟,要求承擔起責任。

什麼是責任?責任首先是對自己的珍愛和保護,其次是好漢做事好漢當——承擔自己行為的後果。世界上從來不存在沒有痛苦的快樂。癮君子和賭徒們試圖向這一公理挑戰,他們失敗了。你該怎麼辦,從樑上下來,和你的老闆談一場堂堂正正的愛情。

在這裡我們只說保護這部分,如果你不心疼自己,就不要指望別人會心疼你。別人的行為是參照你的行為而動的,很少有人願意和一個定時炸彈生活一輩子的。如果你害怕要求會失去情人,那你最終會失去他,即使是忍讓到今天的你,也不能永遠忍耐下去,只不過把這個痛苦拖到痛不欲生的時候而已。

要分清楚到底是哪個你在玩這個情感遊戲,如果你覺得有太多的情感和情緒讓你無法作出決定,你要做的第一步就是為自己減負,也就是開始釐清這個線團,分清楚哪些是屬於這個男人的,哪些是不屬於這個男人的,哪些是小孩子的需要,哪些是一個成熟女子的需要,然後在自己內心尋找一個孩子的保護者,可以在孩子哭號的時候照顧這個孩子,讓這個孩子回到她的遊樂園,而非讓她在如此殘酷的愛情戰場上槍林彈雨。

當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愛其實是需要學習的,我們可以散盡千金學習各種生存的技能,但關於愛的技能,我們卻吝嗇金錢也不願意學習,這是一種反諷,一種荒誕,也是一種無奈。

標籤:【出軌】【小三】【情緒】【成熟】【壓抑】【內在小孩】【婚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