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性戀雖少,可是又有什麼問題呢?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無性戀雖少,可是又有什麼問題呢?

2017年08月04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文/Julie Sondra Decker,譯/張土豆)

「我打算坦白。我認為……你有失調症狀。你確定你不需要接受專業治療嗎?」

這件事,和一些相似的陳述一起,當我公開我的性取向時代表了一般人的正常反應。我,和世界上大約百分之一的同胞們一起,是無性戀者,意味著我對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性吸引力。

無性戀不是非常不尋常。儘管我們大多數人在社交圈裡很少能找到或分辨出這樣的人除非我們故意把他們找出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剩下一些反應來自百分之九十九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嚴肅的事情。我們從我們的朋友和家人得來的第一反應就是驚惶或者擔憂。他們當然會認為我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然後他們想我們去尋求專家的幫助來幫助我們分類—大概拜託下他們所察覺到的疾病或是複雜的病症。如果我們確定向專家們公開我們的性取向,他們的處理方法將對我們的安全和健康產生重大影響。

強烈的消極的反應,尤其是來自我們身邊的人或是我們所相信的專家們,會令我們警惕而且有時候會害怕,尤其是當我們和一群與我們一樣的人生活在一起時會經歷許多次這樣的反應。無性戀者發現對話中會充滿了無性戀團體和蹦出一些諸如「我想我是崩潰了」或是「我很害怕我將不能開心的生活了」話來—並且這些恐懼既不是自發的也不是他們對於這種缺失某種東西而反映出天生的認知。這種害怕是被那些認為無性戀無法被接受的人逐步灌輸而來的,而且不管喜不喜歡,這些事經常會發生在那些派來評估我們的所謂的專家身上,安慰我們並且給予我們指導。如果他們對於多向性向知之甚少他們當然不能負責任地為我們做些什麼。

在二十多年來被認為是無性戀者和成百的無性戀者的互動中,我已經聽過很多恐怖的故事,說他們被他們所信任的專家們治療下變得墮落。

我和一位被診斷出她的睪丸素促使她無法解釋為什麼她不能按她男朋友所希望的方式發生性關係的女性談過。專家認為她佔有欲低,但是並沒有真誠的聆聽她所說的關於沒有找到吸引她的人和她根本不享受性。她說她所接受的治療使她的聲音受到了影響,並且對於她的生活並沒有半點改善。

我認識另外一位女士,她認為性慾是留住丈夫的必要因素。她接受了至少三位醫學和心理專家的治療,但是沒有一個說缺乏對別人有性吸引力是一件正常的事。所有人假想有性慾總比沒有好而且沒有人問她為什麼想要追求這樣的。僅僅被涉及這件事的人理所當然地認為她不能以她現在的狀態所被人徹底接受。

我和一位年輕男士談過,他沒有滿足她的新娘所希望做的事而且在婚前輔導上,治療師鼓勵他的妻子在性的方面騷擾並迫使他儘管他不舒服因為他只需要通過侵略性的過程來越過那道"檻」。他的不適沒有被重視,而且他的妻子沒有問他什麼和她有的一些關於妥協和轉變親暱方式的想法。

我曾經聽過很多故事有關於那些被精神健康醫生認為他們的取向是一種失調症狀的或是自身失調的人,並且拒絕把這種症狀看作的是出心理病之外的某種病症。

在一切案例當中,那些專家不負責任地假想那些經歷性吸引力和性慾就是他們的病人所符合的狀態而且他們很樂意建議而不是激烈的藥物治療,社會,心理干預等一些沒有測試過是否達到應有的準則會另探索者有一個快樂的人生。

大多數人期望專家們會幫助他們定義什麼才是值得擔憂的而且在這方面,心理醫生、精神病醫生、藥物專家、性教育者、性學專家、特定療法技師、輔導員、研究人員還有其他的權威—為了更好或是更糟—通過激烈地影響那些真正接受他們服務的人。不幸的是,在那之後,在這其中的一些人會與他們的病人和顧客失去聯繫。直到20世紀80年代,同性戀不會在診斷書和精神疾病統計手冊裡面作為失調被移除。但是即便是現在仍然會有專家會把一部分或是所有類型的奇怪取向視為異常.無性戀從來不會在DSM裡被列為失調病症,但是性慾失調和一些其他的性變化的患者會被經常與那些表現得缺乏性慾的或者缺乏對別人感興趣的人聯繫到一起,而且只在最近出版的手冊裡面出現無性戀甚至被提出存在一說。

一些研究人員,心理醫生,和其他專家已經從多方面描述無性戀經歷並且已經問過一些有關多性因為其中包括無性戀系列的負責任的、困難的問題。但是其他人已然選擇重複那個根深蒂固的假想,就是延續強制性的壓迫性文化而且有些人相信那些不負責任的醫師會威脅他們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健康。

任何一個涉及到討論和測試性的專家應該理解這個範圍具有多樣性的重要性而且他們必須承認無性戀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在醫學和心理學方面的權威必須培養一種挑戰他們自身對於性和親密度與滿足度的關係的能力。經常性的,我們把自己交付於別人手裡是,通常像外行人所說的:「噢,對了,這就是問題所在,讓我們卻解決它吧。」這對於認知那些有精神和身體疾病或是有濫用的過去也被認為是無性戀更加重要了而且辨別那些複雜元素之間的交互不能使大多數或是無性戀個例有效。換言之,精神上的和肉體上的無性戀者確實存在,並且他們的無性戀的分辨,然而有時完全和其他的情況無關,也不是一直完全和複雜的因素隔離開來,即那些不是令它缺少合理化的因素。無性戀不是一種疾病而且不是一種即使如果沒有和一個人的無性戀的經歷和沒有其他別的解釋或是交集才可以存在的事物。那些忙於和客戶、病人或者是在性學方面的顧客的專家們可以通過不斷的研究和回顧無性戀案例變得對於無性戀更瞭解—在DSM-5中相關的注意事項並且閱讀一些建議性的書籍。然而,像任何與人類方面有關的專業,對於那些忙於向他們尋求服務的或是希望聆聽他們的經歷的專家們來說同樣重要。合作性的、輔助性的治療應該是永遠的目標;那些對抗性的觀點強調「常態化」的標準只能加深惡化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本文經由張土豆翻譯,非商業轉載請註明譯者及來源心靈咖啡網,商業使用請郵件聯繫:wayne.wu of http://www.timetw.com

標籤:【無性戀】


隨機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