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的融化,才能建立出穩固的感情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安全感的融化,才能建立出穩固的感情

2017年01月04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83 ℃ 次

有人說,愛情是在對的時候遇見了對的人,說了一些對的話,做了一些對的事。有了一個過錯,就成了終生的錯過。然後失落,後悔,自責,抱怨,無助,或繼續尋找。各種各樣。其中有一方使勁挽回,卻回回被傷。芙蓉姐姐說,人就是這樣,你為了你愛的那個人不知疲憊的去付出;而那個人不會理解,甚至你付出的越多,TA越反感。反正你就是喜歡給你吃苦果的那個人。

讀著這些失落的情感,傷感的故事,想著自己的過往,感慨萬千。明明愛著愛著,怎麼就那麼錯過了。明明付出了那麼多,怎麼就蒼天無眼。莫不成真是命中注定,要愛到心碎,然後失去。

這是很普通的故事:牛在上海,翠在青島,初識熱戀不久。牛約了翠十一見,幾經周轉,幾經家裡反對,翠買上了到上海的機票。牛準備了及其細心,每塊地板擦的乾淨如新,親手做了豐盛的晚餐,挑選了水果,甚至每一瓶花放哪個位置都做了很細心的考慮和安放,想給翠一個家的溫暖和驚喜。翠到上海,冷冷的說了個,想找個附近的賓館休息,不想多說話,不讓牽手,更不用說跟牛回家的事了。第一次衝突由此而起,牛的失望從腳趾涼到手指。帶翠到賓館後,自己徑直回到家裡生悶氣,然後放心不下,又打電話,不接,又電話,已經在返回青島的路上了。

於是錯過。

牛自責,為什麼要把翠丟在賓館,偌大的上海,一個女孩的遠行,自己很不男人。牛道歉,卻已無濟於事。牛忍著痛,繼續討好,仍無濟於事。牛委屈,自己那麼精心付出,為什麼換來這些冷淡。翠的痛,牛又何嘗懂,翠的壓力,和爹媽吵架為了愛情,被三姑八姨訓斥打預防針對方可能是壞男人,一個女孩的遠行,安全的恐懼已經是大於愛了的。牛一個人丟下回家,也更驗證了這個假設:所謂的愛情,敵不過現實的宿命。

再看《一起來看流星雨》,這些象牙塔裡的故事,也寫照著現實的愛情:葉爍愛著雲朵,雲朵也愛著葉爍。那只分手的交誼舞,就在兩個人的傷裡定格:雲朵覺得這個比她小很多的男人太幼稚太孩子性,她工作的時候總是約她煩她。葉爍則覺得這個女人是個工作狂,放不下前男友,對他沒有愛。直到兩年後,一次意外的邂逅和發現,兩個人那些愛從來都未曾消失,葉爍不是他認為的那個孩子氣的男人,只是覺得他小就把所有索取愛的行為解讀了幼稚任性,工作了的葉爍也懂了工作起來是多麼身不由己。還是錯過。

這些傷害纍纍,在城市裡很多人身上都在上演,屢屢受傷,開始質疑感情就是狗屎,不如金錢有安全感,然後物慾,然後空虛。然後號稱自己現實,所以不適合。或者退縮,不敢再愛,只有那些怎麼罵她卻不曾離開她的家人有安全感,只有攥在手裡的錢才有安全感。剩下的,都是身外之物,轉瞬即逝,如果一點點阻力,就寧願不要。

我相信處在這些失落裡的人,都是因為還有感情,放不下,卻也不敢拿。其實最可憐的,還是那些離開的人,他們選擇了離開,卻要忍受指責,他們心裡傷痛,他們在被挽留,卻無法回頭。

這是這個年代和這個城市安全感與愛情的博弈的問題。

毫無保留的愛情,可以建立在大齡青年身上,但是這些感情也大多由少年發展而來,至少在大學裡發展而來,經歷過安全且單純的年紀的考驗,所以相信愛情。如果在社會上遊蕩幾年開始的愛情,則是件很小心翼翼的東西,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壞的結局。你可以有一千個好,但是只要有一個不好被發現了,就可以被否定。處在不安的環境裡有著不安的心走入的感情,就是一場安全感的博弈,建立在安全感之上,才開始發展出感情。而那些匱乏的安全感,就像是貧瘠的土壤,長出的花朵,自然就十分脆弱。意識到的人,小心翼翼的維護著,無論對方做出什麼樣的舉動,都理解,忍讓,全心愛著,不敢有企圖和期待。意識不到的人,開始指責,為什麼我這麼真心付出,我這麼努力,你還是要逃避,還是要不搭理。

她可能愛說的話,就是我想自己呆一會兒。她可能喜歡做的事,就是不想說話。這在感情的世界裡是一大禁忌,對方感受到的只有排斥和冷漠。但是在個人的世界裡,這卻是習慣了的安全,多少次無助都是自己這麼扛過來的。她壓力大,她心情不好,她的不安全感被觸動,就是這麼個自動化反應。即使你做了很多努力,準備了很精心的東西,她依然視而不見。這時候你所有的委屈可以湧上頭來,然後生氣,然後也不搭理,這種反應很習慣,卻也再度加重了她的不安,驗證了她內心的那些沒有人可以給予安全感。這時候能做的就是理解,然後陪伴,然後用愛就融化那些早已被城市凝結的冰,去證明安全。

牛和翠的故事是悲哀的,在青島的電話裡,有安全感也有愛。而在上海,愛是給安全感讓步的。牛忽視了翠的不安,翠也忽視了自己的不安。於是悲劇。

安全感的融化,才能建立出穩固的感情。不然那只是吸引。

其次就是溝通。溝通在關係裡,永遠是重要的話題。親密關係裡常有的誤區,其一就是愛我就應該懂我。希望在不說的時候,就被理解,至少希望在不說的時候,可以不被打擾。不開心是顯而易見的,作為親密戀人,看到對方悶悶不樂,自然會焦慮不安,然後問東問西,不答,反而更煩。於是問的人更焦慮,動作更誇張。於是惡性循環。就有了一開始我們說的,付出越多,對方越煩。悶著的人因為不安和習慣而悶著,著急的人因為關心和擔憂而著急,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的人無法相互理解。原來相愛的人開始產生分歧:他不愛我,他很煩,我好失望,好失落。帶著愛受傷,是可悲的事情。明明愛,可還要傷害,還要離開。因為不溝通,所以無法理解。因為無法理解,所以選擇了失落。溝通,就是放下這些觀點,愛我就應該懂我。告訴他發生了什麼,讓他理解。告訴他你現在的感受,最後才告訴他你的決定:想自己呆一會兒。而不是只告訴一個決定。

雲朵是個工作狂,自己沒有意識到多少。只是責怪葉爍的不理解和任性,卻從來不去說工作的辛苦,只是固執的認為他不懂。翠也沒有解釋過從青島到上海的路途有多艱辛,要承受多少心理壓力和煎熬。

關於情緒。失落的感情,是以受傷結束的。受傷則以分歧開始。分歧的情緒是壓抑的。帶著壓抑的情緒去安慰,去處理,連接的感覺就少了很多,愛的感覺也就少了很多。受傷的時候都需要安慰,可偏偏一個人必須強忍著受傷,強裝堅強,去安慰另一個人。而安慰一開始,則又成了另一個局面:因為你做錯了,所以你該安慰。安慰的人則就被認錯了。這時候壓抑的情緒就會加劇,委屈也會積攢,受傷的感覺就在加劇。

在關係結束了的時候,需要處理的是失落,在沒有結束的時候,最需要處理的則是失望。親密關係裡另外兩個常見的誤區則是,我對你好你就該知足,別不識好歹;我愛你你就該愛我。這就是非理性的信條,阻礙著感情進一步的發展。期待本身沒有問題,但是沒有收到愛卻只收到期待就是問題了。我們付出的愛是否真的被收到,然後再來看情緒是不是應該有。

關於愛這個人還是那個形象。這個東西是很難區分的,在急速的感情裡,因為某些美的東西而相互吸引,然後將這個形象放大到這個人。當這個人表現出相反的一面來的時候,然後就開始不安:怎麼可以這樣。然後解釋:他不愛我,所以這樣。所以有時需要區分,是愛這個人還是愛這個形象。

當然,在形象裡,有些是固有的。雲朵眼裡,因為葉爍比她小,所以這個形象固定的成了他是不成熟的,是任性的,所以葉爍的任何不理解她的行為都會被歸咎於這個原因,這個大男孩並不成熟,並不懂得愛。有人說,男人的一半是孩子,在外面要強壯堅強,回到家就想像孩子一樣刷無賴任性。這與葉爍無關,任何男人在戀愛的時候都想多有些時間在一起,而不是一直被拒絕。

至於受傷,是在所難免,曾經那麼想去相信,曾經計畫那麼多,曾經有過那麼多幻想,都在瞬時間毀滅,無力去承受。然後進一步相信了,沒有什麼是安全的,除了那還會罵我們的家人和握在手裡的錢。

所以不要再去責怪那些現實的男人和女人,錢是他們唯一有安全感的東西。正是因為屢屢受傷,才會一次次不再相信。如果遇到,我們能做的,就是避免,呵護,然後用愛去融化。在這個城市與年代,這是很大的功課。做到了的人,在一起了,是幸福的。沒有做到的,反思自己,繼續努力,過去的能回來更好,不能也罷,都是我們要經歷的功課。重要的,是去總結。除了天定,更多的是自己的選擇。如果失落再所難免,就去看看,是怨天尤人,還是去明白些什麼。(文/叢非從)

標籤:【安全感】【失落】【失望】【感情】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