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特煩有人拿「技術處女」說事兒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為什麼特煩有人拿「技術處女」說事兒

2016年12月31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1 ℃ 次

「技術處女」的定義是,除了陰莖插入沒完成之外,嘗試過一些、或不少邊緣性行為(如愛撫、口交等)的女人。坊間普遍不喜歡這種女人,認為她們是騙子,不該做了這麼多不純潔的事兒,還厚著臉皮稱自己為處女。

對於這種指責的態度,筆者是不贊同的,因此特煩有人拿這個詞兒說事兒。至於為啥不贊同,且聽筆者慢慢道來。

理由一:這個定義不看過程只看結果,而且是以能否成功結婚來區分性的光榮和羞恥


為啥是「不看過程只看結果」,筆者跟大家說一件事,大家就明白了。

今天早上,老媽看著我屋子裡的衣服,說,為啥一天到晚換衣服,穿衣服,就該一周穿一套,穿完一周洗掉。

的確,我這周換了三套衣服。

我指著其中一套,是這周換的第二套,是連衣裙加開衫加絲襪,我指著這一套說,這套是因為那天早上穿著牛仔褲(這周的第一套)的時候,你發現我褲子後面崩了,我才換的,換好之後,你去補褲子了,等你補完了我快出門了,所以我才沒換回來……這是第一次換衣服。

再指著今天穿的衣服,說,今天穿這套,是因為這套的褲子,褲腳裝了橡皮筋,可以把褲腿拉到膝蓋處而不掉下來,特別適合今天暴雨的天氣,要是還像昨天那樣,穿絲襪走,絕對會濕掉的。如果今天是像週一一樣的晴天,我就不穿這套了。

老媽還是堅持,說,那你就不能,週一的衣服和今天的褲子拼嘛?

我說,這不行啊,因為週一的衣服和今天的褲子一點兒也不搭啊,穿衣服不能為了少洗衣服而勉強搭配吧,再說,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的。

老媽說,那你今天也穿牛仔褲嘛。

我說,牛仔褲對於雨天來說都太長了啊。

老媽說,那剪短點嘛。

我說,剪短了還有樣兒嘛。

於是老媽就不再說了。

這是真實發生的故事。說這件事是因為突然覺得這跟大家對女性是否是處女,是否是技術處女的看法很有關係:

只關心是不是處女,是不是技術處女,而不問,這個結果是怎麼來的。

是婚前保持處女之身,還是成為技術處女,或者,乾脆想做就做,這都是每個女人自己的選擇,很多時候也是在她們自己看來,最合適的選擇,就算後悔,也是當時願意的,別人有什麼權利說三道四呢?

再說了,「衣服又不是你洗」。那些女人會自己承擔責任。以下括號內是對「男方不承擔任何責任嗎?」的回應。

(別再說什麼別人的精子會有「先父遺傳」了,那已經證實是謠傳,只要受孕的時候是男方的精子,那孩子就是男方的,跟之前死在子宮內的精子無任何關係。)

(你擔心女方如果有墮胎史可能會影響她能不能懷上你的後代?這裡就存在一個欺騙與否的問題了,如果她欺騙你,婚前沒坦白這事兒,影響到了你的婚姻幸福,那確實是她的不對,如果她沒欺騙你,跟你坦白了而你們結婚了,那就是你選擇了與她一同承擔責任,要是再反悔就不夠意思了啊!)

不看過程只看結果,然後按照自己的想法揣測對方的動機,就像是:

老媽看著我的三套衣服就認為我是死臭美才換的,然後還認為「這姑娘穿了衣服又不洗,在別人眼裡看來真是不勤儉,多丟臉」,當事人解釋了之後,還說,「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在外人看來不勤儉就是不對」;

就像是,聽到別的姑娘在婚前有了性行為,就認為她是放蕩、不愛惜自己才這樣的,然後還認為,「這姑娘可以這麼放縱自己,隨便就能上了,那麼婚後也會不檢點」,即使當事人解釋了前因後果,還認為「不管你怎麼說,我怎麼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反正換誰來看都是一樣,你就是有這個不檢點的風險」。

這些其實,只能顯出猜測者的武斷、愚蠢和缺乏對人的信任。

在筆者看來,重要的,不是換了幾套衣服,而是更換時的理由。重要的,不是「是不是處」、「是不是非處」、「是不是技術處女」,而是,為什麼走到了這一步?她的核心信念是什麼?

一個處女之所以成為了非處,既可以是愛他,也可以是雖然不愛但對性好奇;

還可以是「雖然不愛但是自然而然地就想要做那件事」而不覺得有何羞恥;

還可以是,既愛他,又對性好奇,又自然而然的想做那件事。

人心是複雜的,做某件事的各種原因之間,未必互相排斥,有時,全都具有反而更好。如果你是一個愛她的男人,你真的希望看到她因為愛你而與你性交,她自己卻完全不享受麼?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為什麼還要因為女人在床上的愉悅度超出你的想像,而懷疑她對你的忠貞呢?

繼續。

性交本身,本來就不是一定代表愛。不過,退一萬步說,如果一個女人就是因為愛一個男人而選擇與他性交,那麼,別的女人不跟你性交,就意味著她們沒有愛嗎?人心才沒有那麼簡單。

不做那事的原因更複雜。

不愛你,然後不想跟你性交,所以覺得既然不想就沒必要性交了,這,當然是一種。但,別的原因還有幾種,不完全統計:

□ 吊著男人的胃口,想要從男人身上要到更多的東西,比如「坑叔婊」。

(坑叔婊:網絡新詞,專門欺騙大叔的感情,騙取錢財,然後甩掉繼續找下一個。)

□ 喜歡你,卻不信任你,對你不放心,怕你是因為想要佔有身體而假裝愛,得到了這層膜之後就要拋棄。因為這樣的故事年年有,雖然你很自信自己不是這樣,但人心隔肚皮,她看不到你,所以女人會提防,也是很正常。這樣的女人,最怕的不是丟了處女膜,而是怕丟了你。

□ 你確實是在騙她,被她看穿了,她在保護自己。說不定同時也在報復你。

□ 喜歡你甚至想要和你性交,但卻認為不適合與你結婚,想把戀愛和結婚分開,擔心未來的老公在意處女問題,所以和你享受邊緣性行為,把處女膜留給老公。

□ 喜歡你,也信任你,但卻覺得太快了。不論換任何人,她都覺得太快了,她認為,感情還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不值得貿然如此。也許,她直覺上相信你,但理智上,還沒有完全確定你的心意,甚至,她還不敢說完全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她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信任複雜多變的人性。

□ 喜歡你,也信任你,但心裡卻有道德壓力。怕做了婚前性行為,讓保守的父母親戚知道,自己會不再被喜歡,怕做了婚前性行為,讓更多人知道,好事者會對她說三道四,影響聲譽;怕做了婚前性行為,讓自己欣賞、喜歡的人紛紛離開自己。——說到底,是還擔心自己會被亂石砸死,失去原本擁有的別人的喜愛。啥?你說既然愛你就該拋棄道德壓力?這種「愛我就為我犧牲」的邏輯,跟一個女人對男人說「喜歡我就為我去死」有什麼區別?真出了事,你會幫她「洗衣服」嗎?

□ 喜歡你,也信任你,但是對性這件事本身,心裡有疙瘩,要麼怕痛,要麼覺得髒,要麼覺得害怕,這很可能跟小時候的教育有關,可能跟小時候的經歷有關,有時候甚至是潛意識裡的東西在作怪。

那些說女人不肯就是不愛的男人,想過這些可能性嗎?這些可能性有好有壞,但過於武斷的男人,就不怕失去了心頭摯愛?

那麼,別的什麼都肯,唯獨不肯失去處女膜的「技術處女」呢?很多人都不懷好意地認為,這是為了在未來的老公面前假裝清純,嬌羞地說一句「倫家還是處女」,然後讓老公更珍惜她。這樣的女人,的確有,但你敢擔保所有的「技術處女」都是這種情況麼?筆者再開啟一回頭腦風暴,一起胡思亂想一下,會不會有這些情況呢:

□ 在明白了性的樂趣之後,想要在婚前多一點這樣的體驗(就像部分男人一樣),又不想影響將來的婚姻,然後經過理智分析後發現,其餘地方都可以用演技掩飾,唯獨處女膜難掩飾,所以選擇享受其他,留著處女膜。

□ 吊著男人的胃口,把自己當成東西一樣,一點一點給,想要從男人身上要到更多的東西,比如「坑叔婊」,但是絕不給完,是為了不讓男人脫鉤。

□ 喜歡性的感覺,但認為現在的男友不適合結婚,想把戀愛和結婚分開,擔心未來的老公在意處女問題,所以和現男友享受邊緣性行為,把處女膜留給老公。

□ 男人就是想要性交,但女人覺得太快了,或者沒安全感,理由同上,覺得不行,這個時候,男人又真的很想要,女人心一軟,就從被撫摸開始,給點小甜頭,但給了之後對方還想要更多,於是慢慢發展到更重口的……底線一再退讓,但還是保留最後一條底線。也許她們認為,為了對感情負責,對未來的婚姻負責,也對得起當下的愛戀情緒,所以這種「退讓+保留最終底線」是最好的。但最後還是分手了(也許還是因為男人的原因),所以女人成了「技術處女」。

□ 女人一開始連撫摸都拒絕,但男人詭計多端,總算撫摸到了,女人在糾結之餘,因為感覺不錯,所以開始慢慢地享受有關性的感覺,而且因為女人僅僅把處女理解為「處女膜完好的女人」,所以許可了這樣的行為,不覺得有很大的罪惡感(否則遭遇捷運鹹豬手的也都不是處女了)。但還是沒安全感,不信任男人,擔心男人得到了性交之後就會拋棄她,擔心有了婚前性交,被人知道就會失去身邊人的喜愛,所以惟獨對性交特別害怕。

□ 對性的感覺很喜歡,享受邊緣性行為,但卻害怕性交,怕痛、怕髒、等等等等,很可能跟小時候的教育有關,可能跟小時候的經歷有關,可能跟潛意識有關。

□ 男人確實是在騙她,被她看穿了,但是,是在做完了其他所有的,惟獨最後一步沒做的時候看穿的,她在保護自己。說不定同時也在報復男人。

□ 男人很尊重女人,兩人一直發乎情止乎禮,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但是在進行最後一步前,兩人分手了,可能是女人突然不愛男人了,也可能是男人突然不愛女人了,或者還有別的原因,總之是分手了,或者說得再極端點,一方死亡了,女人成為「技術處女」。

□ 女人在和男人戀愛時,女人心裡是願意的,但是男人卻不願意,所以別的都做了,偏偏沒做最後一步,結果還沒結婚,分手之後,女人變成了「技術處女」。

□ 男人骨子裡就是不喜歡性交,反而希望女友撫摸、口交等等。(這樣的男人的確有,好比特殊性癖好者)分手之後,女人變成了「技術處女」。

□ 婚前只差最後一步沒進行的情侶,在新婚之夜第一次性交前,女人其實也是「技術處女」。(但修成正果後大家反倒會認為那是浪漫的戀愛過程。莫非,成功結婚是兩個人的光榮,失敗則是女人單方面的羞恥?)

筆者覺得這些情況還是有可能存在的嘛!其中也會有不少善意的嘛……所以為什麼一定要抹黑「技術處女」、憎恨她們呢?

在筆者看來,就算是為了嬌羞地說一句「倫家還是處女」,也不能全怪女人欺騙,這裡面也有男人的錯。為什麼女人是處女男人就會更珍惜,不是了就掉一級?因為更貞潔?男人們要是都有這種想法,也無怪「技術處女」會介意處女膜的事,有需求就有市場,有市場潛規則,就有擦邊球。

況且,貞潔是要看婚後的表現,而不是婚前,假如婚前守貞,婚後不忠,又有什麼用呢?婚後是否會忠實,真的無法用婚前是否是處女來衡量;婚後是否忠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男人對女人如何,而不是女人婚前的經歷如何,因為多數女人是因愛而性的動物,而不像很多男人是因性而愛,可惜不少男人用男人的那一套去理解女人,他們不明白女人,所以弄丟了自己心愛的女人。

好比,不少男人為什麼看到「技術處女」說「倫家還是處女」會覺得噁心,是因為感受到了欺騙,但是,在一些「技術處女」的眼中看來,本沒有欺騙之意,而是自己明明喜歡性的感覺,卻還肯壓抑著強大的慾望和好奇心,只為在新婚之夜滿足老公的那一點點虛榮的征服欲,這,已經很對得起男人們了,反倒是男人太小氣。

就算不單單是為了滿足老公,聲稱自己是處女,也是為了被愛,而不是別的。不少男人會覺得,這是物化自己,拿自己的身體標價出售換取一份愛,可恥!但,如果在這個新婚丈夫面前,這份愛的確只能以這種卑微的、不正當的手段才能得以完整保全,大家不覺得有問題麼?這男人,娶的是自己愛的女人,還是一層膜呢?

那些「技術處女」,擔心男人娶的不是自己而是膜,這又是怎樣的一種悲哀呢?也許,出於無奈,「技術處女」認為只有這樣做才是最好的,也就是去欺騙。這份無奈,不只屬於她們,更屬於當下社會的兩性依舊未能完全平等的事實。

理由二:性就是髒的麼?沒有愛的性,就是不純潔的、就是髒的麼?


那大家讓炮友怎麼辦?

不該因為女人做了一些邊緣性行為,就說她們髒,如果這就算髒,那麼,婚前有性經歷的男人呢?筆者就不說那些性經歷豐富的,就說一些完成了邊緣性行為但沒完成性交的男人吧,為何沒人說他們是「技術處男」呢?說不定,還有人覺得這些男人能克制性慾,很棒呢!

……

筆者就不再往下說了。呵呵。

私以為,比較贊同性學家李銀河提出的性學三原則:自願、私密、成人。符合了這三條的性,都是正當的,別人無權說是髒的。

在筆者看來,髒的只有這些:

一個是違反性學三原則的所有事。比如違反自願原則的有欺騙、強迫等,違反私密原則的好比把對方的裸照到處發、在公共場合性接觸而不顧他人感受等等,違反成人原則的好比一個成年人徵得了性還未成熟的幼女的同意並與之性交等等。

另一個閒事管太多,干涉他人幸福的、過時的舊道德。

理由三:「技術處女」為了保護自己而保留處女膜,有時只是為了控制風險,並沒有傷害別人,這並沒有錯


每一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別人」,一個假想的「別人」,所以會介意別人怎麼看自己,也會對別人有看法。

那些感到有道德壓力而留著最後一層膜的「技術處女」,就是因為他們假象的那些「別人」都認為,婚前性行為是不好的,她認為這些「別人」佔大多數,並且假如她用掉了處女膜,就會譴責她,把她綁到輿論柱上,用唾沫做的石頭砸死。——不一定是想到了這個場景,石刑的場景只是做個比喻。

有的女人認為男人(別人)都是介意處女問題的,只是不說而已。所以才在新婚之夜欺騙新郎,要麼做技術處女,保留一張膜,要麼去補膜,要麼去淘寶買膜,要麼鍛煉陰道肌肉彈性,然後,假裝青澀緊張和疼痛。

有的女人認為男人(別人)都是「得手」了之後就不再珍惜的,只是嘴上愛給空頭支票,所以堅持要把膜留到結婚。否則就認為是男人心懷不軌,該分手了。

女人如此,其實男人也是一樣的:

如果一個男人認為婚前非處(別人)都是放蕩的,那麼,他一定不會娶非處,即使娶了,心裡也會有疙瘩,認為女人隨時會對他不忠。

如果一個男人認為女人(別人)在婚前保持童貞才是乾淨的,那麼,他一定不會娶非處,即使娶了,心裡也會有疙瘩,看不起女人,認為女人是下賤的。

如果一個男人認為女人的童貞是給男人的禮物(別人的想法),那麼娶了非處,非處沒給他這個禮物,那麼,非處就是欠她的,認為不值得對她太好。

如果一個男人認為,娶了非處,得到的幸福就比別人少,別人就會看不起他,他自然會格外介意處女問題。

有一個和女人什麼都做了,但惟獨不敢與之性交的男人,是因為不想娶她,但又怕與之性交,破壞了處女膜之後,別的男人(別人)會嫌棄她。所以才不與之性交,儘管女人自己是樂意的。

有時你會發現,之所以有這個假想的「別人」,是因為這樣的「別人」的確存在,為了保護自己而去控制風險,也沒有傷害別人,這並沒有錯,不能全賴到「技術處女」身上——有時,分明是男人有錯在先,或是男人的潛在想法引人入「罪」。

你說,你承認,確實有這樣的「別人」,但不認為有這麼多啊!其實,這些「別人」究竟有多少,其實誰也說不清楚,因為誰也沒有時間精力和權限去做這個調查,每個人只能根據身邊的人的情況來判斷,有時身邊幾個人的影響就蓋過了Ta所不認識的更多人的事實。所以每個人心中的「別人」有所不同也就在所難免了。

這真真是個概率問題,但卻因為不少人的心裡都有一個超級保守的「別人」,所以總有人(不光是家人朋友,甚至連陌生人都是)拿著自認為一定對的觀點——「社會還是很保守」這事兒來「好心提醒」現在的女人們,讓她們自己考慮。

也許真是好心,但事實究竟是不是這樣,誰知道呢。

現在的男人在性上又比以前無所顧忌得多,為了保全愛情和道德清白,在這兩面夾擊之下,為難的女人們選擇做「技術處女」也不足為奇了吧!

說到「別人」,因為敬畏「別人」和保護自己的,雖然可能好心辦壞事,但心卻是不全壞的,但如果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損人不利己的,就好比以下這個:

有的男人非要在婚前和女人做愛,就是因為擔心娶回家才發現不是非處女,因為他認為,現在的男人(別人1號)和女人(別人2號)發生婚前性行為的概率比以前大很多,很容易娶回一個非處,但自己仍想娶一個處女回家,為求保險只能這樣。還僥倖地想,反正,現在很多男人(別人3號)已經不介意非處了,非處(別人4號)也不見得因為成為非處,而要死要活了,所以自己這樣做也沒啥大罪過。

這就是令人髮指的惡了。

都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其實這個「令人髮指」男,也是有可憐之處的,可憐在缺乏安全感,以為只要問女人是不是處女,女人都不會說實話。

這個世界上不少的罪惡,都是因為假想別人對自己有敵意,才發起的主動防禦,但這樣的防禦,卻給世界帶來了更多的罪惡。

筆者的希望:

願相愛之人的世界裡,只有「彼此」,沒有「別人」。

不再把自己所猜想的「別人」直接套用在對方身上。

取而代之的是,有話就問,不再猜心。

彼此尊重,彼此信任,坦誠相愛。

做與不做,何時做,只聽從心中的愛,和對方的感受。

而不去管「別人」怎麼想。

別人做與不做,何時做,是「別人」自己的事。

保持尊重,不去摻和,不給別人的幸福添麻煩。

(感謝知乎、豆瓣的眾多網友給筆者帶來的靈感,就不在此一一提名了)

標籤:【技術處女】【處女】【處女情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