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佳偶還是怨偶,吵架3分鐘就能知道了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們是佳偶還是怨偶,吵架3分鐘就能知道了

2016年12月17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5 ℃ 次

冷眼旁觀別人努力理順他們的關係相當有樂趣,對我這個受過行為觀察訓練的人來說,全世界都是我的實驗室。我尤其喜愛觀察衝突中的配偶,這些年來,我多次偷偷(情有可原)目睹配偶之間吵架的互動場面,地點包括派對、小區活動、家庭聚會、咖啡店等等。儘管觀察配偶發生摩擦時的互動可能令人沮喪,不過從過程中,可以學到很多。

能否透過觀察配偶互動,預測其關係的走向?


關係是兩人之間動態的舞蹈,所有關係都免不了有衝突發生,爭吵的主題可能為了性、親戚、朋友、習慣、子女、金錢、開車等等。那麼我們能否透過觀察配偶互動,預測其關係將會順風順水,還是失敗收場?

□ 舊金山的一對夫婦

有一天,在舊金山的某家咖啡店,我注意到一對三十幾歲、專業人士打扮的夫妻,丈夫穿著一襲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妻子則穿深藍色襯衫配黑長褲。我走進擁擠的咖啡店時,他們兩人已經坐在桌旁講話,我很快就從其他顧客那邊獲悉這對伴侶的衝突點:妻子認為丈夫車子開得太快,危及她的安全。

她用很直接的口吻對丈夫說,冒險開快車嚇不著她,只會顯現他這個人多麼莽撞。丈夫的響應是責怪女方,假如不是她在家裡花太多時間打扮,他們就能早一點出門,交通時間自然比較寬裕。妻子回嘴罵他是白癡,臉上表情明顯帶著鄙視,音調中同樣挾著輕蔑,她指出丈夫也常常害他們出門遲到。這段對話持續了將近五分鐘後,丈夫閉嘴了,他拿起報紙,對依然喋喋不休的妻子不理不睬。

□ 普林斯頓一對夫婦

某個秋日,我在紐澤西州普林斯頓的一家咖啡店旁觀另一對伴侶吵架,他們和舊金山那對夫妻的行為恰好成對比。明亮的陽光從窗戶灑了進來,窗外秋天的樹葉慢慢轉紅,這對五十幾歲的夫妻看起來熱愛運動,從他們輕便的短褲、T恤打扮看來,像是剛剛做完運動。這對伴侶走進咖啡店以後,挑了我旁邊的座位坐下,然後開始討論天氣有多美好。可是過不了多久,對話轉到顯然令兩人都不開心的話題:怎樣湊錢送禮給家人朋友。

他們很快就從籌錢買禮物的話題,轉移到金錢這個一般問題上。丈夫怨歎妻子一直以來花太多錢買衣服,以至於碰到節慶禮物這種必要支出卻捉襟見肘。丈夫講這些話時,偶爾會笑一下,表示他瞭解外表對妻子來說很重要。對此妻子的反應溢於言表,她微微一笑,輕輕碰觸丈夫的肩膀,然後說她理解丈夫的憂慮,也坦承自己可能花太多錢買衣服了。

衝突溝通的前三分鐘就可預知接下來的對話走向


也許美國婚姻研究學者古特曼(John Gottman)最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他畢生致力研究關係與婚姻。有些在大眾媒體上頗有名聲的心理學家,完全靠軼聞證據來傳達個人觀點,古特曼不一樣,他是真正有本事的人物,有系統且鉅細靡遺的觀察數百對配偶,尋找暗露玄機的行為線索。有一次,他在接受訪問時指出:「馮·弗裡希(Von Frisch,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直接跑去蜂巢觀察蜜蜂舞姿,這才發現蜜蜂的語言。所以我們也要發掘人類的舞蹈。」

古特曼團隊仔細觀察配偶之間發生的微妙行為,而且分分秒秒都不放過,然後利用觀察所得,預測他們會是佳偶還是怨偶。古特曼採取典型的實驗室研究,要求受試配偶討論他們關係中的一個衝突點,例如金錢或性。研究人員將這些配偶的對話拍攝下來,並以設備監視他們的生理反應,例如心跳頻率。古特曼記錄受試配偶的行為,然後後續追蹤他們的婚姻是維持下去,還是終究以離婚收場。

我最喜歡的心理學發現之一就是來自古特曼的研究。根據這些配偶的互動,古特曼團隊能夠預測誰的關係(婚姻)能持久,誰又會走上分手(離婚)路,準確率高達九成。也許更令人側目的是,古特曼只憑觀察配偶討論衝突時的頭三分鐘互動,就能夠做出預測。對絕大多數配偶來說,衝突溝通的前三分鐘就可正確預知接下來的對話走向。因此,如果你看到一對男女從吵架一開始,就表現一副恨不得撕咬對方的樣子,臉上也出現負面表情,那麼他們接下來的對話大概也脫離不了這個模式。反觀比較平心靜氣對待衝突的配偶,接下來的對話也會繼續遵循這項戰術。

預測兩性關係的行為線索


古特曼和大多數執業的婚姻顧問不同,他累積大量數據,說明為何有些婚姻失敗,有些則安然持續。就拿前文所討論的舊金山和普林斯頓那兩對配偶來說,數據指向舊金山那一對的行為,恰好示範了預測離婚的許多行為線索。

■ 第一項指標是,妻子斷言丈夫開車的樣子證明他是個莽撞的人──這是明顯的人身攻擊。反觀普林斯頓那位先生所批評的是一項行為,也就是妻子太愛買昂貴的衣服。當配偶之一開始挑對方性格上的毛病,而不是某件值得斟酌的行為時,離婚的可能性就上升了。

■ 以情緒和語言表現輕蔑,特別容易腐蝕關係。舊金山那位妻子罵她的伴侶白癡,突然抿起嘴巴,只往上扯了扯一邊的嘴角,這個經典表情就是在傳達她的不屑。

■ 婚姻失和的另一項重要元素是防衛心態。舊金山那對夫妻身上很明顯有防衛行為,丈夫開始責備妻子出門前花太多時間打扮,才逼得他不得不開快車;他沒有接受妻子指控他開快車的論點,而是展開反擊,這種行為無異是讓他們的夫妻關係烏雲罩頂。反觀普林斯頓那對夫妻,他們的互動沒有顯出防衛心態,做妻子的聽完丈夫批評她浪費太多錢時,反應是笑一笑,摸摸丈夫的肩膀,表示聽進他的抱怨。

■ 婚姻不和諧還有另一項流露於外的行為線索,那就是築起高牆拒絕溝通。舊金山那個先生拿起報紙,不再理會配偶的牢騷,明顯是不願溝通。人的心跳每分鐘超過一百下時,心理上會開始築起高牆對外界不理不睬,藉此降低生理激發(physiological arousal),男性比女性更常出現這種情況。

後記:

博學多聞的英國遺傳學家弗朗西斯·高爾頓(Francis Galton),是我所崇拜的知識分子之一,他恰好是達爾文的表弟。高爾頓熱愛評量人類行為,相信我們可以把所有東西量化,從智商到演講聽眾覺得枯燥的程度,方法是計算對方打呵欠或發呆的次數。

我追隨高爾頓的精神,真的去計算配偶在正常對話過程中,洩露正面與負面用語、非言語線索的次數。雖然我沒有繼續追蹤這些配偶,看他們是否白頭到老,不過這項練習很有啟示作用,因為它能預測這些人未來的關係是否維繫得下去。(資料來源:《以貌取人,再也不會看錯人:柏克萊心理學家如何用科學觀相》;馬修·赫坦斯登著)

標籤:【衝突溝通】【吵架】【行為線索】【親密關係】【兩性關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