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愛毀於道德?道德可以殺人!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多少愛毀於道德?道德可以殺人!

2016年11月03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9 ℃ 次

也許半個世紀過去後,後人會這樣定義我們這個年代:這是一個出軌的年代。出軌和婚外性如此大規模地發生,它的氾濫是讓很多人至今都無法接受的。婚姻從未像今天如此強烈地被渴望著,也如此強烈地被質疑著。但我相信,再過十年乃至二十年,這股強迫性的結婚和強迫性的離婚的浪潮終將會過去,因為它的產生有其歷史原因和文化背景。

在出軌和婚外性的鬧劇中,我們會看到有趣的現象,挑揀完少部分中立客觀的觀點外,餘下的評論多是情緒非常捲入的,論點也非常集中:痛罵負心漢,心疼原配妻,圍攻惡小三。在這場全民大批判的過程中,我們能確定的就是一種感受:無力感。我們無論哀歎世風日下,還是痛恨男人劣根,是鄙視“三兒”們的洶湧席捲,甚至人肉詛咒,這些都無法解決這三個字。這三個字如果衍生為一句話,那就是:靠什麼,維繫、保持乃至發展、提升我們的愛?

中國人對待婚姻的態度:道德可以殺人!


在包公的年代,答案當然是倫理綱常,小名叫做責任。在他的那個年代,有兩種殺人行為是可以豁免的,一種是老子殺兒子;一種是老公殺姦夫淫婦,如果男人有了婚外情呢?用包公的狗頭鍘。陳世美就是這麼死的。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說陳世美和秦香蓮了,但他們的確代表中國人對待婚姻的態度,那就是道德可以殺人。心理學研究發現,人類的道德是分不同層次——

第一層道德就是對與錯,對應情緒是恐懼。現實中就是法律,我們只需要遵守,不需要問為什麼。很多人在婚姻中對犯錯有一種天然的恐懼,這種恐懼可以追溯到一個小孩子不小心把媽媽的戒指弄丟以後的恐懼感——天要塌,地要斜的恐懼。有的人在出軌以後,會恐懼到陽痿,恐懼到徹夜難眠,就是一種對於被懲罰的恐懼,其實這種恐懼和現實中實際要遭受的並無相關,只是因為它來自孩提時代的體驗,所以是非理性的瀕死感。

第二層道德是好與壞,對應的情緒是內疚和負罪感。這就不只涉及到你的行為是不是犯規,而且還要告訴你為什麼——你讓別人受傷害了,或者說,你讓弱者受傷害了——你是不能讓弱者受傷害的。我曾看到一個爸爸當眾打孩子,邊打邊說:“老子天天累得像狗一樣,回到家還要去家長會當孫子受氣,你為什麼不體諒體諒你爹辛苦?”這就是同時給孩子輸入兩個信息:你如果做錯了(以大人的標準),就要受懲罰,此其一;其二,你做錯了,不止要受到懲罰,而且還要作為容器接受爸爸我受到的老闆的氣,如果你拒絕接受,你就不是人。很多中國人都生活在內疚感裡,他們一生的任務就是不讓任何人因為他而受苦,如果稍微好一些就把名單縮小到親密關係中,但這樣就造成了一個後果,那就是他要麼將別人置於自己之上:寧可天下人負我,不可我負天下人;或者逼急了,反其道而行之: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將自己置於他人之上。

無論哪種行為,當事人都會沉浸在強烈的內疚感中,他們會有一種拯救者或者被拯救的情結,似乎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關涉到其他人的一生。很多人都會這麼勸說想死的人,你死了,你的父母怎麼辦?或者對離婚的人說,你離婚了,孩子怎麼辦?很多人都會說,為了孩子,為了父母,為了可憐的對方,為了所有可憐的人需要我照顧的人,我就忍了吧。這麼做也可以維繫情感,但代價是這個關係是苦澀的。因為任何人都無法反抗一個自然規律,那就是能量守恆定律,也就是說收支要平衡,餓要吃,渴要喝,沒有收穫,任何付出都難以為繼,只能以量充質,以次摻好。人的需要如同彈簧,如果過分壓抑,會有兩個後果,一個是遭到強烈反彈;一個是把彈簧壓成鐵絲——崩潰了。

我們這個社會中的大多數人都在這個層面上糾結。無論是出軌者還是被出軌者,其實都在動用同一個思維邏輯。出軌者的邏輯是試圖通過到外面喘口氣,然後讓自己可以更好地忍受讓人窒息的生活,而被出軌者則試圖忘記自己是會呼吸的,來更好地忍受讓人痛苦的生活。兩者的思想資源都是別人的感受大於自己的感受,甚至無法區分別人的感受和自己的感受。

在我們幼小的時候,我們的感受是由父母定義的,比如老人永遠都覺得孩子穿得太少,而爸爸總覺得孩子穿得太多,而孩子如果說我不想穿那麼多,或者我想穿那麼多的時候,父母加以否定:“不,你會覺得冷。”或“不,這麼熱的天……”如果我們的感受長期被父母的感受所覆蓋,我們就很難和父母分化,也就無法真正探索自己的冷熱。在情感中,我們會看到很多80後的離婚不是因為彼此,而是因為彼此的父母不對付,或者要維護自己的父母,當他們為父母而戰的時候,會比為自己而戰還要“狂野”。

分化意味著,我們可以區分什麼是父母的感受,什麼是我自己的感受,進而,我們需要分出層次,也要解決一個關鍵的問題:我到底是要為自己負責,還是要為別人負責?在中國,很多人都是為別人負責,而非為自己負責,大家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我無所謂,但我不能傷害我的父母,我的孩子,我的家人……沒有人想想,為什麼“我”是不重要的。

當一個媽媽不能為自己的感受負責的時候,她就會成為一個壓抑的毫無快樂的媽媽,雖然她履行媽媽的義務,但內心的另一個渴望——成為女人的願望,一直沒有得到實現,這個時候,她會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把對做女人的渴望壓抑掉,轉而通過親子關係得到補償;要麼是選擇讓自己所有的需要都封死,成為一個“橡皮人”,一旦沒有需要,也就沒有感受,沒有感受也就沒有痛苦,沒有痛苦,就可以將就過下去。

這樣的話,孩子就會發現兩個痛苦,一種是被媽媽太多的需要包裹的痛苦,他發現他必須成為媽媽空虛的填充,他必須要讓一個孤獨寂寞的媽媽開心,否則她就活不下去;一種是他會生活在一片沙漠之中,他必須努力到外面找水源,要麼拯救媽媽,要麼拯救自己。但無論如何,當我們用道德這樣的正能量詞彙的時候,就會否認人性中的恨、厭惡等等黑暗的情緒,比如一個媽媽會不會恨自己的孩子?一個孩子會不會恨自己的媽媽?在一個充滿道德仁義的家庭裡,這些情緒是不會被允許表達的。

於是一個非常意識形態的女人往往會找一個對意識形態充滿憤怒的男人,讓這個男人實現她壓抑的願望,同時闖禍了,又由這個男人來承擔。這就是我眼中的馬伊琍式的女人和文章這樣的男人的故事。也許他們根本不是這個故事的版本,但我想說的是他們已經成為我們眼中的符號,我們在這裡探討的是符號的意義。

道德屬於女人的世界,女人的世界是需要永恆的安全的穩定和堅持的,是崇尚奉獻的、包容的、支持的和安撫的,這些都在於我們符合道德的時候,一旦不符合道德,道德就會變成另外一個模樣:仇恨的、冷酷的、糾纏的和厭惡的……因為道德是有其邊界的,一旦超出邊界,就像是牛頓定律超出某個範圍就失去了功效一樣。而男性的道德是什麼?是追求冒險的、刺激的、探索的、興奮的,是崇尚自我、自主、自發、自尊的,是要有攻擊性和彈性的,是視野更寬廣的,更宏觀的,也是更深刻的。所以男性視角的道德是無常的、變化的和流動的。但它有一個核心,就是追求需求的多層次和多元的滿足。

當下的中國,女性視角的道德處於頂峰,所以男人往往要到婚後才開始追求自由和自我,中國的男人在文化中就缺乏一個上行通道,當一個男人在事業上發展到一定程度,他就開始產生了自我實現的願望,但往往他們缺乏一個足夠好的時空讓他們去探索,中國現在法治昌明,所以每天都有很多貪官出現,這些貪官在當初上任的時候,多是精力充沛,能力卓越的,但為什麼最後卻成為所謂的“道德敗壞”的典型?也許因為他們缺乏足夠的上升空間,所以就乾脆在情感層面不斷的叛逃。

>>>>>推薦閱讀:馬伊琍:有人總拿從未相信過的東西開玩笑

標籤:【出軌】【道德】【負罪感】【內疚】【恐懼】【無力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