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是可以寬恕的?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外遇,是可以寬恕的?

2016年09月16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43 ℃ 次

如果你的另一半欺騙你,或流露出拈花惹草的心態;如果你自己想有外遇,或者發覺自己特別想念另外一個人;如果你知道,或者懷疑你的家族有婚外情的遺傳;如果你發現自己一再和你不能完全擁有的情人有戀情;如果你不能忠實地去踐行一份愛情。該怎樣保衛自己的愛情和婚姻!

由於外遇現象的大量存在,它已經是人類婚姻的伴生物;而且“外遇”現象包含了十分複雜的社會-家庭-個人的心理內容,考慮到它的現實性,某些心理學家主張以寬恕的態度對待之,而不主張激化矛盾,加劇衝突。

外遇,真的可以寬恕嗎?

很多人覺得,外遇決不能寬恕。它對家庭帶來了如此之大的殺傷力,而且禍及下一代。“人無信則不立”,外遇者背叛了自己的婚姻誓言,使婚姻關係中的信任蕩然無存。因此,在我看來,感情上的背叛為一切背叛行為之首,不能因為它經常地、每日每時地發生,我們便可以寬恕它。如果你是一個正在忍受著被背叛的痛苦的不幸者,你能心平氣和地寬恕那個欺騙你的人嗎?當然,我相信,你可能比我來的偉大。你可能會對他所做的一切表示理解:人在年輕時的選擇不一定是最好的,那時我們不懂愛情,而真正懂了之後,也大多有了婚姻的束縛。可恰恰這時發生的愛情才是真的,所以婚外戀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就像毛主席說過的:錯誤總是難免的,改了就是好同志。如是,我真為天下移情別戀者高興,你們大膽地往前走吧,現在連半點後顧之憂也不復存在了。這樣倒好,天下太平啦,夫妻之間的一切戰爭都可以煙消雲散,連外遇都可以寬恕,那麼還有什麼過節不能原諒呢?

詩人雪萊曾經說過:“強制的愛情會凋萎;愛情實質的本身就是自由;愛情與服從、忌妒,或者恐懼是勢不兩立的”。如果我們說,性是一種需要,而愛是一種渴望,那麼,性的需要是容易得到滿足的,而愛的渴望則總是慾壑難填。愛神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它一刻也不會安分守己,它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在心靈的天空中任意翱翔,可以隨心所欲地在滿意的枝頭憩息。從這個意義上看,有婚姻便有外遇,要把愛情這只自由鳥關在婚姻的籠子裡,僅靠一張結婚證顯然是不夠的。記得古印度有一本書中是這樣談論愛情的最高級形式的:“人的吸引有三個來源:心靈、智慧和肉體。心靈吸引產生友誼,智慧吸引產生尊敬,肉體吸引產生情慾。這三種吸引的結合產生愛情”從這個角度看,婚外戀的產生似乎是一種必然,而且這種必然不僅僅是理論上的,而是客觀實在。

如果我們從廣義上來解釋情愛,那麼,這種愛就不會局限於固定的“這一個”,而應該是“這一類”。一個人決不會因為自己已婚,就失去了這種本能的戀愛情結。人時常會陷入對某個無血肉的人的理想化的想像。對一個有浪漫主義情調的男子來說,這就是想像中的女子半抽像形象。對於一個沉湎於幻想的女子來說,這就是在幻想中再現男子的固有特徵而賦予他理想和童話般夢境的光輪。

然而,並非世間的林中小路,都有戀人的身影;並非世間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海枯石爛的傳說;並非世間的傳人,都詠吟著愛的頌歌……說不清是不是愛,我們都在默默相待;道不明心底的感覺,容不得別人對你的青睞;只是我們在一起,用不著多說一個愛。

生命的歷程中,由於這樣那樣的陰差陽錯,最適合於自己的那一個總是擦肩而過。驀然回首,想急起直追,可雙腳已戴上了沉重的鐵鐐。人生中有多少無奈,愛情便是最大的無奈。或許,有一天早上,她與你相對而笑,那積壓已久的慾望就會把一切枷鎖打開,即便這注定是悲劇的誕生,又有何妨?正如叔本華所說:“通常,強烈的情緒尚可壓抑得住,但在某種特殊情況下,激烈的衝動足以凌駕於其他一切的客觀環境,排斥一切的顧慮,以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和忍耐,打破所有障礙。甚至毫不遲疑地以生命為賭注,來達到滿足自己的慾望,如果不能遂此目的,則以身殉之。”你相信世間有這種愛的力量嗎?我對此深信不疑,就同我深信不疑她通常出現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以一種錯誤的方式一樣,這便是外遇。

標籤:【寬恕】【婚姻制度】【心理】【婚外情】【家庭】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