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對他死心了?用「放下」代替「心死」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已經對他死心了?用「放下」代替「心死」

2016年08月11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84 ℃ 次

“我已經對他死心了。”你一邊折衣服一邊說。

“乖女兒,很多事情要漸漸學會放下。”母親一邊說,一邊幫你把烘好的衣服拿來,窗外寒冷的空氣像是嘲笑著你的傻氣,夾著絲絲細雨扎入你的心。

“已經有一根針在這裡了,就算拔出來,也還有一個洞。”母親要你放下,看開,但是她卻沒有教你怎麼將心境從“死心”轉到“放下”。

負面的心理感受,怎麼就冒出來了呢?


前陣子討論George Kelly的構念論時,主要是在談“事件結果”和“信念或預期”不符的時候,會產生的負面心理感受。

當我們預期一件事情會往A發生的時候,很不幸地往B發生了,我們會感受到焦慮或失望的情緒,為什麼呢?因為人類一個基本需求是想要“正確認識這個世界”,事件結果與預期不符,表示我們先前錯誤地認識了這個世界。“原來我之前以為的是錯的啊!”,所以我們會覺著不舒服。不過這裡存在兩個問題,似乎需要仔細思考一下:

□ 每次結果和信念或預期不符,我們都會難過嗎?

□ 若真是如此,這難過的原因只是因為我們想要“正確認識這個世界”這個動機嗎?

針對第一個問題,我想舉兩個例子讓大家思考:

a. 雖然你跟未婚妻說房子的事情她決定就好,但你想撐過新婚這段時間,先住普通一點的房子,多賺一點錢之後再來買好一點的房子,這件事情你們之前聊過很多次,你也相信她跟你站在同一陣線。但最後她受到某房屋廣告的影響,買了一間有嬰兒房的大房子。一開始你很難過,因為你無法理解為什麼她這麼做,後來跟她溝通後,你發現她這麼做是因為她一直很想有個孩子,有個讓孩子快樂長大的空間,雖然你諒解了她為什麼這樣做,心中還是不免有一些疙瘩。日後,你已經知道原來相對於金錢,她更care小孩。

b. 一直以來你都用某種公式解這類數學題,但今天補完習後你才發現每題這樣解都錯,你感到有些挫折,因為過去你用的這個公式都是錯的。不過因為帥氣酷炫的小花老師教你正確的解法,你已經可以順利地解對這些問題,心想“原來如此啊!”,心情好多了。日後,你已經知道原來這類數學題要這樣解。

在兩個例子中,當事人都經歷三階段的認知歷程:

第一階段:結果與預期不符,感到挫折或失望。(此時情緒已經產生)

第二階段:透過sociality corollary瞭解他人的認知世界,認識他人的構念系統,及系統的運作(此時會降低負向的情緒)

第三階段:透過modulation corollary將構念做調整,知道日後要如何反應。

不過這兩件事情其實很不一樣。在兩事件都落幕後,a.例中你還是覺得不是很舒服,但在b.例中你其實感受到比較多的正向感覺,是為什麼呢?

根據Kelly的解釋,可能是因為你對“金錢”或者是“立業再成家”構念的“可滲透性”較低,而“數學公式”的可滲透性較高。也就是說,就算你知道對方怎麼想,或者也清楚他這樣想是很合理的,也不見得可以接受。相較於“數學公式”的構念,“金錢”或是“立業再成家”的構念更難以改變。

再根據Rogers對於不一致的論述,因為a例中你的構念改變仍然有限,所以你還是感受到一些不一致,所以還是會有些疙瘩或難受。在b例中,因為你的構念已經“完全”改變了,所以下次再遇到類似的事情,你會以新的預期面對之(應該用新的公式來解),不會感受到不一致,自然不會再有負面情緒。

那麼究竟是“什麼東西”在不一致呢?一種可能是因為,原先你的基本預期是“老婆應該是跟我站在同一邊的”,殊不知她做出與你預期相反的事情。Kelly的解釋是,因為你錯誤地知覺了對方的行為所以覺得難過,不過還有別的可能:

□ 因為你感受到她與你價值觀不相似,原先你對兩人婚姻價值觀的建構是放在相似極,現在卻必須改變放在相異極,這樣的不相似感讓你覺得威脅,讓你覺得跟她之間有些距離,你們不再是“一起”,而是“分開”。

□ 不一致的感覺是指“自我概念”的不一致,原先你視伴侶為自己的一部分,把你和伴侶看成一個“總和體”。你預期對方應該會跟你做類似的決定,不過事實卻相反,也就是一部分的你,和另一部分的你不一致。可以想像你的手不聽使喚嗎?如中風的人,想舉起右手,但是右手卻動也不動,那種感覺是很令人沮喪的。

合而言之,因為“關係”是你重視的面向,是比較不可滲透的構念,當其中發生不一致的時候你會很難過,需要花更多心思去調適;但是數學不是如此,所以同樣發生不一致,你卻只需要很小的調適,就能回復到原先的情緒。

如果談到這就結束,總覺得還少些什麼。

標籤:【放下】【死心】【溝通】【心理感受】【焦慮依戀者】【安全依戀者】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