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氣為什麼有用?兩性關係中情緒的秘密!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生氣為什麼有用?兩性關係中情緒的秘密!

2016年07月30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20 ℃ 次

時序進入初冬。街上的行人紛紛搭上薄外套,不時隨著偶來的陣風瑟縮著身子。磚道上落葉紛紛,以一種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方式伴著風撩刮著我的耳膜。他就站在我面前,心卻離我好遠。

“你到底還想怎樣?”他雙手還抱著胸,臉向著別處。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心情跟我討論,但以過往的經驗來說,這不會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只是覺得,電動好像比我還重要。”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是他在洗澡也會坐在馬桶上哄我睡覺,為什麼現在變成是我好煩了?但我始終沒有說出口,因為我知道一說出來,又會落入誰比較愛誰的爭吵模式中。“那可不可以,之後空出來一段時間聊天,聊完你再去玩?”

“呵,講不聽耶!要跟你說幾次,下副本的時間又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公會裡這麼多人,難道每個人都要等我,不對,是等我跟我的女朋友講完電話嗎?要嘛就早一點打,不然就不要打。”說著就把摩托車的腳架踢起來,準備離開。“早知道接了你還要煩,我就乾脆不接了,還不用被隊友罵。”這是他發動機車之後,駛離我面前丟下的最後一句話。

當下我幾乎想就跟他分手算了。但幾天後我卻發現自己不自主地早早打給他,還草草掛電話。我不敢講太久,因為又怕他生氣;我變得好討厭自己,也不知道這樣充滿恐懼的電話又有何意義……只好祈禱有一天他心情好能陪我多講一點,並一邊懊悔自己的犯賤。

生氣有時候對我們來說也是挺有用的


多年來,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如果說忍讓、修養、寬恕、原諒是華人特有的美德,那為什麼每次我的犧牲奉獻都搞得自己像是委屈求全?如果說人際關係應該以和為貴,那為什麼先哭先鬧先生氣的人,最後總是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事實上,哭跟生氣這兩項武器作用的對象可能有所不同。在仔細說明之前,讓我們先看看一位正妹朋友跟我分享的猴子實驗。

“我之前看到一個日本的心理學實驗,研究者戴上面具混進猴子群堆,試圖爭奪其他猴子手中的食物。這些研究者分別戴上生氣、笑臉、與哭臉的面具。結果戴著生氣與笑臉面具的人遭到其他猴子的攻擊,但當猴子面對哭臉面具研究者時,態度明顯地溫和許多。日本的心理學家解釋,當動物與人在吵架的時候,讓人生氣的原因在於對方不瞭解自己的感受,所以當猴子表達‘不准搶我的東西吃!’的憤怒時,如果實驗者表現出生氣或高興,猴子會非常生氣,心想:‘好啊,你完全不在乎我嘛!’;但是當實驗者呈現難過或沮喪的時候,猴子雖然對於被搶奪食物感到生氣,卻因為對方帶著愧疚的哭臉,而覺得‘好吧,既然你瞭解我的感受而感到自責就好!’”

但跟猴子不一樣的是,生氣有時候對我們來說也是挺有用的。

生氣的老闆往往可以獲得聽話賣力的員工,甩論文的教授經常可以換來更用功的研究生,而當你深愛的他轉身離開,一心想維繫關係的你,只好低聲下氣地衝上去拉住他——不論原先做錯的是誰,也不論他是否“真的”在生氣。於是,員工總是一邊抱怨老闆卻又一邊唯唯諾諾,研究生總是一邊扎草人卻又不敢吭聲,而在感情裡弱勢的那一個人,每次吵架之前就知道結果可能又一樣,每次對方看到對方生氣哭泣時,就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原諒,但卻又一次一次地退讓,一次一次地讓自己傷心絕望。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真正重視關係的人,卻要背負最多的傷痕?這個問題,可能要從衝突與壓力的本質看起。

我真的沒有在生氣


其實面臨任何問題的時候,我們通常有兩種處理方式:以情緒為焦點和以問題為焦點。只是這兩種方式使用的時機有些不同:一般來說,當我們有能力處理的時候(比方說一個男生很優秀很像布萊德彼特,你想認識他),你就會開始思考要怎麼去進行這件事情;當我們發現事情超乎我們所能控制的時候(比方說對方劈腿),或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我們只好處理情緒(大吃朱古力、找朋友聊聊、或上FB去PO文發洩等等)。當然,還有另一種方式是逃避(睡覺、玩電動、或做別的事情)。

你發現了嗎?其實很多人際問題至少有一半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尤其是進行溝通的另一方,是你的重要他人或合作夥伴的時候。這時候處理情緒就顯得重要很多了。可是我們並不是每一次都聰明得知道,要先處理情緒的部分。當一個情緒發生的時候,雖然對方很明顯地可以從我們的表情讀出情緒,但弔詭的是我們自己的大腦本身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究竟是什麼”。

比方說,你會面目猙獰地跟對方說:“我沒有在生氣”。這句話可能有一半是對的,因為情緒是相當複雜的,你的表情和行為可能同時是生氣,焦躁,羞愧,委屈等多種情緒的復合體。情緒產生的時候,我們需要兩個步驟去處理情緒:(1)察覺——知道自己產生什麼情緒(比方說我在“沮喪”嗎?)(2)處理——以及我應該如何去面對處理這個情緒(比如我該寫日記還是逛街?)。

平均而言,有的人很能“察覺”自己的情緒(例如多年打坐的高僧,或常常能用心感受身邊細微事物流變的人);各方面的研究與生理證據也顯示,男生跟女生處理負面情緒的方式也顯著地不同,女生通常要花更多的“心力”處理情緒,而且更擅長用正向情緒來壓過負面情緒,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女生分手後(不論甩人還是被甩)都會去大血拼。

你可能常常看到書上這樣說


那麼衝突發生的時候我們都怎麼辦呢?以情侶或夫妻衝突為例,早期Rusbult等人利用群聚分析區分出兩個向度,一個是建設性與破壞性,另一個是主動與被動,這兩個向度切割出四種不同的反應模式,分別是破壞性被動的離開、建設性主動的表達、建設性被動的忠誠和破壞性被動的忽略。

這四種因應方式中,又以建設性主動的表達最能有效維持關係。破壞性被動的離開傷害關係最深,個體採用此因應方式時,只關注到自己受到的傷害、自己的委曲、對關係感到失望並相信對方是難以改變的。

就工商或政治領域的談判來說,當雙方的意見相左,一個協商或溝通可能有幾種進行的方式(可能有許多不同的變形,但可能跟這個模型大同小異):包括(1)同時顧慮自己目標與關係的“整合與妥協”、(2)較注重關係維持的“謙讓順應”、(3)較注重自身目標的“支配主導”與(4)既不肯定自己,又未顧及伴侶感受的“逃避”。

國內學者張妤玥與陸洛就曾改編國外企業界的量表進行了一個研究,發現衝突發生時積極而主動地處理、面對與溝通,將有助於關係的維持;反之,消極被動地不處理、逃避或忽略,甚或只關心到自己的需求,支配而壓倒性地處理問題,將有害於關係。

標籤:【爭吵】【哭泣】【處理情緒】【愛情】【兩性關係】【鏡像神經元】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