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戀人,尋找一種紅粉知己的可能!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未戀人,尋找一種紅粉知己的可能!

2016年07月04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5 ℃ 次

他蹲在坡地上喝一口啤酒,悠悠地看著前方摩天輪所散發出來的綠色的光。這裡是內湖一處秘密的小山丘,從這裡可以飽覽都市的夜景。我還記得第一次他帶我來的時候,我望著滿地星點,吃驚地發愣了好一段時間。說話間,不知道是哪群年輕人在一邊烤肉、一邊放煙火。我們兩個盯著煙火,默默地不說話,很久、很久。看著絢麗的火花,我想起好多事情。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相當好的朋友。我們曾經無數次像這樣一起並肩看煙火、一起躺下數星星、一起在寒冷的夜裡瑟縮著身子吃火鍋、一起在炙熱的夏天躲在冷氣房吃棒冰。我們這麼要好,在朋友之間也被傳過許多次緋聞,卻從來沒有打算過在一起。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總是缺少一些難以言喻的什麼。我只知道,他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

不斷變動的怦然心動


研究人際關係以來的這段時間,我們發現大多的研究都關注在伴侶關係上面。舉例來說,一本期刊十篇文章中,大約只有2~3篇是談家庭、親子、或朋友。有趣的是,在這些文章裡面,有一種關係簡直像是禁斷的咒語一般非常少被提及,那就是“紅粉知己”。這些紅粉知己與一般的親密愛人,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我跟他這麼好,好到甚至有些話我只跟他說,而不跟我男人說,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成為伴侶”?羅伯特·富爾曼會告訴你,那是因為我們對伴侶和紅粉知己的“期待”不同——我們對伴侶的要求更高。

美國德州大學的羅伯特·富爾曼幾年前曾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將人們對於重要他人的需求區分為“情感親密”、“社會陪伴”與“正向呈現”。結果發現,不論男女,對於伴侶的各項要求總是高於同性與異性朋友——我們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分擔自己的情緒、聽見自己的聲音、願意分享自己的生活、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見面時總是開心快樂的——雖然他們常常做不到。

可是,羅伯特的研究並沒有戳中我們的點。我們發現,生命中有些特別的異性,跟另一半幾乎沒什麼差別。我們在難過的時候一樣會尋求他的呼呼安慰、一樣希望他能陪自己多一點時間、一樣希望他能對我們好一些。

發現沒?光是分享生活無法讓彼此有“想交往”的念頭,更重要的是“特別的吸引力”——我們所追尋的,不過是一種沒有預警的怦然心動。不過,怦然心動究竟是什麼呢?北卡羅萊納大學的海蒂·瑞德的研究將吸引力切分成幾個向度,或許讓這件事情比較好理解一點:

■客觀吸引力與主觀吸引力:你可能覺得TA長得還不錯,也有許多追求者,但並非你的菜,那麼TA對你來說就是只具有“客觀吸引力”而沒有“主觀吸引力”的紅粉知己。

■浪漫吸引力:你會希望TA成為你的男/女朋友。

■友伴吸引力:你覺得TA是個很棒、值得交朋友的人。

海蒂最主要的發現是,我們對身邊的他所懷抱的“感覺”,其實是會隨著時間漸漸改變的。你可能一開始並不覺得他帥,但共事一段時間之後,卻開始覺得他長得也不錯;你可能原先覺得跟他有機會在一起,但看到他對感情玩世不恭的態度之後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也就是說,我們彼此的吸引力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有一天你可能會愛上“曾經你覺得當朋友就好”的人。

不可觸及也無法迴避的話題


是喜歡,還是愛?可是,喜歡和愛還是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獨佔性”。好朋友不會佔據你的思緒,你也不會想要獨享他。他可以是你最要好的朋友,也可以同時是很多人的朋友——但你不會將你的伴侶分享給其他人“使用”。就像富爾曼所說的,我們會期待伴侶在各方面都“全力付出”,但對於朋友的要求並不太高——如果你希望他能陪你,那你對他多少有些好感;但如果你希望他“只屬於你”,並且經常就會想到他,那你大概是戀愛了。

另一個巨大、又容易被忽略的差異是:我們會跟好朋友、紅粉知己分享自己對於戀愛的感覺、和前任男/女友的情傷,但我們反而很少跟伴侶談到戀愛相關的事情。多項心理學研究都指出一個詭異的結果:“感情”在男女朋友間反而是一種禁忌話題——我們彼此相愛卻不“談”戀愛。因為當我們討論到別人的男朋友是如何體貼、提到自己曾經多愛前女友、談論彼此之間對於這段關係的感受時,總擔心這些話題會威脅到兩人的關係。

換句話說,如果你是他的紅粉知己,每當他跟女朋友有所爭吵,你總能扮演安撫他、陪伴他的角色;但當你真的跟他在一起之後,兩人之間相處時產生的問題,又會去找“下一個”紅粉知己來討論、尋求建議。感情裡的許多事情,總是重複這樣矛盾的循環。

標籤:【怦然心動】【紅粉知己】【吸引力】【異性朋友】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