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或許只是階梯,真正的目的是在一起!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友情或許只是階梯,真正的目的是在一起!

2016年06月29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80 ℃ 次

記憶裡的莫干山幾乎不曾放晴。陰雨綿綿略帶著繾綣的灰色迷濛,一直是我的冬日印象。“我的鞋底都是水耶。你看你那把傘,果然是一把自私的雨傘。”我腳下那雙號稱全部都是星星的鞋子,看樣子已經變成全部都是黏膩的水和雨漬。

“我的也是啊!而且我這件修身韓板襯衫也都濕透了。噢,姑娘,您瞧瞧這透明的程度,完全可以飽覽我青春的肉體與結實的胸肌。這次先算你免費,下次就要收錢啦!”他用一如以往的打鬧語氣說著,這張油嘴不知道欺騙了多少良家婦女。一邊拌嘴,我們一邊走向山邊的蔣介石官邸。

這樣看似愛情小說式的開頭,卻缺乏一個動人的結尾。而我終究不知道,自己該對這樣的結尾,負起多少責任。

一開始,我以為在結束前一段感情之後,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再開啟一段新的感情。當初是如此竭盡心力地愛一個人,好像要把下輩子的靈魂一起刨出來去愛的那種,於是身體變得像空殼子一樣。或者至少,油腔滑調的他不可能是我喜歡的那一種類型。可隨著認識的時間長了,如此堅強的決心似乎也產生了一些不確定。他的孩子氣,有時候也讓人感到挺窩心。

我們一直習慣不太花時間說話,靜靜的是我們的相處模式。“在別人面前我總是需要武裝自己,讓自己很搞笑,很幽默。好像藉由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是存在的一樣。幸好,在你面前我不用這麼累。”七月我們一起去看海時,他這樣跟我說。那次我們花了將近兩個小時,幾乎是什麼也沒做地站在金山海灘邊,看著海上遠方的看似幾乎不會移動的貨船。

回程的火車上,車廂穿過外圍的黑暗,他突然停止玩弄手中的iPhone,抬起頭來打破沉默。“喂,小P他們都在那邊起哄說我們很曖昧,你覺著呢?”他說。“那是開玩笑的吧。”我說。一邊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卻感覺這話語本身並不是我說出來的。只是在某種機緣與巧合下,透過我的嘴順勢地流瀉出來似的。

“是啊,怎麼可能。我們是好朋友啊!”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胸口的某一處不明的地方像是被檸檬汁滴到一般酸。直到很後來,傻傻的我才知道原來他問的那句話還有別的意思。而且,那時的我也有別的意思,但這樣的領悟,似乎已太遲。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似乎沒那麼簡單!


憨人都知道生命的價值不在於它的長度,而在於它的寬度。我們也知道一段感情的意義,不在於它的廣度,而在於它的深度。但很少有人知道,這感情的庭院究竟要深深深至幾許,才能累積跨出下一步的勇氣。

畢竟,並不是所有的沙漠都能尋獲解渴的綠洲。並不是每次的無心插柳,都能天雷勾動地火,成為愛情的源頭。有時候,對方只會一杯奶茶或柳橙汁,來表達她感激不盡又能力有限的謝意。所以我們變得戰戰兢兢,步步為營。害怕向前一步會粉身碎骨,又擔憂等待後退會讓自己委屈痛苦。

表白所冒的最大風險,並不是說破後慘遭拒絕;而是擔心會因此喪失了原先親密的感覺,彼此變得尷尬、難堪、充滿忌諱。因此我們嘗試用一些隱晦的方式去探索那若隱若現的朋友界限,有時候反而模糊了自己的感覺,也喪失了某些機會。

□ 究竟,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確定彼此的關係究竟進展到什麼地步?

□ 如何確定自己對他,究竟是淺淺的喜歡還是深深的愛?

□ 又該如何知道,對方是否跟自己懷有同樣的感覺與期待?

□ 而我是否該相信,他口中所謂的“普通朋友”?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想首先必須解決的仍然是那個古老的問題:男女之間真的有純友誼嗎?雖然過去讀到的一些文章常常充滿不確定性;社會心理學的研究也總是不小心(?)把簡單的問題變得更為複雜;種種愛情的論述更是喜歡在各種模糊上添加高斯模糊;但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基本上是肯定的。

大量發展心理學的研究明確地顯示,我們打從小P孩及青少年時代,就天殺地在結交異性朋友。或者說,沒有異性朋友的人,反而可能會感覺到一些心理上的壓力,甚或產生認同上的危機。畢竟,我們總是需要和別人比較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裡,透過認識與結交異性朋友,我們逐漸地學會從不同的角度檢視自己,學會男女的思考是多麼的不同,並試著在這些不同之中,找到兩性都能夠接受的平衡點。所以異性之間是存在友誼的。完畢。

發現了嗎?我這裡巧奪天工(?)地偷走了一個字。是的,問題的關鍵在於“純”這個字。就像所有寫著“純”的按摩店都給人另一種遐想一樣,異性間的“純”友誼也常常難以取信於大家。

我以前其實也相信男女之間真的有純友誼的,真的。可是在幾次經驗下來,我發現許多男生接近我其實都是有企圖的,或者說,他們不是‘只’想當朋友。久了以後,我變得比較小心謹慎……唉,我猜會不會和外貌或吸引力有關?有鑒於此,身為一個實事求是、追本溯源、打破砂鍋的研究者,我當然不可能滿足於猜測,於是認真地去查了數據。遺憾地是,這個問題果然不是把腳毛貼上來就能瞭解的。

■ 首先,如同先前所說,那些年我們對異性的認識與交往,不論是普通朋友或男女朋友,不論是打掃時的打鬧、課桌椅間的粉筆線、男孩襯衫上的原子筆墨跡、女孩背上被頑皮彈傷的瘀青,著實都穩固了我們的自我概念。

■ 再者,雖然大部分的女生都有至少一位的異性親密朋友,但“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有異性朋友。根據Rose的研究,73%的女生、100%男生認為自己有“至少一位”異性密友。

■ 最後,幾乎所有的研究都顯示,異性“純友誼”的確對兩性來說是一種挑戰,而這種挑戰對於男生來說將更為艱難——尤其是在性吸引力上。

事實上,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把友情當階梯,真正的目的是在一起。對女生來說,異性朋友最重要的功能是陪伴一起吃飯或受到保護。看到這裡你可能會竊自下一個結論:“看來男人果然都是色胚。”

雖然我實在無法為男性的精蟲充腦反駁,畢竟進化論總是強大地幾乎可以解釋所有的事情,卻常常無法提出改變的建議。不過有一點需要澄清的是:不論是同性的朋友或異性的朋友都提供給我們信賴、忠誠與支持,只是有些人比較偏好和異性當朋友,有些人比較習慣和同性當朋友。

標籤:【普通朋友】【男女朋友】【友情】【在一起】【親密關係】【承諾】【純友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