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若是場遊戲,也只有認真玩的人才會贏!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愛情若是場遊戲,也只有認真玩的人才會贏!

2016年06月16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6 ℃ 次

人自古被分成二類:一曰君子,一曰小人。二者涇渭分明。君子動口,小人動手;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言於義,小人言於利;君子求諸它,小人求諸人;君子成人之美,小人成人之惡;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這是中國人的分法,“樸素唯物主義觀點”。說“唯物”,因著眼點皆在於日常言行;說“樸素”,因著眼點僅限於日常言行。

且聽外國人的高論:小孩生下來,他的吃、穿、享用,都是由社會賒賬。所以小孩長大,自然欠一筆賬,國家自然要開一張賬單給他。小孩既長成工人,就得掙得一筆基金,一面還他幼年的賬,一面留為日後告退養老之費。如果成年人在世所做工作,只能付賬,他便是一位小人(common fellon),如果他能超過這個標準,還賬之外,尚有建樹造益於人世,他便是一位君子(gentleman)。

為什麼在寫愛情觀之前先論及君子與小人呢?只因愛情觀也有君子與小人之別。這兩者的區別在哪呢?在於“認真”二字。而我在這裡要論及的正是所謂君子的愛情觀,別無其他。

愛情若是場遊戲,也只有認真玩的人才會贏!


愛情觀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由於受不同的經濟條件,社會制度,及思想文化狀態的影響和制約,有著不同的內容,並且隨著社會發展而不斷發展和變化。且撇開群體不論,就單個人來說,愛情觀也有一個逐漸發展、豐滿的過程。

記得是三年級,我被夥伴們逼著說出喜歡班上的哪個女生,即便沒有喜歡的也要找一個女生去喜歡著。那年歲,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喜歡學習成績比自己好的女生。

再年長一點,偷偷地喜歡上一個低年級的女生,不過這次不再是因為她學習好。即便有別的女生給自己寫紙條,但眼裡只有暗戀著的那個女生。那時候,愛是我一個人的事兒;很多年後我發現,愛其實就是一個人的事兒,與她人無關!

慢慢地,發現單相思是沒有出路的。這時學會:愛痛了,無藥可救,除非大病一場!很多年後,這療傷之法仍然見效。

這時候也開始去思考,為什麼要戀愛呢?我想,之所以戀愛,並不是為了獻身給另一個人,也不是為了和另一個人一起生兒育女,而是為了對愛進行思考。就如同,之所以喝咖啡,並不是為瞭解渴,也不是為了點綴生活,而是為了醞釀情緒,在香氣瀰漫中思考。

待到大學畢業,工作了,掙錢了,也開始約會了!

這一年,曾找公交車鄰座的一個女孩索要了手機號碼。她是我喜歡的姑娘。那時我住在北京北郊,為了見這個姑娘,我每天下了班從順義乘2個小時的公交車去西單,吃個飯,逛逛街,掐準時間趕末班車回家。這一年,我明白,我一生也許會愛上很多人,但每一次都要很認真,很認真。我相信,愛情若是場遊戲,也只有認真玩的人才有可能贏。

那些年,我們愛過而又失去的人

那些年,我們愛過而又失去的人


我希求一個物件,我知道它的價值,我清楚我離它還有多遠。對這個物件的渴求只會催我奮進,斷然不會帶給我痛苦。但迷戀一女子,那就比較麻煩了。我總以為我離她僅咫尺之遙,為了信念我不斷地努力著,還天真地以為我在一點一點地接近目標。偶然失意,便開始後悔,後悔努力不夠,或許再努力一點就功德圓滿了。事過境遷還在無休止地自責,自責當初不該輕言放棄,以致一時的失意釀成終身的遺憾。意志開始慢慢地消沉,憤世嫉俗,最終陷入絕望。遂而要死要活的心都有了,怎不痛苦?

這些年,對愛過而又失去的女人,我是否還愛你,我也不知道。經常和人們議論愛情,對它我還只能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如果愛情只意味著思念,只是想念你,心靈中只有你,那麼我寧願把愛情全部都忘記!如果意味著佔有你的一切,或是以上帝恩賜的方式把愛情施捨給你,那麼我在天,你在地,對我頂禮膜拜,還有什麼意義?如果意味著犧牲性命、前途,只是為了說一句“我愛你”,愛人啊,即便我愛著你,也不得不提個問題:“愛情難道就是這個含義?”

每一種超越愛情的純現象學面向的陳述,都將使自己遭受到批評。即使一分一秒,我也不敢存有愛情可以最終得到解釋的幻想。即便是最佳的闡釋嘗試,也不過是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將愛情轉換成另一種隱喻語言而已。我唯一可以做的,是繼續做愛情的夢,賦予它我想要的裝束!

這些年,雖也做過些愚蠢而又幼稚的事情,但自我批評太容易毒害我們的天真,這個最寶貴的財富,或者說天賦,是任何一個有創造力的人所不可或缺的。都過去了事,自我批評就不必了吧,你們覺得呢?

標籤:【愛情觀】【結婚】【認真】【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