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生約會,男人就會變笨?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跟女生約會,男人就會變笨?

2016年06月03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3 ℃ 次

電影和電視節目中經常上演著一個男人試圖與一位美麗的女孩交往卻失敗連連。在很多狀況下,這些追求女人的男人總是落得一個愚蠢的下場,儘管他盡最大的努力想要給別人留下好印象。乍看之下似乎是他的腦袋變得不靈光,但根據新的發現來看並不是這麼回事。

科學家開始嘗試著探究當男性跟女性接觸之前與之後所發生的認知障礙。根據2009年的研究發現當男性跟一位有吸引力的女性接觸後,他們的知能表現就會降低。而最近的一項研究更暗示這種男性的認知障礙甚至會發生在他們預期能夠跟一位不認識的女孩約會的狀況之下。

桑妮?納茨與她在荷蘭奈美恩大學的同事們以大學生為對象,對他們進行了兩項實驗。首先,研究人員讓受試學生完成了史楚普測驗以作為認知表現的基準值。該測驗是在1935年由心理學家約翰?萊利?史楚普所設計,是一種常用的方法來評估我們處理相互干擾的訊息來源之認知能力。這項測驗包含給予受試者一連串描述顏色的單字,而且以不同顏色的墨水列印出來。舉例來說,單字“藍”是用綠色的墨水印出來,而“紅”用的卻是藍色的墨水。受試者會被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讀出每個單字的墨水印刷顏色。這個測驗之所以需要依靠認知能力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會不禁先讀出字本身的意思(即單字表示之顏色)而不是墨水的顏色。當人們精神不集中的時候,他們完成測驗的速度會變慢。

完成史楚普測驗的受試者會被要求去做另一項毫不相關的任務。他們需要在網路視訊鏡頭前大聲地讀出一連串的荷蘭單字。而實驗人員會告訴他們在進行“唇語朗讀”任務中,會有人透過視訊監督他們。這些監督人員均以常見的男性或女性的化名告知受試者。學生們被引導相信會有人看著他們,但他們不能與監督人員進行互動,既沒有照片,也沒有任何能夠證明監督者的身份資訊,受試學生們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名字。結束唇語朗讀任務後,受試學生需要再進行一次史楚普測驗。女性第二次的史楚普測驗結果與第一次並沒有差異,監督者的性別對他們沒有影響。但是那些覺得對方是女性的男學生們在第二次的史楚普測驗表現相對於第一次就變差了。可見這種認知障礙即使當男生都沒有跟女性監督者互動之下也會發生。

認知障礙 男性 大腦

而第二項實驗中,納茨與她的同事再次讓每位受試者先完成一次史楚普測驗作為開始。接著讓受試者以為他們很快就要再做跟前一項實驗相同的唇語朗讀任務。半數的受試者被告知有一位男性會監督他們,另一半則被告知是由一位女性來監督。實際上,受試者並沒有再做一次唇語朗讀任務。反而是在被告知有監督者的訊息之後,受試者就緊接著進行第二次的史楚普測驗來檢測他們當下的認知能力之表現水準。

同樣的,女學生無論是在男性或女性的關注之下,前後的測驗結果都沒有差異。但是那些被告知是由女性來監督他們的男學生們,測驗的表現卻比第一次都要糟糕許多。因此,僅僅是預期心理與異性接觸就足以干擾男性的認知能力了。

當今社會中,人們經常透過電話與網路與彼此互動,在這種方式中只能透過他們的聲音或名字來預測他們的性別。納茨的研究顯示即使存在非常有限的互動,男性在面對異性時都容易發生認知障礙。儘管這項研究並沒有提出任何具體的解釋,納茨與她的同事認為可能的原因是男性對於兩性關係的後續發展有過高的期待。因為參與者都是異性戀而且年輕氣盛,他們也許已經在預想是否有機會能夠遇到某位女孩子然後一起去約會。

這項結果也許跟社會期望也有關係。我們的社會冀望兩性交往中必須要給女孩子留下好印象的這方面給了男性太大的壓力。儘管這只是推理性的假設,先前的研究已經顯示當你越是在乎留下更好的印象,大腦的負擔反而更重。

這些互動關係要求我們花費大量的精力去設想他人會怎麼來解讀我們的言行舉止。例如,心理學家珍妮芙?瑞奇森與妮可?薛頓發現有強烈種族歧視的美國白人與非洲裔美國人進行交流時也會有同樣的的認知障礙發生。在這種情況下,有強烈種族歧視的人必須努力地去掩蓋他們的偏見。另一項研究中,瑞奇森和她的同事發現一流大學裡非頂尖的學生們被比他們更優越的同學關注後,也會出現類似的認知障礙。

整體來說,很明顯地不管什麼時候,當我們會在意如何去塑造自己留給別人的印象之下,我們反而更無法冷靜地思考。以男人為例,只要想像能跟女性發生互動就可以讓他們的大腦變得有點遲鈍。(文章來自:騰訊空間)

標籤:【認知障礙】【男性】【大腦】【實驗】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