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男人控制女人的「技巧」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當心!男人控制女人的「技巧」

2015年02月17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51 ℃ 次

帕萃斯·埃文斯的著作《不要控制我》,內有兩封信講的男人如何控制女人。

控制慾望是萬惡之源。

曾受過別人的控制慾望之苦的,或意識到自己控制慾望太強的,極力建議多讀幾遍這本書。

今天讀這本書,我忽然想到,被我們美化的“皮格瑪利翁效應”,其實是最可怕的控制慾望的反應。 

今天摘錄一下這本書中的兩封信,透露的是男人控制女人的“技巧”。

信件1:


親愛的理查德:

下面的一系列方法,讓男人可以學會支配女人,這也是研究一個男孩如何被教導成一個男人的途徑:

·使用身體或性暴力,或者以身體或性暴力作為要挾,使自己為所欲為。

·如果她們不閉嘴或者不按自己所想的去做,就通過發怒來暗示可能將有暴力來臨。

·忽視她們對其他男性暴力行為的感受,增強她們對我們的憤怒的恐懼感。

·當她們說害怕我們發怒的時候,告訴她們這只是胡思亂想罷了——“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地打過你,對嗎?你究竟在擔心什麼?”——這樣就很容易使她們忘記我們曾經施展過暴力,或者防止她們逃脫。

·當有朋友在場時,通過當眾羞辱和嘲笑的方式來責備她們,然後堅持認為,“我只是在開玩笑。難道你不認為它只是一個玩笑嗎?”

·和其他男人聊天的時候,用喪失人性的方式非常憎恨地談論女人,堅持認為那不是真正地憎恨或者喪失人性。

·用無情的邏輯,鼓勵她們否定自己的感情。

·當她們注意到我們否定她們感情時,用無情的邏輯去否定她們發怒受挫的情緒。(堅持這樣做下去,直至有一個滿意的結果。)

·利用她們對外表的關注(想看起來更漂亮一點)來獲得征服她們的力量。

例如:

永遠不要稱讚她們。然後說她們對我來說意味著更多,而不僅僅只是她們的身體;

批評她們身體的某些特別的部分,同時堅持說儘管有這些缺點,還是愛她們(寬宏大量直到最後);

帶著赤裸和色情的眼光盯著其他的女人看;

堅持認為這樣的注視是無害的並且不意味著任何東西。“女人不也看男人的屁股嗎?難道我們不是一樣的嗎?”

說這些的同時,秘密地勾引其他女人。

·利用我身體和感情上的優勢,利用女人的母性和應該照顧男人的心理:

堅持認為在家裡做飯和打掃衛生可以讓她們更快樂,並且讓她們照顧我們(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我實際上是非常憎恨這樣的勞動的);

如果遭到抗議的時候,否認在這些任務的分工上有什麼不同(畢竟,我也換了保險絲);

·利用男人特權式的聲音不斷地打斷她們的話,踐踏她們的思想,堅持認為我真的明白這些事情,我確實聽了。

·否認我說話過於霸道。問她們正在談論著什麼?“我對女人的問題很敏感,不是嗎?你確實已經看到了,我們沒有什麼不同呀。”

·提供證據證明自己很敏感,通過認真傾聽,搞清楚她們的需要。

然後:

使用這一認識去誘導她們;

使用這一認識去增加我對她們的意識控制力;

使用這一認識去證明我不是一個男性壓迫者(同時繼續使用更加微妙的壓迫形式)。

·當任何一個女人向我們提出這些問題中的任何一個,並膽敢對此質疑時,則辯稱自己是一個敏感的人,直到她們放棄質詢。如果這樣做還不行,嘗試以下方法:

從我們自己的經歷中拿出一個受辱罵或壓迫的例子,並使用男性特權式的聲音來闡釋這是人與人之間的事情,並不是性別問題;

找到同意這一點的其他女人。

·如果這些都不能發揮作用:

表現出極大(顯得更加誠懇)的悲痛和傷害,並且堅持認為這個主題對我來說是太痛苦了而不能再談論,並顯得我感覺受到了太多的非難;

要求或者哄騙女人關心我對這一話題的悲痛;

堅持要求她心平氣和地和我討論這些問題,堅持認為她不能過於指責我或者發怒,以免傷害我太深以致於我不能繼續聽下去。

·否認性別壓迫的現實,或者說它只是一個文化習俗上的問題,或者說它已經成形了,因而不再是問題了。

·否認任何有關這樣實踐的存在。

·承認有更多顯而易見的對策,但是不承認微小問題的存在。

·假設這是一個完整的清單。

·讓我們自己信服,既然已經寫了這個目錄,那麼就對它有免疫力了。

·既然已經搞清楚我們自己曾經做過的所有事情,就不會有一種罪惡感和羞愧感。

·要求或者哄騙她去關心這一主題給我們帶來的悲痛。

我猜這只是抓住了一點皮毛。

                                                                 格蘭·辛布力特

標籤:【控制】【皮格瑪利翁效應】【心理】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