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般愛戀,也很好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這般愛戀,也很好

2014年09月09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3 ℃ 次

 

曾經這樣愛過一個人:愛的人知道,被愛的人不知道.

這是暗戀嗎?

愛著的時候,就整天鬼迷心竅地琢磨著他.他偶然有句話,就想著他為什麼要這麼說?他在說給誰聽?有什麼用?他偶然的一個眼神掠過,就會顫抖,歡喜,憂傷,沮喪.怕他不看自己,也怕他看到自己.更怕他似看似不看的餘光,輕輕地掃過來,又飄飄地帶過去,彷彿全然不知,又彷彿無所不曉.覺得似乎正在被他透視,也可能正在被他忽視.終於有一個機會 和他說了幾句話,就像荒景裡碰上了豐年,日日夜夜地撈著那幾句話顛來倒去地想著,非把那話的骨髓搾乾了才罷.遠遠地看見他,心裡就毛毛地,虛虛的,癢癢的,扎扎的,在猜測中既難受,也舒服,或上天堂,或下地獄----或者,就被他擱在了天堂或地獄之間.

愛著的時候,費盡心機地打聽他所有的往事,秘密地回味他每個動作的細節,而做這一切的時候,要像間諜,不要他知道,也怕別人疑問,要隨意似的把話帶到他身上,再做出待聽不聽的樣子.別人不說,自己決不先提他的名字.別人都說,自己也不敢保持特別的沉默.這時候最期望的就是他能站在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這樣就有了和大家一起看他和議論他的自由.每知道一些,心裡就刻下一個點,點多了,就連出了清晰的線,線長了,就勾出了輪廓分明的圖,就比誰都熟悉了這個人的來龍去脈,山山嶺嶺,知道他每道坡上每棵樹的模樣,每棵樹上的每片葉的神情.

愛著的時候.有時心裡潮潮的,濕濕的飽滿得像漲了水的河.可有時又空落落的,像河床上攤曬出來的光芒的石頭.有時心裡軟軟的,潤潤的,像趁著雨長起來的柳梢.有時又悶悶的,燥燥的,像燃了又燃不烈的柴火.一邊懷疑著自己,一邊審視著自己,一邊可憐著自己,一邊也安慰著自己.自己看著自己的模樣,也不知該把自己怎麼辦.有時衝動起來,也想對他說,可又怕聽到最恐懼的那個結果.就只有不說,可又分明死不下那顆鮮活的心.於是心裡又氣他為什麼不說,又恨自己為什麼沒出息老盼著人家說,又困惑自己到底用不用說,又羞惱自己沒勇氣對人家先說.於是就成了這樣,嘴裡不說,眼裡不說,可每一根頭髮,每一個毛孔兒都在說著.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還是沒說.多少年過去了,還是沒說.那個人像一壺酒,被窯藏了.偶爾打開聞一聞,覺得滿肺腑都是醇香.那全是自己一個人的獨角戲,一個人的盛情啊.此時,那個人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不,最好是不要那個人知道,這樣更純粹些,菜是自己,做菜人是自己,吃菜的人還是自己.正如愛是自己,知道這愛的是自己,回憶這愛的還是自己.自己把自己一口口地品著,隔著時光的杯,自己就把自己醉倒了.

這時候,也方才明白:原來這樣的愛並不悲哀.沒有塵世的牽絆,沒有囉嗦的尾巴,沒有俗艷的錦繡,也沒有混濁的泥汁.簡明,利落,乾淨,完全.這種愛,古典得像一千年前的廟,晶瑩得像一彎星星搭起的橋,鮮美得像春天初生的一抹鵝黃的草.

這樣的愛,真的也很好.

標籤:【愛】【牽絆】【暗戀】【往事】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