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玫瑰惹的禍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都是玫瑰惹的禍

2010年07月10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張敏不聽朋友勸阻,離開了與之共同生活三年的丈夫胡華。離婚時張敏也有過一絲猶豫,但想起自己男人既不能賺大錢又不解風情,就覺得活得太窩囊。

  起因是情人節前,張敏左暗示右提醒胡華,希望情人節能收到胡華送的“藍色妖姬”玫瑰,胡華一聽,就鼓起眼睛:“‘藍色妖姬’?你曉得好多錢一支?我們是工薪族,不玩那個格。”張敏不快:“工薪族怎麼啦!自己小氣,還找借口!還有‘棒棒’買玫瑰的呢!”胡華一臉的愧色,和解說:“那這樣,晚上我提前下班,一起到‘老四川’嘬一頓。”誰知到了晚上,一個電話“單位要加班”就匆匆掛斷。這晚上張敏左等右等,淚水打濕了枕頭。

  張敏家境優裕,從小不僅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還有一腦袋的浪漫。而胡華出身工人家庭,雖是大學畢業,卻如張敏平時罵他的那樣“渾身脫不了工人味”,只懂得老老實實工作,不懂得瀟瀟灑灑花錢,更不懂得挖空心思賺錢。婚前看重的“實在”,婚後卻是如此不中用也不中看,張敏沒有了想頭,下定決心與丈夫“拜拜”。

  剛離婚時,張敏彷彿像出籠的鳥兒,渴望自由地飛翔。一下班就和好姐妹相約逛街或洗洗臉,要不就在茶樓“斗地主”,更讓她爽心的是,她天天都要買來各色鮮花堆滿小屋的每個角落,再也不用忍受丈夫的側目與嘮叨。鶯歌燕舞一陣後,張敏就職的公司效益越來越差,父母退休後也“玩不轉”了。面對一天一天乾癟下去的錢包,張敏方知,享受玫瑰的花香,對於有錢人來說是浪漫,對於手頭緊巴的人來說卻未必是賞心樂事。

  好長一段時間,張敏的小屋不再有花香。那一天,工作一天筋疲力盡後,正要跨出辦公室的一剎那,電話鈴響了。話筒裡傳出胡華久違的聲音:“今天是你的生日,約你在‘老四川’吃飯好嗎?”張敏心想,真是,忙得連自己的生日也忘掉了。她想拒絕卻說不出拒絕的話。步出辦公樓,迎接她的是一大捧價格不菲的“藍色妖姬”。張敏接過花,深深嗅了口花香,本想說句謝謝,不知怎麼卻脫口而出:“這是你半個月的工資吧!”胡華一臉尷尬:“也許,以前我是有些俗氣了。”張敏忙說:“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胡華喃喃地說:“敏,能原諒我嗎?”張敏將臉伏在花中,禁不住淚眼婆娑。

標籤:【親密關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