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如何變得低價值感的?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我們是如何變得低價值感的?

2018年09月1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7 ℃ 次

不知道歐萊雅將廣告詞「你值得擁有」投放到中國大街小巷前做了多少市場調查,這則廣告無疑是成功的。彷彿一系夜之間國人翻然醒悟,發覺自己也可以擁有昂貴的化妝品、光潔的皮膚、柔順的長髮。女性的價值感似乎從對自己的愛護與修飾中得到彰顯與提升。20年過去,「你值得擁有」的廣告詞仍每天在媒體上轟炸我們的耳朵,而低價值感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從我們生活中撤離。從精神分析裡可知嬰兒期的時候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完美的,然而我們是怎樣從嬰兒期相信自己愛自己包括腳丫子甚至糞便的狀態發展到總認為自己不行的呢?

從心理咨詢室出來在公交車站等車的空檔一段母子互動引發了我的思考。這對母子與週末帶孩子出來看書爬山的其他家庭並沒有什麼不同,母親三十來歲的樣子,孩子七八歲。關注到他們是從母親突然提高音量開始的。

母:吃了那麼大一個冰激凌,等會兒肚子疼,死了別找我!

兒:……(聽不清)是××讓我吃的,他們都吃了。

母:他讓你吃你就吃,他讓你吃屎你怎麼不吃?讓你去死怎麼不去?

兒:……(聽不清)我們坐哪趟車回家?

母:我做哪趟車關你什麼事?你這麼不聽話!

……

母親一直表情冷漠,雙手抱胸,拒絕與兒子過多交談。兒子一直試圖腕住母親的手臂卻被拒絕,言語裡帶了些祈求討好與撒嬌。兩人拉拉扯扯到了較遠的地方。直到我上車前十幾分鐘的時間裡這個過程一直在進行。

也許你會好奇是多麼大的一個冰激凌能讓這位母親在十幾分鐘的時間裡一直拒絕孩子的接近並用冷漠懲罰孩子。細想一下你會發現這段母子互動其實與冰激凌並沒有多大關係。這位母親一直在用言語行為表示:你不聽我的話,不是一個好孩子,因此我不愛你。我用不愛你,與你斷開連接的方式懲罰你。對失控(兒子未能聽其話行事)的焦慮與憤怒通過主動(責備)與被動(冷漠、拒絕交流)的攻擊方式撲面而來吞噬著孩子。母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將嚴苛與不完全接納的愛用「為你好」的偽裝展現出來。「有條件的愛」和「不完全接納的愛」這對姐妹常可以從這樣的偽裝中被發現:你若不能考上大學、不能給我帶來面子我就不愛你;你表現讓我滿意時我就愛你,不讓我滿意時就不愛你諸如此類。兒子則一直在表達祈求「媽媽,我愛你!你也愛我好嗎?即使我表現的不讓你滿意也請愛我吧!」

在孩子還小的時候,他們對於母親的情緒變化往往會疑惑:我做錯了什麼?媽媽為什麼這樣對我?漸漸他們會形成一種觀念:只有我足夠好才值得被愛,值得得到好的東西。什麼樣才是足夠好呢?這似乎永遠沒有答案。考試考了99分?那失去的一分呢!能歌善舞多才多藝?還有比我更好的呢!他們永遠能找出身上不夠好的那部分,既然不是足夠好,那我便不值得擁有。他們要麼表現出自卑或以高自尊心的方式武裝自己。他們留意著外界的評價,急切需要被認同。他們不能接受自己在某些事情上的失敗或無能為力,接受了就表明自己不夠好。他們長大,伴隨著敏感和諸多解釋成為了生活中的你我。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