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轉過身去,才能看清那怪獸的真實模樣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要轉過身去,才能看清那怪獸的真實模樣

2018年08月2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4 ℃ 次

提起時間壓力,今早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毛毛姐做過的一次講座。好像是在廣安門那邊的一家基層醫院,主題是關於醫護人員的心理減壓。

首先,毛毛就提出了那個著名的時間管理的理想序列,即:

首先,做重要且緊急的事情;

? ? ? 然後,做重要且不緊急的事情;

然後,做不重要且緊急的事情;

最後,做不重要且不緊急的事情。

接著,她指出了問題的關鍵——我們很多人都習慣忽略以上的第二條,經常把原本「不緊急」的重要事項,一拖再拖,最後生生拖成了「重要且緊急」的狀態,為自己成功製造出大把的時間壓力。

在這件事情上,茉茉自己就很有發言權:幾乎每一篇一周之前答應編輯的約稿,都要一直拖到交稿當天的早晨才會開動(還好了,以前都會拖到交稿當天下午五點。)搞得自己早上一起床就很緊張,不停地催促小艾趕緊刷牙洗臉上學去,好讓她老媽可以早早開始安心工作。

不過值得表揚的也是這一點——每到正式工作的那一天,我就會要求自己「首先去做最重要的那件事」,而不是把寶貴的時間用在刷微博、回郵件、整理房間、收拾廁所、賣水果、做泡菜、擠痘痘、貼面膜等等這些閒雜事等上。所以呢,一般稿子到中午能做完,至於剩下的下午和晚上,再怎麼作都感覺理所當然了。

類似這個方法,以前小艾的小提琴老師也推薦過:「覺得練琴最辛苦?那好,你就每天放學最先做這個,比寫作業還要先。這樣你就不會在做其他事情時,心裡還在惦記那件最困難的事情了。」

好了,接下來,我們就要集中討論今天的重點了——除了常見的犯懶和耍賴皮,生活中還有另外一種拖延,說起來會讓我們覺得略感沉重——因為害怕而拖延,因為內心中藏有某些恐懼,所以一旦遇上就想逃,所以才會一直遲遲不敢直接面對。

還是茉茉自己的例子哈:

之前兼職在雜誌社做編輯時,最喜歡的工作就是讀文獻和寫總結,因為這兩個從小都是我的強項;次之,就是參加各種專業會議,以及從書本裡找選題;最怕的就是約採訪,尤其是約那些與心理學無關的各位商界、文化界、娛樂界的名人採訪,心理總覺得人家都那麼牛了,憑什麼要搭理我?

所以,每每遇到這樣的工作,我就總是一直拖著。

每次想起要去撥電話,手裡剛著領導分配給我的號碼,腦袋裡就鑽出各種各樣的理由想要換個時間:搞不好人家還在睡覺呢?在開會?在吃飯?在陪家人?在休息?

反正不管是在什麼時間點上,我總能告訴自己,這個時候給人家打電話不合適。

結果大家自然就知道了——

這世界上根本不會有什麼棘手的問題,會僅僅因為我們把它推到另一個時間點去做,就會自動變得好做起來。

幸好我們的領導是個大好人,她見我一連幾個月都是這一類稿子交不上,就明確地問我「是不是不敢?」聽見我坦白說 「是」,她就笑了笑,讓我當場就在辦公室裡給一個採訪對像打過去。見我犯慫,又鼓勵我說:「放心,越是這種公眾人物,越是注意自己的形象,越是不會輕易說出傷人的話來。」

Bingo!這句才是重點。

勵志專家們總喜歡輕飄飄地說:難辦的事情,你不去嘗試,就百分百不會成功;你去嘗試,才只有一半的可能是失敗,所以,一定要去嘗試才不吃虧。

但是這些沒心沒肺的專家卻忘了,是人就會怕疼啊!

我不去嘗試,就一定不會經歷到被拒絕的痛苦,也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啊!

就好像那個時候的我,真的很怕被傷害啊。

尤其是害怕被那些來自被我視作權威的人們的拒絕,害怕他們那一半可能發生的忽略、嘲諷或輕蔑。

所以,就在那天,等領導說完那句寬心的話之後,我就成功打出了人生中第一個約見名人的電話,一位著名的圖書出版人,並且順利和他約好了就在那個週末見面。

今天茉茉把這件小事翻出來,就是想跟大家分享這個很久以後我才想明白的小經驗——也許,我是說也許,很多我們一直以為很可怕的東西,並不一定真的那麼可怕;也許只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一直在耳濡目染,道聽途說,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整天用來自己嚇唬自己了。

社會學那邊不是已經做過實驗嗎?

研究人員把一隻猴子關在籠子裡,然後在籠子頂上吊上一隻香蕉,把香蕉和一個開關聯結,猴子一拉香蕉,自己就被通電的地板狠狠電擊一下;幾次以後,它就再也不碰那只香蕉了;在此之後,研究人員又關了一隻猴子進去,第一隻就總要阻止它去拉香蕉,可是它打不過第二隻,結果就是兩隻一起挨電;幾次之後,這兩隻猴子就都不去拉香蕉了;再然後,第三隻猴子進去,他一靠近香蕉,就被前兩隻猴子一起打;再到最後,每一個新進去的猴子,都會經歷同樣的這個過程,最後也都不敢動那只該死的香蕉了——即使後來研究人員早就把電源關掉了。

也就是說,第N只進去的猴子,很可能,雖然並沒有被那只邪惡的香蕉傷害過,但也心悅誠服地認同了「香蕉是十分恐怖的」的這個念頭。

很有可能,有些時候的我們,就和那些後來的猴子一樣,並不知道自己一直害怕的那東西,到底是個何方神聖,究竟又有多大的能耐。

我們只是一廂情願地以為它很可怕。

這裡的怕,可能和我一樣,是不敢給名人打電話,也可能是不敢當眾講話,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敢打扮妖嬈,不敢結束一段很糟糕的關係,不敢遠離或者不敢靠近,不敢努力或放棄,不敢成功或失敗,不敢做一直渴望的那個自己。

我們從小一路長到大,都從身邊的人們那裡不斷聽到、看到、接收到一個又一個看似真理的信念——不要那樣做,那樣很可怕。這種未經檢驗的恐懼,有些時候的確可以保護我們遠離某些危險;但是,在另外一些時候,它們也會阻擋我們去過上一種更美好的生活。

前些天,讀阿加莎的小說《撒旦的情歌》,看到有一句話說:「為了逃開那頭怪獸,你一直跑,一直跑,但是這樣是沒用的,你不能一直用後背對著它;你要勇敢地轉過身去,才能看清那頭怪獸本來的模樣。」

真的很喜歡,幾乎都要落下淚來了。

感謝生活,在很多我感到莫名害怕的時候,在身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好朋友,一把牢牢拉住那個習慣性逃跑的我,幫我把一雙腳穩穩地落到大地之上,鼓勵我勇敢地回過頭去,去定睛看清那頭怪獸的真實模樣。

茉茉說:個人覺得,今天好像又跑題了,貌似又一次藉著時間管理的名義,討論個人成長了。算了,我自己喜歡就好,也希望你們大家會喜歡(此處賣萌裝可愛。)

不過,茉茉的確要聲明,雖然我以後還要繼續討論時間管理,但絕對不會大張旗鼓地討伐拖延症。畢竟,這麼絢麗奇妙的亙古現象,存在至今也不是一天兩天,背後自然有它獨特的正向意義。

比如我的好朋友,同為拖延症晚期患者的小璇璇就經常說:「放心,我不是在拖延,而是在為開始工作,積累必要的愧疚感。」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