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和永恆青少年情結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小王子》和永恆青少年情結

2018年08月2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2 ℃ 次

致意青春之心理學位置 ,立足於承認青春已然消逝;

然後,此致意者就可安然步入中年,不再沉醉風花雪月放浪形頦,放心坦蕩為人妻母或為人夫父。

流行文化界出現青春懷舊片的大熱,往往提示著受眾們正在哀悼青春之喪失。

表面上來看,哀悼青春喪失之困難對50後,60後這兩代人理所當然——沒有青春過的「青春」又如何能夠輕易放手呢?如《山楂樹》的主人公,青春是在那個時代的恐懼、提防中度過的。

可70後、80後看完《致青春》也淚眼婆娑輾轉反側長吁短歎,就提示揮別青春之困難也不是一盆子扣到政治制度可以了事的。

心理分析界一般認為,揮別青春之困難在於中年人無法修通青春情結。「青春情結」的專業術語叫puer aetenus , 拉丁語「永恆青少年」之意。

永恆青少年情結多見於男性,此人特點就是長不大,老是飄在空中做著青春夢,雖然頗有創造性,但是很難承受需堅韌努力方可完成之任務——如做「父親」。

永恆青少年情結當然不僅僅見於中國,古希臘神話很多神仙都像征著此情結。

最著名的一個就是植物和美之神阿多尼斯(Adonis),他容貌絕美,每年春季死而復生,永遠年輕,容顏不老,古羅馬每年有阿多尼斯節,是女性們崇拜阿多尼斯的節日。

阿多尼斯的母親是希臘美女密拉(Myrrha),她因為過度美麗受到愛神詛咒,讓她愛上自己父親,並欺騙父親喀倪刺斯(Cyniras)在黑暗中與之亂倫。

被父親發現後想要殺死她,她逃走後被神化為一棵沒藥樹(myrrh),喀倪刺斯用箭射樹,樹身裂開,阿多尼斯誕生。

愛神維納斯對阿多尼斯一見鍾情,把他交給冥後珀耳塞福涅撫養。阿多尼斯長大後,冥後也愛上了他。

但他對戀愛沒有興趣,只喜歡打獵。愛神對他的愛引發了戰神的嫉妒,設計使阿多尼斯在狩獵中負傷而死。

愛神從此傷心欲絕,詛咒人間愛情充滿嫉妒和猜疑。愛神感動了宙斯,允許阿多尼斯每年春季復活,與愛神相聚。

在中國文化中,人們最熟悉的永恆青少年的象徵大概要算賈寶玉,很難想像寶玉可以揮別他生命中的山楂樹之戀以及青春姐妹,安安穩穩地賺錢養家,教育孩子,做個好父親做個好丈夫。

又有學者可能會說,這是「萬惡」的中國文化庄抑個性所致,要是中國青少年的青春像美國人一樣開放,就不會有這種問題。

實則並非如此。在1970年代,美國空軍遇到了煩人的問題,很多剛進入中年期的飛行員,突然不幹了。其原因就在於這些人有未完成的永恆青少年情結。

且此問題不僅在美國出現,之前瑞士空軍也面臨同樣困境,他們解決方案是咨詢當時分析心理學?,從招募之初就嚴格挑選,凡有永恆青少年情結者拒之門外。如此一來人們發現,本國無此情結者實在太少,只好尋找外援。

從那時開始,分析師就為此還專門著書一直到如今,(von-Franz. 2000, Yeoman , 1998 ;Potterfield etc , 2009)。可見永恆青少年這一社會現象,一直在發展擴大之中。

最受分析師們重視的永恆青少年莫過於法國作家德·聖-埃克絮佩裡 (Antoine de Saint-Exupery)了,他也是個飛行員,其《小王子》則是永恆青少年情結的典型文本。分析師von-Franz在其著作中花了整整八個章節來分析此書。

《小王子》此書能在全球熱銷數億,也從側面說明永恆青少年情結獲得了廣泛共鳴。

書中的「小王子」正是聖-埃克絮佩裡內心的永恆青少年的象徵,小王子敏感脆弱,純潔無瑕,熱愛自由,充滿詩意,厭棄成人世界,而且有敏銳洞察力,對成人世界的弊端、虛偽的揭露一針見血,有點類似賈寶玉,是少女之戀的理想對象。

可是要找這麼一個才子做自己老公,做孩子老爸就非常不美妙了。

實際生活中,聖-埃克絮佩裡也不是一個好相處的成年男人,他沉醉飛行,一到地面就焦慮不安,進入中年後飲酒上癮,情緒抑鬱,和上級關係很差,抨擊戴高樂政策,最終導致自己被法國空軍停職8個月。

歸伍後在一次執行任務時,他駕駛飛機失蹤死亡,後來很多人研究,表明這次失蹤實際上是自殺。

而這種命運在其死前著作《小王子》本已有線索,小王子和成人世界格格不入,和愛人也鬧彆扭,其心靈世界其實是個孤獨的流浪漢,而最後,歷經了對多個成人世界(星球)的失望後,他通過自殺的方式,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這個家正是當初他離開的地方,現在卻被他理想化為天堂。

這個故事幾乎就是聖-埃克絮佩裡此類永恆青少年情結擁有者的中年危機的寫照,中年的到來讓他恐慌,他不願就此做個中年人,無法告訴自己「少年青春還易度,不如來看晚秋天。」。

從而開始繼續如同青少年一般探索人生,從事各種冒險活動,尤其是在事業和情感這兩方面的冒險,而且往往會在多種事業方向或多個情人之間「流浪」。

最終,這些冒險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事業失敗或家庭破裂。

當然,有些人在這個時期出現抑鬱發作,真的自殺也不是少數,還有些人在此階段出現成癮行為,如煙酒上癮等,其實也是一種慢性的、潛伏性的自殺行為。

永恆青少年情結何以在近代愈演愈烈,其原因眾說紛紜。有的人說是父性缺席,有人說是母性的退化。從聖-埃克絮佩裡的人生經歷來看,後者比較可能,因為他母親可能精神不正常,經常會盼望兒子死去。

《小王子》的故事中,小王子和玫瑰的關係,就像臨床常見的關係配對:自戀而脆弱母親-女人和能幹而敏感的兒子-男人。

在這種關係中,兒子-男人變成了一個慈母來照顧對方,「我的那朵玫瑰花,一個普通的過路人以為她和你們一樣。可是,她單獨一朵就比你們全體更重要,因為她是我澆灌的。因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為她是我用屏風保護起來的。因為她身上的毛蟲(除了留下兩三隻為了變蝴蝶而外)是我除滅的。因為我傾聽過她的怨艾和自詡,甚至有時我聆聽著她的沉默。因為她是我的玫瑰。」

在這個過程中,兒子過度依賴母親這個女性,並且把她理想化,「如果有人愛上了在這億萬顆星星中獨一無二的一株花,當他看著這些星星的時候,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語地說:『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這朵花,對他來說,好像所有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滅了一樣!這難道也不重要嗎?!」

這形成了兒子在青春期對會女性的過度依賴,乃至戀愛的失敗對他來說,就是所有的星星都熄滅了。

(發表於《光明日報》)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