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活得無趣?可能是你太「有用」!?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為什麼你活得無趣?可能是你太「有用」!?

2018年01月1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你是否時常會聽到這樣的批判:

找工作能賺錢啊!——旅行有什麼用?能賺到錢嗎?

跑步能鍛煉身體!——跳舞有什麼用?能鍛煉嗎?

考個會計證能找加薪啊!——學畫畫?能賣錢嗎?

結婚這就安定下來了啊!——談戀愛搞浪漫?還不是要結婚?有什麼用?

但有沒有想過:

不管你活成什麼樣,最後還是要死的。又有什麼用?無用的人生卑微,而無趣的人生悲哀。

理由一:你太“有用”


有趣等於恰當的不確定。但是只有一個事物有明確、可計算的回報,才能被歸納為“有用”。一旦一件事被要求必須“有用”,事情就明確的無趣起來。在“有用”的人看來,有趣的人總是顯得不安分,特立獨行、樂呵呵、莽撞、好奇與想像力四濺,終日做著些“沒什麼用”的事情。

一旦一個人是否“有用”來作為事情的唯一評價,那麼這個人活得無趣就天經地義。而這種功利與短視背後,則是深刻的不安全感與焦慮。和這樣的無趣之人對話特別費勁——你和他們談起一個好玩的東西,他會先問你:“賺錢嗎?”然後是“好弄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又會問:“肯定嗎?”這些問題只要有一個是否定的,他們就不感興趣,轉移方向。

在我們的教育中,也有同樣的焦慮。孩子喜歡運動,家長繼續叮囑,要做就做中考要考的運動,千萬別做些沒有的運動。如果想發展個興趣,那就發展能夠評級的,千萬別做些沒用的。某著名培訓機構的廣告詞就是“我們只教給孩子有用的”。

從生涯看,這樣的教育對孩子有什麼影響?當課堂外的每一分一秒都充滿了確定性,當每一個行為都必須在系統裡面置換出有用的結果,興趣這個老師就徹底被開除了,而隨之而來的好奇心、想像力、創造力更無從談起。

既然我們在童年剝奪了一個孩子尋求興趣的時間,封閉了他們發展興趣的可能,還親手掐死興趣這個老師。就別困惑於為什麼他/她會在高考前選專業毫無主見,追逐熱門的“有用”的專業,在戀愛的時候找“少奮鬥10年”的另一半,在工作時候謀“定下來”的工作,在生活中選擇“別折騰”的方式,明確地活成一個確定、無趣、毫無想像力的人。

標準答案,只能產生標準笨蛋。

沒有了興趣老師的提預習,我們只好等生命任務來臨才開始補課——我們在該談戀愛的時候學習,在該學習的時候玩,在該工作的時候學習,在該結婚的時候又在工作,專注副業一百年。

讀書也一樣。書努力在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有用”,你有多久時間沒有讀過一本“沒什麼用”的書了?我是漫畫迷、科幻迷,書丟在辦公室,也經常被人問?你現在還會讀這樣的沒用的書?我告訴他們,當年我做GRE老師,心理學就是沒用的書。後來我學心理,職業規劃就是沒用的書。後來我寫《拆牆》,畫小人就變得有用了,而職業規劃成為我的事業。再說——讀書只求有用,就如吃飯只管飽一樣——我幹嗎非要有用啊?!

我們身邊充滿這些無趣之人,當你一次次地解釋後,我也就開始懶得對他們說明——從功能主義心理學來說,有趣是我們為未來做的準備,為未知的未來的存款。有趣是勇敢者的遊戲:有趣的事情可能有用,也有可能無用;有趣是投資能力,而不是消費生活。有趣能讓我們越來越多可能,同時也越來越生機勃勃。而無趣之人逐漸長大,世界與他們越來越無關了。

從我自己看來,有趣什麼也不為,有趣是種活著的、元氣淋漓的狀態,有趣證明我們還年輕,還在打開新的世界,還在長大,沒有長老。

有趣攻略一:如何避免活得太有用?

1.Different Night

想要在生活中創造不確定性,先要留出生命中的空白。我們的大腦喜歡空白,一旦出現空白。就會把自己潛意識裡迫切的東西填進去。

每週給自己設定一個“Different night”(第八夜),不要設定任何比如說:“我要養成一個習慣”或者“要發現自己的興趣”這樣的期待;然後以自己最放鬆的狀態投入隨便幹點什麼——你可以信步某個地方,約一個不常見的人,或者參加一個此前不會參加的聚會,總之,做點不一樣的事情。

給自己定一個鬧鐘,在鈴聲響起之前,不准看表,不准做重複的事。

回家給自己做個梳理,三四次以後,必有收穫。

標籤:【職場】【古典】【你的生命有什麼可能】【感官興趣】【刺激】【靜默】【專注】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