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不在我!真的。」當自我辯護成為習慣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錯不在我!真的。」當自我辯護成為習慣

2017年12月1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53 ℃ 次

“糟了,項目出問題了!”當你看到同事一臉驚慌地跟你小聲耳語時,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呢?“錯不在我……”是不是猜中了你的心思?這太正常啦,人類的本能反應就是遇到問題時,推卸責任,盡力為自我辯護。因為自我辯護能夠維持我們的自尊,讓我們白天有自信,晚上睡得安穩。否則,我們整天會為自己的不當選擇或做法糾結不安、苦惱萬分,比如是否選對了職業?是否選對了另一半?房子買得是否合適?

 但,當我們遇到問題總是不假思索地為自己辯護時,就像美國的社會心理學家卡羅爾·塔夫裡斯和艾略特·阿倫森在新書《錯不在我》中所說的那樣:“會阻礙我們看見自己的錯誤,更別說改正錯誤;會使愛人、朋友間的嫌隙加深,使自己陷入人際關係的泥沼中不能自拔;會讓我們無法擺脫壞習慣,變成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認知失調的結果


一向低調節儉的韻梅自從賣掉了自己的捷達,在別人的鼓動下傾囊而出買了輛奔馳後,行為就變得古怪起來。她開始批評朋友的車:“瞧瞧,你那車太不安全了。怎麼還不換車呢?萬一遇到事故怎麼辦?我這奔馳就放心多了。”在韻梅看來,雖然目前有房貸要還,孩子上學也要花不小的一筆費用,買奔馳的確有點衝動,“但我辛苦了這麼多年,也該開一輛好車了,而且它十分安全。”

總是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在卡羅爾和艾略特看來,自我辯護的原動力源於認知失調。“只要一個人同時擁有心理上兩種不一致的認知(想法、態度、信念、意見等),就會出現緊張矛盾的狀態。認知失調是導致人們將自己的行動和決策,尤其是錯誤的行動和決策合理化的力量。”就像抽煙的人都有“吸煙不利於身體健康,會致癌”的常識,當一個人習慣了一天抽2包煙,假設這個人戒煙失敗了,那麼他/她就會通過以下方式來減少失調:讓自己相信吸煙的危害並沒那麼大,或者讓自己相信承擔吸煙的風險是值得的,比如吸煙可以幫助自己放鬆或防止肥胖。“認知失調會令人焦慮不安,因為當人們持有兩種相互矛盾的看法時,其中難免會充斥著荒謬。”這也跟法國存在主義文學的領軍人物阿爾貝·加繆的觀察不謀而合——人類是用盡一生來證明自身不是一種荒謬的生物。

韻梅之所以會勸朋友換一輛好車,正是因為自己認知上的不一致:之前認為車只不過是代步工具,現在卻傾其所有買奔馳。如果能勸那些“小氣”的朋友也買一輛,就會感到更加心安理得。合理化自己的認知失調,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就像Linda 明知客戶請自己打高爾夫會影響到最終招標的公正性,但她會自我辯護:“只是打了一場球而已,算不上是工作中的違規行為。”通過自我辯護來盡力消除那些動搖自我價值感的認知失調,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做著這樣的事情。

自利性記憶的偏差


有時候我們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辯護,除了認知上的不一致,我們的大腦也會虛構出免責的種種理由,不斷強化自己是聰明、有德行、不會犯錯的。

美國曾經有一個關於夫妻做家務的著名研究,當研究者詢問丈夫和妻子分別承擔了多大比重的家務時,妻子們會說:“你在開玩笑嗎?我幾乎承擔了所有的家務,至少是90%。”丈夫們則會說:“實際上,我做得更多,大約40%。”儘管不同的夫妻說出的具體數字不同,但其總和都會較大幅度地超過100%。這不能不讓人聯想到夫妻中至少有一人在撒謊。

卡羅爾和艾略特認為:“在有意識地撒謊去欺騙他人和無意識地自我辯護以欺騙自己之間,存在著一個令人著迷的灰色地帶,這個地帶是由記憶這個不可靠的、自利的歷史記錄者來掌控的。記憶往往會受到自我助長偏見的粉飾和影響,這種偏見會使得過往事件的邊緣變得模糊,讓罪過變輕,令真實的一切出現自利性扭曲。”而且“我們通常對自己的認知都要比別人好,比如大部分人都認為自己比一般人善良,比其他員工更努力。”積極心理學家汪冰說。

事實的確如此,想想看,當我們跟別人訴說自己的委屈時,從我們嘴裡說出來的都是別人的不是,我們記住的都是有利於自己的證據。就像在外企做公關的安妮被告知工作出現差錯時,她的理由永遠是:“我確信自己簽字的時候是對的!肯定是後面的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從來沒犯過這樣的低級錯誤,肯定是對方聽錯了!”

有時候,雖然我們知道自己做錯了一些事情,但漸漸地我們會認為那並非全是自己的錯誤,畢竟當時的情況是複雜的,我們開始低估並推脫自己的責任,直到原本巨大的責任變得渺小。不久我們便可以說服自己,發自內心地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對的。正如偉大的哲學家尼采所言:“‘我已經那樣做了’,我的記憶說;‘我不可能那樣做’,我的自尊猶豫不定地說。最終,記憶屈服了。”

當自我辯護成為慣性


無論是認知失調還是記憶出現自利性偏差,我們之所以會為自己辯護,在心理咨詢師張沛超博士看來,都源自對未知懲罰的恐懼。“一旦人承認自己有錯,接下來就要接受懲罰,而且可能懲罰很嚴重。如果就我一個人承認錯誤,其他人都不承認,那所有的錯不就全成我一個人的?我又要負起多大的責任呢?”

當一個人總是推卸責任時,無論是在職場,還是家庭,都會帶來很大的麻煩。比如領導總是為自我辯護,推卸責任,就會喪失威信。當下屬發現自己做得越多錯得越多,長期得不到認可,也就失去了做事的動力和積極性。“在人際關係中,如果一個人習慣了自我辯護,在人群中總想佔據有利位置,總想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變成了輸贏關係,而不是雙贏關係,就會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人。”汪冰說。

在婚姻關係中也一樣,自我辯護既能令婚姻美滿,也能夠拆散婚姻。在卡羅爾和艾略特看來,誤解、衝突、人格差異甚至吵架都不是愛情的殺手,自我辯護才是真正的愛情殺手。當然,一些夫妻離婚是由於一方暴露了自己的不忠行為,或者一方再也無法容忍或者忽略對方的暴力行為,但絕大多數夫妻離婚,都是長期的累積所致。這樣的夫妻都以滾雪球的方式責備對方並為自己辯護,總是盯著對方的差錯,對自己的優點、態度和行為方式極力辯護。雙方都認為自己是正確、合理的。自我辯護最終會導致其中一方面對另一方的哀求無動於衷。如果其中一方不只是為了自我辯護而去責備對方,而是首先考慮到對方的感受,會更有利於關係的改善以及自我的完善。

標籤:【自我辯護】【錯不在我】【認知失調】【自利性記憶】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