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下層的階級兄弟為何會相互厭惡?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社會下層的階級兄弟為何會相互厭惡?

2017年12月0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3 ℃ 次

近日, 發生了農民工討要血汗錢而被欠薪單位員工及其糾集的人砍殺致死的事件。地點是位於廣東省英德市郊的中鐵十五局廣樂高速T22標項目部。用“憤怒”已不足以概括人們對此事的反應,也許還有悲哀和絕望。很多人注意到,兇手是項目所在地附近某村人。就是說,和討薪的農民工一樣,他們也處於社會下層。

□ 這不由得讓人想到了去年8月,在“世界工廠”東莞,兩伙外來務工人員,僅僅因為打桌球,一個年輕人的手肘不小心撞了另一個年輕人的腰部,隨即引發激烈的砍殺打鬥,緊接著他們的老鄉大量湧來,連趕來維護秩序的警察也遭到襲擊。事件的結果是一死四傷。

□ 還有,也是去年9月,山東煙台,在富士康裡打工的兩伙人,因為酒後起爭執,便各自糾集老鄉,大打出手。幾百人打著赤膊,拿著鋼管和砍刀毆鬥,甚是威武。

……

無論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還是按照馬克斯·韋伯的“職業共同體”理論,他們在社會利益食物鏈上處於大致相同的位置,顯然應該具有階層情感、“共同體意識”才對,而不是相互敵視,動不動就幹起來。雖然有些人可能是馬克思所說的“流氓無產者”,但更多的無產者並不是流氓。

在中國的社會變革中,社會下層到底會是怎樣的命運,這是值得探究的話題。

在變革中,社會各階層到底是怎樣的命運?


我們都知道社會上層有一個“精英聯盟”,權力、資本、知識,在利益上是有一夥人的意識的。哪怕僅僅就資本精英來說,他們也相當團結。比如,傳說在中國的富人群體裡,有十大神秘的圈子:華夏同學會、泰山會、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江南會、正和島、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接力中國、地方商幫、長安俱樂部。這些圈子,不僅讓富人有相互的階層認同,而且誰有什麼事,別人還可以幫一把。

□ 對此的解釋是,社會上層能明確地意識到自己的階層利益所在,所以在階層的意義上不會相互傾軋,他們要防禦人數比他們多得多的人啊。

□ 但也許還可以給出一個心理學的解釋,就是社會上層一般都自認為是成功人士,是精英,也會這樣去認同對方。一幫成功或自認為成功的人在一起,不會相互厭惡,他們不會從對方身上,看出自己那個討厭的、失敗的自我——因為他們內心裡沒有體驗到這樣一個自我。

中產階層稍遜一些。他們刻意要表現出自己的獨立性,存在感,因此,有可能會討厭同階層的對方。但是,這種討厭並不是可以從對方身上看出自己那個失敗的自我——他們同樣也不會認為有這樣的一個自我,而是對對方在人格上、觀點上的討厭。但涉及到大的事情,比如階層的利益時,他們還是能夠相互聲援的。

社會下層呢?他們感覺自己混得非常失敗,所以,在內心裡傾向於要忘記自己所討厭的、顯得低賤、窩囊、被敗壞了的自我。但和同階層的人在一起,這樣的自我總是容易被激活,被自己意識到。因此,在心理保護機制下,一幫自認為失敗的人在一起,只會相互厭惡。而這種厭惡隱藏著恨。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在階層情感上非常淡漠的原因。“自相殘殺”,可以視為這種相互厭惡的極端表現。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社會下層更容易去認同諸如民族、國家這樣的抽像實體,因為這可以讓人忘記那個失敗的自我,但階層的認同,只會讓他們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失敗。

從這我們可觸摸到社會變革接下來的軌跡


社會上層中的最高層,在心態上穩重,具有控制感,這正是在社會變革中,主導者的心理特徵。毫無疑問,中國向哪兒去,很大程度上看他們的手指向哪兒。而某些高官、富人群體,雖然在心理上有些保守,但作為階層共同體,博弈能力很強。未來的社會變革,還是整個社會上層在驅動,並且按照他們的意志在加固某種秩序。

中產階層呢?他們表現出自己獨立性的背後,其實就是無法擺脫對於體制和市場利益結構的依附性。他們要表現出存在感,背後也是有挫敗。這意味著,他們的心理並不對既定的秩序構成破壞性的衝擊,秩序的穩定預期,並不需要優先去考慮中產階層的感受。況且他們的博弈能力也不強。對於穩定的預期,仍然是預設權力對社會的控制。中國要形成有助於穩定的“兩頭大,中間小”社會結構,還需要漫長的等待。

社會下層從心理上看,既不具備主導性、保守性,也不具備依附性,而是具有很強的對秩序的破壞性衝擊力,包括對社會結構、治理秩序的衝擊。雖然他們因為相互厭惡而在心理上一盤散沙,但卻極容易在嚴重受挫、社會刺激、被某種口號操縱等情況中,形成心理群體,這些心理群體對於秩序來說,始終是一種威脅。

就此而言,他們的心理處境就是他們的命運。一方面,未來的社會變革,不可能重構現有的階層結構和利益格局,但另一方面,社會下層會被考慮來改善他們的階層處境。城鎮化、戶籍制度改革正是這一點的折射。

後記:

讀完石勇先生的文章,有網友就評論了,“底層民眾相互厭惡,這在大城市的周邊,外地人聚居的農村,表現的真是明顯。”我在想,我作為一個喜歡獨處的人,獨處莫非是為了避免在內心引發與同階層的人相互厭惡的情緒?(文/石勇)

標籤:【社會下層】【認同】【自我】【厭惡】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