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就該以貌娶妻?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男人就該以貌娶妻?

2017年10月0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我的一個朋友找女朋友時,完全無視自己的大齡身份,對對方相貌的要求極為苛刻。相親歸來,常常評價對方或“有怪相”,或“桃花眼”,或“像隻狐狸”,或“一張夜店臉”……我們忍無可忍,認為他已陷於某種偏執之中。他卻說出一番道理:“不正常的外貌是一種生物性的隱喻。”

他說,一個人的相貌好壞,常常決定了一個人的際遇。那些相貌端正的或者好看的孩子,總能得到別人的讚賞、鼓勵、原諒,成長的路途也較為通順。因此長成心底坦蕩、無私善良的人的幾率也比較大。而那些難看的孩子,總會被忽視、譴責、責罵。人際關係、求學求職中的曲折也比較多,難免會使心靈的某個部分被悄悄扭曲。這些際遇,反過來又會作用於相貌氣質,加重一個人相貌上的優勢或者劣勢。

我漸漸理解了他的想法。結合我的人生經歷,我認為,相貌不但意味著一種先天的起點,也是一種後天的修煉,是一個人靈魂的微縮景區,是一個人全部經歷的說明書。

王爾德小說《道連·格雷的畫像》裡,美貌少年道連·格雷,得到一張神奇的畫像。從此他就可以放心地肆無忌憚,所有熬過的夜,混沌的白天,經歷過的酒色,都上了那張畫像的臉。而他自己卻依然有一張不老的、乾淨清爽的臉。

但現實中,誰有那樣的畫像來遮擋那些髒、那些亂?經歷過的種種,比銀行的信用記錄都準確,一絲不苟,全寫在臉上。心裡的虛榮、勢利,一層層疊加累積,像鈔票裡的水印一樣,稍微得點光就提示著自己真正的心路歷程。

一樣由純白的嬰兒長大,有人到五十歲眼神也是澄澈的,有人卻風塵入骨。他們經歷過什麼,不必分辨、解釋,全在臉上:焦黃的臉是為舊事輾轉過的夜,下垂的眼瞼是狂歡後醒來的下午,八字紋提示著無數次爭奪與搶掠,眼神裡的厭倦是慾望冷卻後的灰燼。他們把自己的臉摧毀了。而建設一張臉,卻極為艱難,要嚴格作息、要飲食得當、要讀書、要看畫、要旅遊,要控制自己的憤怒,要提升自己的環境。總之,打造一張臉,幾乎囊括了一個人建設自己的全部要素。

所以,古人說:“相由心生。”林肯說:“一個人過了四十歲,就要對自己的相貌負責。”叔本華說:“人的外表是表現內心的圖畫,相貌表達並揭示了人的整個性格特徵。”陳丹青說:“在最高意義上,一個人的相貌,便是他的人。”邁克則要特意讚美魯迅的臉:“仙人掌般不動聲色坐落在時間荒原,連風沙也不敢造次侵蝕。假若當初它曾經包含美指的苦心打造,營造出來的戲劇效果倒真的不著痕跡,功勞恐怕要算到當事人頭上。”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臉的美術指導,要為自己的臉擔負全部事故責任。要養臉,得先養心。

所以這位朋友對自己未來伴侶的相貌懷有期待和苛責,便實在是硬道理。她可以丑,但不能怪模怪樣,可以不好看,但不能髒兮兮。即便她僥倖擁有了一張好看的臉,也懂得小心翼翼呵護之、保養之,不會因為自己的放縱貪歡,而使自己臉上常備著算計的眼神和夜店裡被搭訕時的表情。

我們舉目四望、眾裡尋他千百度,找的只是一張臉。臉是葉子,是花,提示著那些看不見的部分:靈魂的景象,心的樣貌。(資料來源:家人網,文/韓松落) 

>>>>>加入心窩,參加送書活動

>>>>>隨時隨地相約心靈咖啡——下載手機APP(安卓版)

標籤:【相由心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