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屌絲」到「土豪」:新話語背後的大眾心理!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從「屌絲」到「土豪」:新話語背後的大眾心理!

2017年09月1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一個處在社會低層以及在底層掙扎謀生的人,在權貴、富人階層面前,今天還能有什麼心理優勢嗎?利益分配的食物鏈,也就是心理的食物鏈——擁有強大的政治和經濟資本的人在利益上吃定大眾時,在心理上當然也吃定了。

意外的是,答案是:有。不過,戰場已轉移到了文化領域了。這是非常具有轉折性的一個變化。

如果說,在2012年,大眾還只是用“屌絲”這一自嘲來防守,讓自己在心理上站穩的話,那麼2013年,他們發明了“土豪”這一新式武器,雖然玩的仍然是戲謔之類的遊擊戰,但已開始在文化上進攻了。縱然2014年,文化之戰不會出現“陣地戰”的局面,但他們無疑已經獲取了對對手進行命名的能力,這一能力阻擊著“土豪”們在攫取了權力資本、經濟資本、社會資本後企圖完成階層地位的文化包裝的歷史進程。

通過對社會稀缺資源的不公平佔有建構了自己的階層地位的階層,一旦用錢來把自己包裝成“貴族”,獲取這樣的階層文化身份,在文化心理上,肯定會合法化對稀缺資源的不公平佔有。所幸,我們看到了這一點。

大眾沒有“文化自信”


2013年12月初,邁克爾·桑德爾(哈佛大學教授,當今世界最著名的政治哲學家之一)不遠萬里,來到中國。這個時候,“土豪”一詞的“能指”正在擴大。而一年前他來的時候,流行的還是“屌絲”這個詞——如今它已經被遺棄了。

桑德爾這一次來中國,雖然拷問的是“科技與人性的正義之戰”,但對“金錢可以買到什麼?”他來對了,也非常應景。2013年的中國,正是闡述此類命題的一個最好的社會和文化背景:錢買到了太多該買和不該買的東西,它的功能遠遠超過了作為貨幣的功能。那麼,有哪些東西是金錢不能去買的?這是桑德爾的發問。而對於中國的大眾來說,問題變成了:那些用錢來焦慮地表達自我的人,有哪些漏洞是我們可以抓住並反擊的?

這幾年,中國新富階層的炫耀性消費,甚至“仇窮”的各種言論和行為一直在刺激有被剝奪感的大眾。“仇富”是非常自然的,因為“仇窮”在先,但大眾的“仇富”骨子裡帶著艷羨。他們比誰都想成為他們所“仇”的階層,正如無產者也艷羨資本家並想變成資本家一樣。這是金錢所支撐的社會價值排序的強大威力。他們接受的是有利於新富階層的那一套文化意識形態,結果是注定的,他們只能在遊戲中被新富階層全面壓制。而只要他們仍然懷抱自己哪一天也像新富階層那樣“成功”的希望,情況就會一直如此。

相應的是,在被刺激、羞辱中,大眾所產生的憤怒,並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意識形態支撐。這種憤怒的心理功能,不過是在療傷,一種另類的“情緒療法”罷了。它往往是一個社會中的被剝奪者在心理上保護自己的固定模式。這一局面,一直持續到2012年“屌絲”詞語的出爐和大規模傳播。大眾開始尋找更能在心理上保護自己的方式。

終於找到了,那就是自嘲。他們利用了這樣一個心理機制:我都對自己下手了,你對我的傷害也就沒那麼大了,同時,我還獲取了道德優勢。這是心理博弈的一個逆轉。雖然大眾仍然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意識形態支撐,但他們在站穩後,借助於群體力量,已經可以出擊了。

命名的權力


中國人對於“土豪”一詞非常熟悉。解放前“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口號言猶在耳。在不同的語境中,它最初的所指,無論是鄉村中有錢有勢的家族或個人,還是鄉村中有錢有勢的惡霸,都是被唾棄、蔑視的對象。革命群眾在這幫人面前,雖然沒錢,還是有由道德優勢、真理優勢所支撐的心理優勢的。想像自己站在真理和歷史潮流一邊的人,在心理上往往不可戰勝。當然,支撐革命群眾的心理優勢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土豪的“土”,沒有文化。如果換成了城市中有錢有勢又有文化的“貴族”,情況將大不一樣。

這個詞語,因為它的革命語境,是很嚴肅的。但正如它可以服務於革命一樣,同樣也可以服務於文化之戰。由於詞語具有豐富的“能指”,它新的“所指”,總可以被創造出來並在新的語境中加以放大。

“土豪”一詞獲得新的所指,源於一款線上遊戲。遊戲中有一個職業,裝備越好,傷害力越大。但裝備當然要用大量的人民幣來支撐。於是,這些燒錢燒得很厲害的遊戲玩家也就被稱之為“土豪玩家”。在最初的語境中,這是一夥有錢但無腦的人,“有錢”只是暗示消費能力,不對應“階層”。某款線上遊戲的參與者在13億中國人中不過是一個小圈子。但網絡時代,由於詞語所具有的戲謔效應,如果能切入現實,當然可以大規模地擴散開來成為全民話語。

“土豪”的流行,肇端於“和土豪做朋友”的微博運動。這場運動由於大量“屌絲”的加入,構成了“屌絲”和“土豪”的階層對比,大眾驚喜地發現它幾乎可以用來安在那些一擲千金但品位較差的中國新富階層頭上,並且這樣做,他們充滿了可以在文化上反擊這些在心理上挫敗他們的人的快感。於是,“土豪”成為對中國新富階層的命名。

對這一命名,新富階層毫無文化上的反擊能力,只能被動挨打。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也沒有文化自信。不錯,金錢、成功之類的文化意識形態有利於他們,那正是今天中國世俗觀念的主流,但這些東西非常俗,不具備在文化上包裝階層地位的功能。這一點,給“土豪”一詞在所指上擴大化提供了可能。

標籤:【土豪化】【自嘲】【屌絲】【憤怒】【文化包裝】【心理優勢】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