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性迷信,樹了堵抵禦不確定性侵擾的牆!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條件性迷信,樹了堵抵禦不確定性侵擾的牆!

2017年09月1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在一旦嘗試了新東西──百事可樂替代可口可樂,用藍領帶替代舊的紅領帶──之後有好事發生,很多人就會變得迷信起來。他們雖然毫不介意走在梯子下面、不介意在恰逢13號的週五這天出遠門,但他們很快也開始不自覺地將好運氣和這些新行為相關聯,然後就一聽接著一聽地喝起了百事可樂。

條件性迷信存在之廣,很多行為都圍繞它展開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喬哈爾說,如果人們在沒有合理依據的情況下相信他們可以通過做某些事來控制某一局面,這種“條件性迷信”就產生了。研究人員指出,那些特別想要控制局面同時又在特定情境下感到無能為力的人──比如一個要求成績全A、但又沒時間複習考試的完美主義者──最有可能受到“條件性迷信”的影響。

實驗中,喬哈爾和哈默曼邀請了275名參與者與一台電腦玩“石頭、剪刀、布”的遊戲,每人用左、右手各玩10次。而受試者並不知道,電腦程序對遊戲結果進行了操控,讓某些人用左手玩的時候能更勝一籌。在最後的比賽中,受試者可以選擇使用哪只手來參賽,結果超過四分之三的人選擇用那只讓他們贏得更多輪比賽的手。在被問及原因時,很少有受試者會說他們是有意選擇了更走運的左手,但他們的行為說明他們條件性地在二者間建立了因果關係。

哈默曼說,“條件性迷信”現象的存在之廣,足以讓廣告活動都圍繞它展開。比如百威淡啤最近的一則廣告中,一個球迷吃著難以下嚥的素食漢堡,只因上一次他吃這種漢堡的時候他的球隊贏了。

路易斯大學的大二學生菲斯特每次看芝加哥黑鷹隊的比賽時都會穿上球隊的隊服。本賽季她第一次穿上那件衣服時,該曲棍球隊大比分獲勝。有次她還特意花15分鐘繞道回家去拿這件衣服以備在比賽時間穿上。在她穿著那件衣服時,黑鷹隊輸過一次比賽,那也是她唯一一次沒有看比賽。她說,也許我是在異想天開,但這麼一來我每次都能安心不少。

迷信為人們樹立起一堵抵禦不確定性侵擾的牆


喬哈爾說,儘管這類迷信可以破除,但人們通常需要看到大量的負面證據,才願意和那些被認為給他們帶來好運的做法分道揚鑣。圖蘭大學副教授哈默曼認為,這是因為這些迷信為人們樹立起一堵抵禦不確定性侵擾的牆。

在喬哈爾和哈默曼最近發表的一篇研究中,他們發現可以通過提醒人們想起自己的優秀品質,來削弱他們的迷信傾向,這是一種被心理學家稱作“自我肯定”的方法。在研究中,一些人先被要求寫下能體現出自己富有同情心的經歷,在隨後的調查中,這些人比直接受調查者的迷信程度要小了許多。

全部受試者分別在藍、綠色背景的電腦上回答了一些不起眼的小問題,並被告知(無論真實成績如何)他們在綠色螢幕的那台電腦上的答題得分更高。當被問到想用什麼顏色的螢幕來完成最終任務時,那些先前被提醒過自己所做善舉的人們較不太會選擇“幸運的”綠色背景。

斯坦福大學斯蒂爾對自我肯定進行過早期心理學研究,他說提醒人們牢記自己的優秀品質能夠讓他們心裡更有安全感。如果我確信自己是一個優秀的人,總體而言我可以更加勇敢地面對威脅,進而就更無須靠迷信來幫忙。他補充道,並不是說人們這樣就堅信球隊獲勝或者考試通過,而是說自我肯定能夠增強他們的心理抵抗力,幫助他們意識到即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自己也能應付得了。

儘管如此,如果人們肩負著競爭或盡力表現的壓力,這種能強化控制幻覺的迷信能夠幫助人們找到事情的意義,催生出一種安慰劑效應,讓他們的表現更加出色,有時甚至能提升業績。

據《心理科學》雜誌的一篇研究報告稱,當高爾夫球手在被告知所用之球能帶來好運時,他們的擊球入洞率上升了35%。無論是職業球手還是美國少年棒球聯合會的小隊員,都流行在比賽前舉行祈福儀式或佩帶一塊護身符,因為相信這會讓他們有更好的表現。籃球巨星喬丹也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習慣,那就是每次比賽都將他的幸運大學籃球短褲穿在NBA隊服的裡面。(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

後記:

記得很久以前,我部門裡新招來一女孩張×婷,很優秀,但因個人原因上了一天班就離開了,讓人心痛;後來又來了一叫×婷的女孩,很優秀,但因個人原因一個月就走掉了,讓人心碎……此後,我再看到投遞過來的簡歷,名字帶有“婷”字便讓我有種莫名的恐懼。在我身上,條件性迷信就這樣上了身、中了邪、下了蠱!

(閱讀更多心理學文章請進入“心窩” ——心理學文章都在這裡!

標籤:【條件性迷信】【自我肯定】【安全感】【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