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暴打男嬰:煩悶是種極易被點燃的情緒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女孩暴打男嬰:煩悶是種極易被點燃的情緒

2017年09月0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為老不尊”或者說“壞人變老”的話題仍在輿論場上綿延,近日人民日報也針對“老外扶摔倒大媽是否遭訛”一事發表評論,強調“破解‘扶老人困局’需要三個支點,即輿論理性、司法中性、內心人性”。“大媽”的表現已經夠讓人分裂的了,但如果連理論上“人之初,性本善”的孩子,都成了動輒傷人性命的“惡童”,是不是意味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古訓在當今中國已經全盤淪陷?

一個12歲的小女孩摔打1歲男童,明顯衝撞了我們對一個孩子的認知直覺和人性想像。於是,大家都想知道:為什麼她下得了如此狠手?小女孩的行為著實需要得到解釋,而不是或僅僅是受到譴責。在這裡,擺出POSE要社會“反思”的人,恐怕連問題的邊都沒摸到。他們只是裝深刻,實則空洞無物,無力解釋這個事件。縱有兩個流行的觀點提供了解釋,可惜都是錯的。錯的根源不是隔靴搔癢,而是無知和懶惰。

這個小女孩具有“反社會人格”?


第一種觀點是說這個小女孩具有“反社會人格”。它隱含的推理,我來梳理一下:這個小女孩具有反社會人格→反社會人格內蘊著指向他人(他人是社會的一部分,心理上,對他人施暴具有“反社會”的心理效果)的暴力傾向→遇到1歲男童→暴力摔打男童。

從形式上看,這是一個解釋鏈,似乎具有理性上的說服力。很好,需要尋找一個解釋(越簡單越好)的人們原本就打算被說服,需要的不過是給他一個接受的理由而已,這下終於可以滿足於這個結論了,因為對於這個事件,總算有了認知上的優勢。

這種觀點的思維方式不過是:對於某個行為,給它找到一個對應的症狀,然後,症狀就可以對行為進行解釋了。對此我只能表示遺憾。問題是,小女孩的攻擊性行為,其驅力既可能來自於人格障礙(“反社會人格”),也可能是來自於攻擊性的心理。為什麼就咬定是前者呢?有兩個證據足以證偽“反社會人格”的觀點是在胡說。

■ 一個是學術上的證據。反社會人格很多是從小就開始形成的,但是,12歲,一個人的人格結構仍在發育、變化中,還不穩定,他在心理上並沒有深度地捲入社會,說“反社會人格”太早了。當然,不能排除他有一些破壞性行為,但這更多地只能解釋為這兩點:

□ 從一兩歲開始,通過破壞來體驗自身力量的心理殘餘。人只有通過創造或破壞才能體驗到力量感,一兩歲的小孩子會創造嗎?

□ 心理上受到傷害,心理結構受到破壞,於是,作為對自我的心理保護,產生破壞性的行為。

■ 另一個,是生活上的證據。種種跡象顯示這個小女孩平常有一些異常行為,譬如故意剮壞他人車輛;譬如她對比自己小的孩子很有興趣,與其同乘電梯,她會一直捏小朋友的臉,直到把對方捏哭……這些是心理上很有攻擊性的特徵。不過,要留意的是,也有跡象表明她很乖。綜合起來,生活上的證據並不支持“反社會人格”的說法。

說這個小女孩具有“反社會人格”,這不過是一個偷懶的臆斷。

小小女孩天生就是一個大大壞蛋?


然後,還有第二種觀點認為小女孩天生就是一個壞人(雖然年齡那麼小)。有天生的壞蛋和人渣嗎?我們確實可以看到有些人確實無論怎麼教育感化都沒用,就是喜歡幹壞事。但我們如何理解“天生”這個意思?

■ 一種理解是“人性”。

人性確實是天生的,與生俱來。但人性天生就是惡的嗎?這是一個哲學問題,爭論了幾千年都沒有個頭緒。我曾經指出它犯了邏輯錯誤:人性從“天生”的意義上本無善惡,而說“人性惡”,這個“惡”卻是一個後天的道德判斷,後天的道德判斷怎能和先天的事實認定在邏輯上組合在一起呢?所以,正確的說法只能是,一個人是否天生就具有攻擊性?

答案是不。精神分析大師弗洛姆精確地證明:人並不天生就具有攻擊性,他具有的攻擊性,是在自己心理受到攻擊,或想像受到攻擊的心理保護,這種心理保護驅動了他的攻擊性行為。意思是,小女孩的攻擊性並非天生,而是發生在她心理上受到他人(無論這個人是誰)攻擊、傷害之後。

■ 另一種理解,是“本能”。

精神分析的老祖宗是這種理解的始作俑者。他說人有一種死的本能,展開為各種攻擊性,人的各種暴力行為,無論是打架,搶劫,還是戰爭,都是。

但這種理解,犯了“反社會人格”的那種思維簡單化的錯誤。因為一個人A對另一個人B施暴為,就說人有死的本能,那麼,難道因為A愛B,就說人有愛的本能嗎?同理,嫉妒、排斥、艷羨、罵娘、調侃也是本能?大概,不是吧!

標籤:【人格障礙】【反社會人格】【人性】【本能】【煩悶】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