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壞話妙不可言?誰都說過別人壞話!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說壞話妙不可言?誰都說過別人壞話!

2017年08月17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知道有人獲得了自己垂涎已久的職位,佳琳惱火地對一位同事抱怨:“那個混蛋得到這個位置,我一點也不奇怪,他每天都在勾引女主任!”同事驚訝地說:“什麼?就是那個蘆柴棒嗎?我敢打賭她有厭食症。”瞧,說人壞話不僅可以令彼此開心,惡意的分享還能迅速拉近兩個人的距離。

在朋友和同事之間或在家庭內部,說別人壞話很有好處,因為它可以促進團結。當然,壞話都是有關別人的。除了可以肆無忌憚且毫無根據地非議,最有意思的是被說的人毫不知情。喜歡說別人壞話只屬於那些操縱慾強且心術不正的人嗎?絕對不是。

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很難找到從不說別人壞話的人。社會心理學家洛朗·貝格相信這是一種普遍行為,因為“60%的成人對話都是為了談論某個不在場的人,而且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對此人有所評價。”

所以,儘管每個人都知道說人壞話不好,而且任何人也不想自己被視為“爛舌頭”,但很少有人會在“故事變得有趣”之後起身離開……我們為什麼會不可抑制地一頭扎進這種有罪的快樂之中呢?

說壞話的妙不可言


說別人壞話是可以創建社會聯繫的。洛朗·貝格分析:“與分享積極的信息相比,一起憎恨某人能夠鑄造更加牢固的關係。”原本不熟悉的兩個人一旦說了同一個人的壞話,就會彼此感到親近,因為他們確信對方與自己有著相同的價值觀和判斷力。這樣的情景,對大多數的職場人而言並不陌生。

林可與另外一個部門的同事並不熟悉,偶然的培訓機會坐在一起,林可故意說起那個同事上司的壞話,兩個人之間的芥蒂,林可之前有所耳聞。那個同事頓感遇到知音般,一吐內心的不快,掏心掏肺。就這麼神奇,不在場的人頓時變成了壞人,而評判者卻都一下子變成了好人。最值得玩味的是,有時候,說另一個人壞話更能顯示自己的真誠和信任,對方也會因此受到感動,並領情地自願吐露心中的“秘密”。

這超越我們的社會規範,道德標準的範疇。儘管名聲不好,說別人壞話卻有著一種積極的作用——可以傳遞集體的規則和價值。很多時候,職場新人就是通過單位裡的流言飛語,迅速融入新集體,瞭解單位潛規則。

此外,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說別人壞話還可以是一張王牌。我們不斷重複競爭對手的不幸遭遇,尤其當他們是異性或上級時,隱藏的目的是利用這些信息獲得社會攀升。即使不能攀升,至少誹謗的過程能令我們心花怒放,就像是幸災樂禍的快感。精神分析學家維吉妮·梅格雷解釋道:“在無意識層面,我們總是渴望比自己想要消滅的人活得更加長久。”因此,當我們得知自己討厭的人遭受重大打擊後總會情不自禁地大笑……儘管這麼做始終伴隨著一絲負罪感。

對自己的正常性安心


哪裡滋生那麼大的憎恨,讓我們對說別人壞話欲罷不能?壞話反映了說壞話那個人的劣等感、優越感、妒忌心和真實的想法,等等。當人沮喪/憤怒/嫉妒……時,都有可能產生這種攻擊性行為。

根據觀察,維吉妮·梅格雷總結道:“說人壞話的行為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出現了,只要身處家庭環境以外,我們就不可避免地與人比較。”相對於肢體暴力,語言暴力用得更順手,更讓人安心。“為了維持父母等最愛人的地位,我們會貶低同學。為了對自己的正常性感到安心,我們會說那些看起來不同的人的壞話。這是自我確認的一種失敗,當人們無法認同自己時,會通過與別人的比較來確認自身的價值,最容易的方法就是詆毀別人。”我們說別人壞話,還是為了表達自己的焦慮,以獲得安慰和幫助。

有時候說別人壞話還能帶來很多快樂。比如激起對方的好奇心,壟斷語言的空間,證明自己知曉很多內情,是個萬事通。有些女人會對丈夫輕聲議論:“你看那個女人穿這麼短的裙子,腿又如此粗壯,不正經又難看!太缺乏氣質了!”這麼說其實隱藏了她對自己吸引力的擔憂。別人越是反襯出我們的缺陷,越是讓我們對自己的弱點感到不安,我們就越會針對他,說他的壞話。譬如,通過諸如“那個人是花了錢才拿到這個學位”之類的話,我們可以為自己的不成功感到安心。

精神分析學家維吉妮·梅格雷進一步解釋:“通過投射,我們還可以將自己拒絕承認的缺陷加到別人頭上。”不過,專家指出,說壞話並不一定都是出於惡意。為什麼我們會說新的項目主管在從前的崗位上受過紀律處分?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出於模仿(我經常聽見父母說別人壞話,我覺得自己也可以這麼做),為了使自己的情緒合理化(比如害怕競爭)或為了收集信息故意說瞎話等等。

為此,洛朗·貝格提醒我們,說別人壞話是一種高風險的運動,可能很快就淪為粗鄙,因此有必要努力避免。

標籤:【說壞話】【壞名聲】【攻擊性行為】【投射】【精神分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