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中的隱形攻擊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關係中的隱形攻擊

2017年08月1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3 ℃ 次

很多人際關係是失衡的,一方明顯處於強勢,一方明顯處於弱勢。並且,強勢的一方攻擊性很強,同時又不允許弱勢的一方表達他的感受。然而,任何人一旦被攻擊,一定會感到憤怒,並想還擊。一個關係不管多麼失衡,這一點也不例外。但在嚴重失衡的關係中,弱勢一方不敢表達憤怒,更不敢還擊,他們的意識和潛意識甚至還會發生嚴重的分裂,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憤怒。

憤怒一旦產生,就一定會尋找宣洩的出口的

弱勢一方根本不能直接表達憤怒,那麼,他們絕對不敢違背強勢一方的要求,絕對不敢挑戰強勢一方的意志,在強勢方的強大攻擊下,他們唯唯諾諾,乖得不得了。然而,他們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況。很簡單的事情,他們做砸了;很容易兌現的承諾,他們卻不守信……總之,他們常犯一些莫名其妙的錯誤,令強勢一方暴跳如雷。 

當暴跳如雷時,強勢一方看上去彷彿是遭到了嚴重侵犯似的。這也正是弱勢一方的還擊,也是弱勢一方潛意識深處的渴望。他們沒有表達出強有力的憤怒,甚至沒有表現出一點憤怒,但他們通過犯一些莫名其妙的錯誤的方式最終達到效果,卻和直接用憤怒攻擊強勢方沒什麼兩樣。這種心理機制,叫做被動攻擊,常被比喻為“隱形攻擊”。

隱形攻擊常出沒的地方,是家庭。因為,父母和孩子的關係,以及丈夫與妻子的關係,最容易失去平衡,而父母也最容易一方面以愛的名義攻擊孩子,同時又絕對限制孩子的還擊。然而,不管攻擊時借用的名義多麼偉大,被攻擊的孩子都有憤怒產生,他們都得找到宣洩憤怒和還擊的方式。

被動攻擊是弱者的武器 

其實,不管關係多麼親近多麼特殊,當你對另一個人表現出相當強烈的攻擊性時,對方會在第一時間產生一樣的憤怒。許多人長大後認同了父母粗暴的教育方式,為父母辯護說:“他們這樣做是為了我好。”然而,假若你請他們做一個簡單的工作---描述一次一個被暴打的經歷,他們會驚訝地發現,自己心中仍存著強烈的憤怒。

從這一點而言,民主的家庭營造的氛圍,就遠好於專制的家庭。

並非說,民主的家庭沒有攻擊與被攻擊。其實,任何家庭都和社會一樣,家庭成員很容易會侵犯彼此的空間,而憤怒也由此產生,這一點是不可避免的。區別不在於有沒有攻擊與被攻擊,而在於攻擊產生以後。

在民主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是比較均衡的,沒有明顯的強勢方,也沒有明顯的弱勢方。這樣一來,憤怒一旦產生,他們就可以進行表達,並且,因為他們可以進行很好的溝通,這種表達輕易不會發展到摧毀性的地步。由此,因為心中沒有鬱積憤怒,這樣的家庭也就不會有多少“隱形攻擊”。

家庭中如此,社會中也如此。所以,一個民主氛圍重的公司,人們相對比較積極主動。相反,一個專制的公司,人們勢必會發展出許多被動攻擊的方式,於是大家經常會犯一些莫名其妙的低級錯誤,譬如懶散、遺忘、拖沓與失約……這些所謂的馬虎大意其實常常就是被動攻擊。

儘管專制的父母、配偶或老闆常壓制對方表達情緒。然而,他們自己常會被激怒,因為他們發現,“無能”的孩子、配偶或下屬常犯一些不該犯的錯誤,這些錯誤讓他們暴跳如雷。其實,這正是對方潛意識深處的渴望,“我不能直接攻擊你,但我有辦法令你惱怒,這和直接攻擊你也沒什麼兩樣。”甚至,被動攻擊造成的傷害反而更大。

被動攻擊非常普遍,並不是只有嚴重失衡的關係才會產生被動攻擊,實際上一般失衡的關係一樣也會如此。在一般的親密關係中,被動攻擊也是常見的調節機制。瑞士女心理學家維雷娜卡斯特在她的著作《怒氣與攻擊》中描繪:(關係的)一方佔有優勢而另一方處於劣勢,優勢的一方對劣勢的一方心存顧忌,從而不得不作出某種程度的妥協,而劣勢的一方對優勢的一方則感到某種畏懼,必須表現出反抗才能使對方作出讓步……(雙方)進而形成一種脆弱的平衡。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雙方便會發生衝突。此時,若強勢的一方採取攻擊行動,弱勢一方大多會以被動攻擊,如沉默不語、躲避、哭泣、離家出走等等,來進行自衛。這時,強勢的一方將感到自己被忽視、被冷落、被蔑視而生氣。與此同時,他也會為自己的攻擊行動所帶來的後果感到懊悔,從而採取某種彌補措施,並做出讓步,使雙方達成一定程度的妥協。因此,在配偶關係中,被動攻擊有時會起到調節機制的作用。

標籤:【隱形攻擊】【家庭】【民主】【父母】【心理】【情緒】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