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夠深的東西,別人碰一下都覺得是搶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在乎夠深的東西,別人碰一下都覺得是搶

2017年08月0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若無佳麗,花月皆虛設,若無美人,不願生此世間。好書如佳人,伏案指讀,如月下看美人,越看越銷魂。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好飲者,不以寒暑改量;喜讀書者,不以忙閒作輟。可前陣子買回來的書還有好些沒讀,豈不有愧?這是另題。

米癲曾整衣束冠,拜石為丈人,我效米癲模樣,尊書為夫人。我雖無三宮六院,然對著這滿箱滿櫃,儼然已是姬妾成群溫香在抱,此生至此,夫復何求!

近代文化名人葉德輝嘗書一字條貼與書櫥之上:“老婆不借書不借”,這也是我的意思。書是我極在乎的物件,別說借,別人碰一下我都是不肯的。

我們對喜愛的物件的態度是移情


多少世紀以來,我們對自己喜愛的物件一般態度一直就是一種移情態度。只有當我們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一個物件中時,我們才能將它描述為喜愛的;當我們與物件具有一種移情關係時,喜愛之心會自然產生。

對於移情來說,其心理前提究竟何在呢?在存在著這種心理的人當中,我們只能在他們對世界的情感中尋找它們,在他們面對宇宙的心理行為中尋找它們。在那裡,移情衝動以人與外界現象之間幸福的、泛神論的、信任的關係為條件,移情衝動則是對這些現象的巨大的依賴、憂慮和恐懼的結果。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移情態度對物件懷有一種心境,表明物件包藏一種令人恐懼的特性,即一種分離、拋棄和被剝奪的影響,我們必須防衛自己以反對這種影響。狄布魯斯說過“上帝創造的世界上第一個東西就是恐懼”,正是這種恐懼感構成了我們在乎一個物件的最初根基。

這在兩性關係裡最直接的體驗就是“吃醋”了。

相傳,唐太宗為籠絡人心,要為當朝宰相房玄齡納妾,房夫人出於嫉妒,橫加干涉,就是不讓。太宗無奈,只得令房夫人在喝毒酒和納小妾之中擇其一。沒想到夫人確有幾分剛烈,寧願一死,於是端起那杯“毒酒”一飲而盡。當房夫人含淚喝完後,才發現杯中不是毒酒,而是帶有甜酸香味的濃醋。

吃醋是潛意識裡對失去心愛之人的一種恐懼,對吃醋的人來說,你就是跟TA心愛之人說句話TA都可能覺著你是在跟TA搶。這裡,便有一個問題,我們似乎已經被自己所在乎的人或物件緊緊地掌控了。

保留些癖好,癖好裡尋求對自我的認同


這很容易讓我們想到管子的耳提面命,“君子使物,不為物使”。其實,我倒沒覺得那麼可怕,反覺著,如若硬生生地讓我和書本保持一定的距離,硬生生地沖淡對心愛之人的那份濃烈甜酸的情感,那就真真的可怕了。

我的應對之策是“欣然接受”,權當自己的一個無傷大雅的小癖好,誰還沒點癖好呢?!當然啦,若把這癖好看著小情趣也無不可。細算起來,類似的小情趣我還真不少:

■ 藏書概不外借,碰一下都不可以。你隨手翻翻我都覺著你是在跟我搶。

■ 抱持著決定是否要和一個女孩交往的標準——見她時我是否戰戰兢兢。我覺著,若非有此番情愫,感情斷然不能長久。

■ 買早點要看賣早點人的長相。在我看來,凶神惡煞或一臉苦相的人斷然是做不出美味的早餐。

■ 吸煙或有害健康,我也尚未成癮,但斷然是不肯戒的。而且只中意Marlboro(紅色)這一款,此外概不碰。取“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之意。

……

但這樣的小情趣不宜多,否則就自顧不暇,那可真就“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了!

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心靈咖啡網http://psy.timetw.com和本文出處。

標籤:【移情】【恐懼感】【嫉妒】【吃醋】【癖好】【情趣】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