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有過至少一次殺人的幻想?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有過至少一次殺人的幻想?

2017年08月0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史蒂夫·洛利是曾與我一起坐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主道旁,討論哲學、飽覽美色的朋友之一。乍看之下,史蒂夫和我沒有什麼區別;我們都是高個、長髮、穿喇叭褲的白人男性臨床心理學研究生,我們都愛玩吉他,也都喜歡在深更半夜討論現象學和存在主義之類的話題。但實際上我們的文化背景迥然不同。史蒂夫在俄亥俄州上中產階級郊區的環境中長大,他聲稱自己平生從未與人打過架。而在我從小生活的那片紐約社區,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愛爾蘭裔和義大利裔混混人數遠超紐約各區的不良分子平均數,我因此很難相信史蒂夫的話。我小時候有好幾個時期每天都與人打上一架。我周圍的人都比我粗暴得多,我爸在蹲班房,當時看來,我的很多朋友和親戚早晚也都會進去。

我的繼父鮑勃有著成為中產階級的抱負,我感謝他把我從皇后區弄出來,遠離了那個流氓窩。但鮑勃也是在同樣的環境裡長大的,所以即使我們搬家到了《完美家庭》中呈現的那樣的地界之後,他教育子女的方法偶爾還是拳腳相加。鮑勃是美國步槍協會的光榮會員,在廚房顯眼的位置掛著他的槍架;他酒醉以後就會一改平日的隨和態度,如果我和我哥企圖干預他和我們母親之間的爭吵,他就會威脅著要朝我們開槍。

有一個晚上,我的繼父特別出格,他揮舞著拳頭來到我面前,威脅說要幹掉我。我衝他揮出了我拳擊生涯中最漂亮的一擊——結結實實地打在他的下巴上,把他打得飛了出去,摔在房間那頭的地上,不省人事。我哥看了看我,指著鮑勃剛才威脅我們用的槍問:“咱們是不是該幹掉他?”我認真地想了一分鐘,然後很不解氣地說:“得了,還是算了吧。”

所以,在這樣的家庭背景下,我對殺人的想法可並不陌生。的確,當同事諾伯特·施瓦茲對我提出的“每個人都有殺人幻想”的假說表示質疑時,我覺得他擺明了是在跟我過不去。我甚至還在當時與諾伯特和我一起吃午飯的其他同事中間做了一次調查,他們分成兩派:一派自稱從未有過殺人幻想,而另一派則指責前一派說謊。對於實驗心理學家而言,這種爭論意味著存在一個有趣的假說亟待驗證。所以我決定做一個更加系統化的研究,合作者是我指導的研究生維吉爾·希茨,他也來自美國中西部,但他的成長背景比史蒂夫·洛利不幸得多。

日常的殺人想法


在和同事們展開辯論的幾天之後,我講了一堂關於攻擊性的課。在課上,我請學生們填寫一個有關其暴力幻想的簡短調查問卷。我知道人們一般都會傾向於隱藏自己的反社會傾向,因而對他們說,即使是正常人偶爾也會有對他人的發怒和暴力相向的想法,程度不等,從“叱責某人”或毆打某人到殺死某人都有。隨後,我請學生們描述最近一次他們想殺死某人的情形,如果他們從未動過此念,就報告一下他們曾經有過的最為暴力的想法。

接下來的一年,我和維吉爾·希茨向760名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學生提出了這些問題。結果很清楚:這些面帶笑容、完全適應環境、全是美國人的學生,大部分都樂於承認曾經有過殺人幻想。實際上,76%的男性表示曾有過這樣的幻想,這與我的悲觀設想相當一致。然而,我有些驚訝地發現,在所謂更加溫順的性別中,同樣有62%的學生至少有過一次謀殺企圖。

亞利桑那州的學生是否特別暴力?大概不是。戴維·巴斯和喬希·鄧特利稍後在得克薩斯大學學生中進行了一組樣本調查,結果發現也有相當高比率的男人(79%)和女人(58%)承認有過殺人幻想。這些比率看上去已經很高了,但我猜想有過殺人幻想的正常人的數量應該比這還要多。社會心理學家早已研究證實,人們傾向於講他們認為的最符合社會標準的話,我們都傾向於選擇性地忘記自己不是好孩子這個事實。根據阿爾弗雷德·金賽關於承認手淫的人數的著名數據,大概可以大膽假設,殺人幻想的實際發生率至少不低於人們公開承認的比率。

人們想殺死的都是些什麼人?兩性都傾向於把男人作為目標;85%的男人和65%的女人都幻想殺死一個男人。這倒沒什麼稀奇,實際的兇殺案統計數據顯示,男人成為兇殺受害者的可能性的確更大。不過殺人幻想還是存在著幾個有趣的性別差異。我們發現,有59%的男人幻想殺死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女人中這一比率只有33%)。的確,有33%的男性最近的殺人幻想就跟陌生人有關(女人中這一比率只有10%)。女人只有在幻想殺死親密愛人這一類別行為中的比例超過了男人:有27%的女人表示她們最近的殺人幻想與親密愛人有關,而男人中該比率只有7%。這並不完全是因為男人從未打算實施極端的伴侶間暴力,而是因為男人更經常幻想殺死其他各類人。當然,女人的伴侶是男人,而男人似乎能夠激發他遇到的每個人心中更多的殺人幻想。

儘管存在上述差異,但兩性之間的相似性卻讓我深感意外,即女人有殺人幻想的概率與男人如此接近。我曾經以為,女人不太可能有殺人幻想。想想看,實際的兇殺案中性別差異極大。在美國,每年的謀殺案有大約90%是男人所為,而且該差異絕非美國獨有。馬丁·戴利和馬戈·威爾遜核查了其他國家和歷史上其他時期的數據,他們發現,在現代加拿大、澳洲和蘇格蘭,20世紀20年代的美國邁阿密市以及20世紀40年代的美國亞拉巴馬州伯明翰市,兇殺案的嫌疑人中,男人都占壓倒性的多數。在遙遠的塞爾塔爾的瑪雅部落也是如此。戴利和威爾遜還找到了英格蘭牛津地區1296~1398年殺人案件的數據。同樣,當中世紀的英國人在自相殘殺時,揮舞著刀劍和斧頭的人中,大多數還是男人。

標籤:【殺人的幻想】【暴力衝動】【陌生人】【進化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