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5年,我們身邊都發生了什麼?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這5年,我們身邊都發生了什麼?

2017年07月30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2 ℃ 次

非洲某個部落,經常逐水草而居,但他們每走幾天都要休整。外人不解,酋長解釋:我們的身體走得太快了,要等我們的靈魂趕上。在飛速運轉的世界上,我們靈魂丟在哪兒了?

1980年代,崔健唱道:“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現在韓寒說:“我要和這個世界談談”。身處其中的我們,有太多問題,太多困惑,太多迷茫,我們需要答案——如果沒有答案,起碼知道方向;如果沒有方向,起碼需要陪伴;如果沒有陪伴,起碼需要信念,也就是生命的強悍。

5年,是時候梳理了,看到社會、每個人內心都在發生著巨變——而這些,正是我們成長的豐富土壤。

1、急躁+焦慮

——“中國其實是一個正在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馬拉松的國度。”

這句話出自一位經濟學家部落格。那是在2008年,奧運會時,北京人流量驟減,街道特別乾淨漂亮,他陪著懷孕的老婆在奧運公園散步,有感而發:“我知道這是中國,但是它不是真正的中國”。這讓專門收集民間詞語的黃集偉心生感慨。他用這句話概括5年來中國人在高速發展中的狀態。

《商務週刊》前主編高昱一直在做社會轉型和時局的報道,他深深感到一種躁狂式心態的瀰散。不久前,浙江億萬富翁盧立強投湖自盡。5年前,盧立強辭去公職做生意,從一個針織廠做起,後來又做鋼鐵、遊艇,手下五六家企業,發展很快。但盧為多元化及擴張,向銀行及社會集資借貸了近5億元,結果企業資金鏈斷裂,競爭對手就想趁機把企業買走,盧不願意,鋌而走險借年息90%的高利貸,還跑到澳門賭博,賭人品、運氣,賭到走投無路最後以死謝罪。

盧立強的命運故事雖是特例但並非孤例。高昱在這5年中看到太多“躁狂”——下至大學畢業生,上至商業精英,他們普遍都相信自己比別人聰明,運氣比別人好,可以創造乃至操縱自己的未來和命運,一旦失敗就無法承受,於是出現種種崩潰亂象。

對此,心理咨詢師楊鳳池深有同感:膨脹的野心讓人痛苦,急躁是時代通病。做生意的想驟然暴富、上學的想從幼兒園就能跨入哈佛;行政領導永遠嫌官小……大家非常急迫地想用最快的速度拿到成功、健康、快樂和幸福。公眾需要大師、神醫,想要短平快、迅速見效。以前電影《甲方乙方》中還描繪了“好夢一日遊”項目,起碼告訴你這是夢,現在大家連做夢都免了,必須馬上把夢變成現實,或者把現實當成夢來過,能擁有神奇能力,一夜成名。這種心態中國人古已有之,過去的大煉鋼鐵“一天等於20年”;還有金庸的武俠小說,裡面的主人公都是年紀輕輕就武功蓋世。

曾經的“下半身詩人”沈浩波,現在主持磨鐵圖書出版公司,在業界已算翹楚。他發現這5年來,中國人的閱讀習慣還是比較“功利”的,很多時候是所有人讀同一種書,最好是看完立刻能用的書。大家忙到沒有時間受到美的熏陶、情感的滋潤和體驗性的領悟,要的就是結果。結果導致“機場讀物”盛行:成功學的那一套,看了就學會。

很多人都在追求外部的安全感,目標是1000萬元時,覺得那就是幸福;可是到了1000萬元,卻又開始為下一個目標苦惱。賺不到,苦惱;賺到了,失望。他們無法找到自身的價值,只能靠外部世界的標籤來標定自己的價值,忽略了內心對生活的感悟。

現在,百合網的婚戀服務價格收費越來越高,從最初的400元到現在數十萬元,但服務內容並沒有太大變化。有人就是要買最貴的服務,“也許因為大家有一種原生態的焦慮,用什麼樣緩解?做一些實在的事情,比如花錢。”百合網婚戀調查總監王治國解讀道。

馮小剛評價他的《非誠勿擾2》:這些擁有了主流意識形態的人,表面活得很光鮮,人五人六的,好像是中流砥柱,但是他們的內心非常寂寞。30年來一直是高歌猛進,可一旦擁有後,卻發現自己手裡是一把十三不靠的爛牌。我們對激烈的競爭很慌張,很焦慮,商品社會,似乎什麼都可以買回來,什麼都可以變現,可總是得不到我們真正想要的。

2、時間斷裂+記憶顛覆

——“我們好像處在一個像非洲大峽谷般的斷裂帶上。”

沈浩波覺得,以前我們總結,往往是以10年計,而現在中國的發展是5年一大變,10年已如1個世紀,也許以後就要3年一討論了。當下人們都像狗一樣追著自己的尾巴跑,本質上還是那個人,所貪圖的就那麼點兒事,可是速度實在太快了,這都是自己折騰自己,還以為跟上了時代的腳步。

5年前你會經常聽人總結中國今日之變為“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而從感覺上,這5年所發生的,其驚心動魄的程度和斷裂感,撕裂感其實要比父輩經歷的強烈的多。

看上去,父輩們經歷的事很多:各種戰爭,外族入侵,改朝換代,大饑荒,文化大革命……但是他們內心的蒼老感未必比我們更明顯——這些年來,我們幾乎所有的記憶全部被抹掉了:對家鄉、田園的記憶不復存在,對美好的定義不復存在,甚至連母校都不復存在了。

什麼是美好?就是孩子可以在鄉間奔跑,可現在的孩子只喜歡玩iPad。這裡沒有高下,但我們定義的美好,就像iPhone升級一樣,過去我們心中的幸福、愛情、人生的意義和對文學的理解和成名的方式,全變了。五四時期文人如錢鍾書那樣的風骨,都像是一個傳說了。

關於藥家鑫案發生很多爭論,這讓人有一種感覺——我們好像處於一個像非洲大峽谷般的斷裂帶上,它正在形成中,而這一切發生得非常迅速。

中國這100年來發生了太多事件,它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可這富裕和普通人有什麼關係?沒有人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沈浩波對此感到恐懼。

作家廖一梅也深刻體會到時間帶給自己的“眩暈感”。這幾年,她最害怕雜誌採訪時問她一個問題:談談你這一年來的變化。她反對人生用這種方式計算。我們的時間感被破壞了。7歲兒子的時間感來自披薩的送貨時間,披薩如能在半小時內送到,孩子就很高興,否則就要生氣;朋友要來,孩子可能會在1小時裡打出5個電話——他的需要要在第一時間滿足。

這是一個黑洞,因為重要的東西總是要付出時間和成本等待,我們無法忍受這種等待,如坐針氈。

標籤:【安全感】【恐懼】【失控】【習得性無助】【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