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總是為了另外一個人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打扮,總是為了另外一個人

2017年07月0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不知何時開始,一句貌似不經意的話左右了我們的生活——“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打扮自己”不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它和我們較上了勁,直至控制了我們的內心。誰都想把最好的自己呈現於人前,或性感美麗或質樸知性。就像吃飯睡覺一樣,打扮自己成為日常的習慣,我們甚至認同它是女人的“無意之舉”,一旦被問及“為什麼要打扮自己?”時,仍不忘送上微笑回答說:“當然為了我自己!”。其實,答案只說對了一半。

心理分析師科羅利特斯基肯定地說:“事實上,我們這麼做絕對不是為了自己,那只不過是給人的一種錯覺或是一種‘人云亦云’的想法。”當我們打扮自己(男性亦是如此)的時候,總是為了另外一個人,為了那個在現實裡或幻想裡能相見的“他/她”。在我們梳妝穿衣的時候,即便是我們誰都不見,我們也會根據別人的審美觀來打扮自己。這個“別人”有可能是自己的母親、情人、朋友或是時下的流行趨勢。

征服、競爭與自我保護


在“把最佳形象的自己呈現於眾”的願望裡,不管是性感、優雅、女人味或是孩子氣的外形,“對方”總是存在的,因為我們強烈需要通過“吸引對方眼球”來確定自己的存在。“這是尋求認可的一種方式。”科羅利特斯基繼續分析道。

Karen,31歲,與Andy共同生活已經4年了,相互深愛並非常忠實於對方。“但是,當我們一起去參加晚會的時候,我希望晚會上所有的人都注意我,我想看到男人們注視我的眼神,讓Andy讀出那眼神裡流露出來的對我的渴望。當我套上緊身的連衣裙,穿上高跟鞋,我覺得自己是最美的一個!在我梳妝打扮的同時,一種能量在我的身體裡升騰起來,就好像喝了烈性酒,那種興奮的感覺直衝大腦,非常性感!”

不僅需要異性的認同,同性的關注同樣也讓女人在意。華東師範大學心理咨詢中心主任葉斌提出:“其實,女人更愛看女人”,很大程度上充滿競爭意味。但女人們爭奇鬥艷的比美過程,其實也是努力學習的過程,彼此間有關注,有競爭,也充滿鼓勵。

Tina是名自信時髦的平面設計師。據她媽媽回憶說,自Tina會走路說話起,便懂得拿紗巾當頭花模仿電視裡的漂亮小姐。再後來偷偷搽媽媽的胭脂口紅,穿著大大的高跟鞋和拖地的連衣裙在家裡滿足地走來走去。17歲的Tina打扮自己為的是讓女同學艷羨;而工作後的她悉心裝扮不僅為了獲得男同事的青睞,更為了在女同事中鶴立雞群。她坦言“我就愛出風頭,喜歡讓人注意自己”。

除了征服對方獲得認可之外,打扮自己在某種場合還代表另一種方式——將自己變成另一個人。換言之,它像一副面具,告訴他人“請勿靠近”。女人通過距離感來保護自己。

Lily在公司裡擔當財務,平日裡謹小慎微工作極為賣力。儘管年紀輕輕,在穿衣打扮方面她卻寧願選擇最保守的顏色和款式。在埋頭工作的過程中,她也是希望“最好不要有人注意到我”,她很少與人主動聊天:“我不希望我的工作受到不必要的影響”。對於自己的打扮,Lily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相反,她感覺很安全。

女為悅己者容

悅人悅己表達自我

“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被當作關於精心打扮的經典詮釋流傳至今。當然現在,“悅己者”的身份開始重新定義,這個身份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自己。

Iris是名年輕的編輯。在21歲之前,並沒有多少人覺得她是個美女。正如她自己所說的,“從不打扮自己的年紀,其實是相對自由的時代”。直到工作以後,另一個自己彷彿在身體裡慢慢醒來,她發現了身前背後的目光,於是開始嘗試打扮自己。她笑稱打扮就是將“輕盈的枷鎖繞在身上”,然而在搭配服裝和色彩、在擺弄各種美麗有趣的小玩意的過程中,她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樂趣,打扮使她的氣質得到磨礪與修煉,魅力漸漸與時俱進。“就像男人喜歡機械和電子產品——這就是天性吧”。

26歲的Jane最近剛爭取到一個教師的工作,愛美的她喜歡在不同的場合妝扮不同的自己,取悅自己同時取悅不同的對象。她希望自己的打扮能夠打動他人,通過這個方式讓自己感知對方,以此判斷對方的審美觀。同樣,Jane非常喜歡通過打扮來轉變情緒——譬如理髮。頭髮的長短往往代表她內心的起伏。她毫不避諱地講起對朋友的態度:“我對朋友的外表很在意,基本上我是以貌取人,這也是我對美的一種執著。”

標籤:【扮美】【競爭】【征服】【自我保護】【心理分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