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為別人的生命帶來點什麼呢?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你能為別人的生命帶來點什麼呢?

2017年05月2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3 ℃ 次

每天出門,遇上行人,遇到同事,相約朋友......無時無刻,總有人圍繞在你身邊,而你,也是這些人周邊的一份子。我們,匆匆忙忙的,穿梭其中,你來我往。對於路人,漠不相關;對於工作的夥伴,點頭微笑,然後各自為政;對於朋友,一起分享美食,分享娛樂,卻難以分享悲痛,分擔困難。

當生命遭遇困境,我們經常感到孤立無助。這個時候,能有誰來幫助?可是,當我們這麼呼喚的時候,有沒有想起,我們曾經為別人做過點什麼?哪怕,這是一些些微小的幫助,也能讓人記憶猶新,溫暖心靈。而如今,這孤立無助的困境,不正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嗎?我們為自己編織了一張束縛自由的網,只知道索取,卻不知道給予。

我所認識的一個教友,自由職業者。他有很多閒散的時間,但他從來不覺得生活充滿了無聊。這位教友,心寬體胖,總是一臉憨笑。有人說他真的單純,有人說他裝傻。他從來不吝嗇地把自己的時間用來幫助別人,做義工,去看老人,還特別喜歡和孩子們一塊玩。我看他的年紀也不小了,這個年紀,談婚論嫁也有點晚了。他並不喜歡我們追問他的隱私,好像這種事情在他眼裡從來都不是個問題。

其實他的人緣特別好,就連小孩子們都喜歡他。也有長輩為他介紹過對象,但不知道怎麼的,他就是沒和人家談成功。長輩說他傻,該和未來老婆約會的時候,卻跑去幫忙護理養老院裡的老人。面對長輩的抱怨,他推說事情比較緊急,下次不會了。可真到了下次,他還是照樣放下自己的事情。這是無私嗎?我在心裡好奇地問自己。這樣的人確實少見。

我年少的時候,學校組織學雷鋒。老太太被一群少先隊員從馬路的這頭扶到那頭,又從馬路的那頭扶到這頭。這種內心絲毫沒有善意的學雷鋒,是一次低劣、蹩腳的模仿。年少的我並不知其恥,如今想來,不免覺得可笑,也相當可恨。為了應付場面,學校也不管學生是否處於真誠,這種強制灌輸的結果,導致我們徹底地走向虛偽做人。

羅素《什麼使人不幸》裡面說過:“吝嗇,比其他事更能阻止人們過自由而高尚的生活。”我曾飽讀經濟學書籍,經濟學教授我們一個道理:人都是理性的,人總是以利益最大化為目標。理性人,成為經濟學的著名假設。然而,這個假設是站不住腳的。近些年來,經濟學圈子反對這一假設的學派越來越多。人們總是要質疑:人真的是理性的嗎?難道那些傾其所有幫助別人、捐錢錢財的人是是理性計算的嗎?

不過,總有功利主義者站出來說話:利益最大化的“利益”,是個廣泛的概念,而不僅僅局限於金錢、貨幣。慈善固然看上去無私,實則滿足了捐獻者自己的意願,他們得到了很大的成就感,榮耀感,甚至滿足他們的虛榮。我對此感到悲涼,功利主義者的看法我實在無法接受。我很難想像,那位無私奉獻的教友,一個憨態可掬、與孩子們玩在一起的漢子,內心卻在盤算著齷齪的算計。真要不明事理,你還可以說他是為了早日上天堂呢。這麼解構,有意思嗎?

功利主義者的思維模式是不可取的。他們總以為人與人的交往,總是建立在彼此利用、彼此滿足的基礎上。人與人,要麼是赤裸裸的物質關係,要麼是就是抱團取暖,錯誤地以為,站隊、拉幫結派是一種人際交往。不可想像,中國人那麼重視的“靠關係”,是不是也有點此類意味?大家活得太不容易了,卻還要爾虞我詐,你死我活。

人與人的交往,真的很難達到純粹嗎?難道我們就從不想一想,我為別人的生命中增添了什麼?我能為別人的生命帶去什麼?而這,難道不正是我們自身的價值嗎?

標籤:【羅素】【道德情感】【惻隱之心】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