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男人喝酒不醉不罷休?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為什麼男人喝酒不醉不罷休?

2017年04月2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1 ℃ 次

史光揚給我的第一印象很拘謹。笑容很短促,握手很急促,走路很倉促。

他帶我走進一個小飯館。那個飯館生意興隆,衛生糟糕,服務員的表情態度說不準是冷漠還是疲憊。我們在上幾桌食客留下的雞骨頭、衛生紙和酒瓶子中安身而坐。

他問,喝什麼?

我說,我不喝酒,喝茶就好了。

他說,那怎麼行,男人怎麼能夠不喝酒?

這就是做男人的為難之處。一個男人要能夠海飲鯨吞,要能夠豪氣干雲,要能夠勇敢魯莽,這樣才能讓其他男人欣賞你,讓女人和男同性戀者愛上你。不會喝酒對男人來說就如同陰莖短小一樣是一種飽遭諷刺的生理缺陷;而一個男人不願喝酒,就會被其他男人懷疑性取向是否有問題。

那個時候我還無法擺脫男性這個身份認同的糾纏,並對男人們的勢利眼和性別主義保持免疫。只好奉陪。

酒不過三巡,菜不過五味。史光揚臉上就罩上紅暈一層,開始慢慢放鬆,開始慢慢話多。他開始說他是如何開始吸煙的,開始回憶有一次他是如何在酒桌上和別人拚命,整整喝了一天一夜,白酒以箱計數,啤酒以桶計數。他越來越高興,越來越豪邁。一開始我看到的那個拘謹萎縮的,看起來像個落魄書生的史光揚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混跡於此偏僻小巷中的酒肆後現代梁山好漢。

他開始對我稱兄道弟,摟肩搭脖,開始向我宣揚江湖道義、人間滄桑和政治風雲。他和我之間的關係也開始從兩個各自心懷鬼胎的合作者變成了類似於同父異母、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的關係,類似於年邁的黑社會老大和自己的接班人的關係,類似於胸懷遠大的農民革命起義領袖和情緒激動的青年農友的關係。總之,雖然我們曾經那麼陌生、那麼遙遠,這一刻,我們卻變得如此親近如此貼心,如此肝膽相照如此情義兩心知而沒有隔膜。

而到了第二天我們相見時他又恢復了那一套拘謹的樣子,還略帶一絲羞怯和尷尬,那種表情就像一個平素生活作風正派的衛生局局長不慎酒醉後用講述葷段子的方式對美麗女下屬吐露壓抑已久的性慾後第二天上班卻不得不面對自己的失態時的懊悔和尷尬。沒有了酒精,我們的關係立即從結義兄弟又變回了兩個又窮又不願意放棄骨氣又想從對方那裡撈點好處又不願意違背道義的合作者關係。

後來我漸漸明白了史光揚的人際風格每當他要面對一些令他尷尬、難處理的情景的時候,他就要借助酒精的力量,來表達自己對財富的渴求對親密的渴望。和很多男人一樣,只有在酒醉之時,他才能表達出感情,尤其是親密感。而不喝酒的時候,他就像一隻躲在屋角的貓,總是那麼充滿警惕,沒有人能夠靠近他,他也不會靠近別人,因為他也很少靠近自己。酒醉時他靠近了自己,知道自己心中蘊藏著對財富的渴求,對友情的期望,對受人尊重乃至被人崇拜的需要,在酒精中,他允許另外一個自己出來。

這也是很多男人嗜酒的原因。只有在喝酒的時候,他們才能表達自己壓抑已久的慾望,尤其是對親密感的需要。如果女人能夠理解他們那冷冰冰不通情理不識情趣的丈夫喝酒的原因,也許她們會驚奇地發現這個男人的心中原來蘊含著如此豐富細膩的情緒。男人其實有更強的依賴性、更需要親密感、更需要被人呵護和表揚,只不過他們很害怕表達這些情緒,往往只能通過醉酒這種形式表達出來,而且不幸的是,往往是對其他男人表達出來,而這些情感本來應該是對女士們表達的。

拒絕和一個男人喝酒,就等於拒絕和他進行任何心靈深處的溝通,拒絕和他建立親密關係,拒絕允許他壓抑已久的情緒得到釋放,這種拒絕一定會遭到不屈不撓的反抗。這敬酒者和拒酒者之間微妙的投射認同關係實在有趣。

得知我要離開到外地工作,史光揚打來電話,雖然沒有喝酒,口氣異常親切,他說,以後大家見面好好喝幾杯。我很想對他說,其實不喝酒,大家也可以見面的。(文/李孟潮)

標籤:【喝酒】【關係】【情緒】【表達】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