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是一種主動的選擇 | 時光心靈咖啡網

 

A-A+

拒絕是一種主動的選擇

2017年04月2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7 ℃ 次

拒絕是一種權利,就像生存是一種權利。

古人說,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這個“不為”,就是拒絕。

人們常常以為拒絕是一種迫不得已的防衛。殊不知,它更是一種主動的選擇。

縱觀我們的一生,選擇拒絕的機會,實在比選擇贊成的機會,要多得多。因為生命對於我們只有一次,要用唯一的生命成就一種事業,就需在千百條道路中尋覓僅有的花徑,我們確定了“一”,就拒絕了九百九十九。拒絕如影隨形,是我們一生不可拒絕的密友。

我們無時無刻不是生活在拒絕之中,它出現的頻率,遠較我們想像得頻繁。

你穿起紅色的衣服,就是拒絕了紅色以外所有的衣服。

你今天上午選擇了讀書,就是拒絕了唱歌跳舞,拒絕了參觀旅遊,拒絕了與朋友的聊天,拒絕了和對手的談判……拒絕了支配這段時間的其他種種可能。

你的午餐是饅頭和炒菜,你的胃就等於莊嚴宣佈同米飯、餃子、餡餅和各式各樣的煲湯絕緣。無論你怎樣逼迫它也是枉然,因為它容積有限。

你選擇了律師這個職業,毫無疑問就等於拒絕了建築師的頭銜。也許一個世紀以前,同一塊土地還可套種,精力過人的智慧者還可多方向出擊,遊刃有餘。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任何一行都需從業者的全力以赴,除非你天分極高,否則兼作的最大可能性,是在兩條戰線功敗垂成。

你認定了一個男人或是一個女人為終身伴侶,就斬釘截鐵地拒絕了這世界上數以億計的男人和女人。也許他們更堅毅、更美麗,但拒絕就是取消,拒絕就是否決,拒絕使你一勞永逸,拒絕讓你義無反顧,拒絕在給予你自由的同時,取締了你更多的自由。拒絕是一條單航道,你開啟了閘門,江河就奔騰而下,無法回頭。

拒絕對我們如此重要,我們在拒絕中成長和奮進。如果你不會拒絕,你就無法成功地跨越生命。

拒絕的實質是一種否定性的。選擇拒絕的時候,我們往往顯得過於匆忙。

我們在有可能從容拒絕的日子裡,膽怯而遲疑地揮霍了光陰。我們推遲拒絕,我們懼怕拒絕。我們把拒絕比作困境中的背水一戰,只要有一分可能,就鴕鳥式地縮進沙礫。殊不知,當我們選擇拒絕的時候,更應該冷靜和周全,更應有充分的時間分析利弊與後果。拒絕應該是慎重思慮之後一枚成熟的漿果,而不是強行捋下的酸葡萄。

拒絕的本質是一種喪失,它與溫柔熱烈的贊同相比,折射出冷峻的付出與擲地有聲的清脆,更需要果決的判斷和一往無前的勇氣。

你拒絕了金錢,就將畢生扼守清貧。

你拒絕了享樂,就將布衣素食天涯苦旅。

你拒絕了父母,就可能成為飄零的小舟,孤懸海外。

你拒絕了師長,就可能逐出師門自生自滅。

你拒絕了一個強有力的男人相助,他可能反目為仇,在你的征程上布下道道激流險灘。

你拒絕了一個神通廣大的女人的青睞,她可能笑裡藏刀,在你意想不到的瞬間刺得你遍體鱗傷。

你拒絕上司,也許象徵著與一個如花似錦的前程分道揚鑣。

你拒絕了機遇,它永不再回頭光顧你一眼,留下終身的遺憾任你咀嚼。

拒絕不像選擇那樣令人心情舒暢,它森嚴的外衣裡裹著我們始料不及的風刀霜劍。像一種後勁很大的烈酒,在漫長的夜晚,使我們頭痛目眩。

於是我們本能地懼怕拒絕。我們在無數應該說“不”的場合沉默,我們在理應拒絕的時刻延宕不決。我們推遲拒絕的那一刻,夢想拒絕的冰冷體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逐漸縮小以至消失。

可惜這只是我們善良的願望,真實的情境往往適得其反。我們之所以拒絕,是因為我們不得不拒絕。

不拒絕,那本該被拒絕的事物,就像菜花狀的癌腫,蓬蓬勃勃地生長著、浸潤著,侵襲我們的生命,一天比一天更加難以救治。

拒絕是苦,然而那是一時之苦,陣痛之後便是安寧。

不拒絕是忍,心字上面一把刀。忍是有限度的,到了忍無可忍的那一刻,貽誤的是時間,收穫的是更大的痛苦與麻煩。

拒絕是對一個人膽魄和心智的考驗。

拒絕是一門藝術。拒絕也分陽剛派與陰柔派。

心靈咖啡觀點:

心理學家認為,不會說“不”,這是人際交往中心理脆弱的表現。這些人在拒絕別人方面存在心理障礙。他們擔心拒絕了朋友會傷害對方,失去友誼。所以,總是委屈自己,成全別人。

“是”和“不”是表明肯定和否定的兩種觀點。古希臘哲學家華達哥拉斯說過:說最短、最老字一“好”或“不”,都需要做最慎重的考慮。當你經過認真考慮,認為此事不妥時,不妨大大方方地說聲“不”。否則會使自己陷入被動局面,於人於己都是不利的。

標籤:【本能】【本質】【喪失】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